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 福星白月光(十九)

福星白月光(十九)

第20章

那一瞬间, 苏子恒似乎是停了下来, 又似乎没有;

洛三千被苏子恒拉着走。

那种剧烈的疼痛传到洛三千身上, 每走一步, 就剧痛难忍,一步一步, 难以忍耐, 似乎是被烈火灼烧, 又似乎被万箭穿心,又仿佛被千刀万剐,皮肉与自己的身体脱离, 每一步,都噬心剜骨一般痛,

洛三千差点就甩开了苏子恒!

“哥哥, ”洛三千歪了歪头, 她的脸色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显出几分苍白和病弱,她轻轻地说道,“哥哥。”

“哥哥,你要带我去哪里?”

洛三千轻声细语地问道, 似乎有些茫然的模样。

“哥哥, 你疼不疼?”

“呐, 哥哥, 我也很疼。”

“怎么办呢?”

洛三千的声音越发细了起来, 她轻轻地说道, 然后轻笑着看着苏子恒, 如果不是苏老夫人刚刚本就经历过那种噬心剜骨一般的疼痛,真以为洛三千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呢,

想到刚刚自己亲自感受到的那种痛楚,苏老夫人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看着洛三千的眼神之中,也越发带出几分愧疚和感动,

但是此时的洛三千,却压根看不到苏老夫人的眼神。

实在是太痛了。

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都在剧烈的疼痛着,每一秒都像渡过了一个世纪那般艰难,每走一步都接近窒息,

洛三千都不知道自己还能熬过多长时间,她不由对被活活折磨了这么多年的苏子恒产生了一点敬佩,能够在这种折磨之下苦熬了这么多年才终于打算报社,实在是一位了不起的人啊。

“哥哥,”小姑娘轻声细语地叫道,她的脸色那般苍白,唇角毫无血色,但是她脸上缓缓荡漾出来的温柔笑颜,一如往常,“带三千回家,好不好?”

那一刻,就是苏老夫人,都不由敬佩洛三千。

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但实际上却比谁都要坚韧,她的手指微微颤.抖,她的唇毫无血色,她眉宇间间或地跳动,每走一步就几乎要晕过去的表情,都在显示着她究竟忍受着多么可怕的痛楚,

那种痛楚苏老夫人刚刚自己亲自感受过,她知道那有多痛多可怕,但是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每每笑起来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又乖巧又可爱又伶俐又体贴,那般招人喜欢的小姑娘,此时依然在用她能用的方法保护大家,

那般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不小心被蹭了一下皮肤都要发青的小姑娘,现在却在忍受着这根本不是人可以忍受下来的疼痛,对着苏子恒微笑,

温柔眷恋,一如既往。

她如何坚持下来的?她为什么能坚持下来?

不过是因为那颗心!

那颗温柔善良,缱绻多情的心。

苏老夫人的眼角更流下几分泪来,这一刻,她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她那么疼爱的一个小姑娘,明明不是她们苏家的人,明明跟这件事情毫无瓜葛,但是却因为她这个老不死的,因为被邪灵诱.惑反噬的苏子恒,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却依然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只希望带她的哥哥回家,

她们都做不到的事情,反而要去要求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又有什么特殊的呢?她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运气稍微好一点点的小姑娘而已啊!

那一瞬间,苏老夫人泪流满面,一股力量就在这个时候闯入她的体内,让她几乎是不顾一切地喊了出来,“——三千!”

“子恒!”

“子恒!那是三千啊!那是三千啊!”

“她那么痛,你感受到了吗?这世间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洛三千……也不过只有她愿意陪你一起感受这种痛!”

“停下吧……子恒……你可以赢的……你可以战胜它的……对不对?”

“想想三千……想想三千……”

苏子恒似乎是动了一下,又似乎是没有,他的手来回甩动,似乎是想要甩走洛三千的手,洛三千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却还是紧紧地握着苏子恒的手,

苏子恒用力地甩动,洛三千索性直接两只手抱着他一只手,她脸色惨白,仿佛随时要晕过去一般,却还是那般温柔地笑,

她轻轻张开唇角,有气无力地说道:“……哥哥,你不要三千了吗?”

“你要松开三千的手吗?”

“如果你真的甩开三千的手,三千就不要你了。”

“再也不要你了。”

即使声音那么轻柔,却也带着一股坚定的意味,不远处的苏老夫人泪流满面,深感自己造孽,明明这与三千无关,却因为她们……因为她们的自私……而活活将洛三千牵扯到这些事情之中,让她受尽苦楚折磨!

她们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却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孩子身上,羞不羞耻?可不可恶?三千可只是一个孩子啊!

苏老夫人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这一刻,她深深地后悔了,她想要将洛三千带过来,但是只要她稍微向前一点,那些黑气就会立刻缠上她的身体,她下意识地退了回去,再也不敢往前,只能绝望又痛苦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苏子恒其实是听不到洛三千的声音的,但是洛三千的声音刚落,他几乎是控制不住地打了个颤,他的大脑本来被疼痛和恨意所占据,此时却突然闯入一个慌张而惊恐的声音,“——不——不!”

“不可以失去三千——!”

“她是最重要的……她是最重要的……!”

“不……!”

“哥哥,你说过,你要永远和我在一起,永远不会让我走,”洛三千歪了歪头,静静地凝视着苏子恒,缓慢而轻柔地说道,“你说,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让我走,那么我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逃得远远的,永远也不回来。”

“我是一个守诺的人,我不是哥哥这样的骗子,如果哥哥真的让我走,那么我一定走,再也不回来……”

“就像我答应哥哥的那样。”

“哥哥,”洛三千仰起头来,静静地凝视着苏子恒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你真的要让我走吗?”

不知不觉之中,苏子恒的脚步停了,但是他的眼珠一动未动,似乎还处在什么可怕的幻境之中,

洛三千不知道苏子恒有没有听到她说话,但是苏子恒并没有继续甩开她的意思,她不由微微一笑,带着几分狡黠与温柔,“嗯,这可是哥哥不让我走的哟。”

“当初我刚来的时候,也是哥哥不让我走,坚持要把我留下,所以我才留下来的。”洛三千虚弱地说道,“现在,也是哥哥不肯让我走的哟。”

“哥哥要一直一直带着我,无论我去哪里。”

“好不好?”

苏子恒完全没有反应。

他觉得自己处在一片迷雾之中,周围满是喧闹,无数声音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几乎要炸掉他的脑袋!

他的火气越来越旺,愤怒越来越深,他想要将周遭一切都统统掀翻,他想要所有打扰他的声音统统消失,他想要安静——!

而这个时候,他的手上传来一种微凉的触感。

能够让他握着、而不会让他反感的,只有那么一个人。

那个人的模样出现在苏子恒的脑海之中,同时一股更为剧烈的疼痛袭击了他,那一瞬间,他几乎要惨叫出声!

苏子恒的手死死地摁着洛三千的手,他握的极紧,洛三千几乎可以听到自己骨节发出的声音,但是那一点点疼痛并算不上什么,她已经麻木了,

洛三千对着苏子恒笑,语气温柔而缱绻,带着几分孩童般的稚嫩,“当年我说要看哥哥的原型,哥哥死活不愿意给我看。”

“现在哥哥,终于愿意给我看了吗?”

洛三千低低地笑起,她的唇角苍白到干裂,她的声音轻道几乎让人听不见,“……哥哥的原型比我想象的要好看很多呢。”

“起码还是哥哥那一张,举世无双的脸呢。”

“哥哥笑一笑好不好?”

“我不想看哥哥这么……冷漠的模样……”

“我想要哥哥笑一笑……”

“笑一笑,好不好?”

“哥哥说不会伤害我的,”洛三千对着苏子恒微笑,“所以我知道,哥哥一定不会伤害到我,”

“哥哥说会带我回家,如果没有家,他就送我一个家,”

“哥哥说不会离开我,除非他不再是他,”

“哥哥,你会带我回家的,对不对?”

空气中仿佛有风在呼哧呼哧地吹。

洛三千的头有些无力地垂下,她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与苏子恒忍受的痛苦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她没有放开苏子恒的手,一次都没有,

只要放开苏子恒的手,她就不会再受到这样的痛楚,但是她没有,

一秒钟都没有。

苏子恒的头微微弯下,他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看着洛三千与他交握的手,那一瞬间,他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情绪,那丝情绪转瞬即逝,没有任何人可以看见,

“哥哥……”那个小姑娘软软地说道,“……我要坚持不住了……”

“你会记得三千吗……?”

“……你会一直一直……记得三千吗?”

“三千从来没有放弃过哥哥哟。”

“所以哥哥,要带三千回家,好不好?”

“好不好,子恒?”

那几乎要蔓延到苏子恒眼睛上的黑气却在那一瞬间停了下来,苏子恒仿佛陷入什么剧烈地挣扎一般,他的半张脸都被那黑气染透,没有人能看得见他的神色,

但是洛三千却有一种奇妙的直觉,她总感觉在那个时候,苏子恒已经听到了她的话,于是她微微一笑,竭尽全力道:“……好不好?”

“子恒……”

**

苏家在这一天迎接了许许多多的客人,这些客人苏家的佣人们并不熟悉,但是他们却第一时间忽略掉了这些人,

好多人进入苏家,如同进入无人之境一般,根本没有佣人发现他们,

他们自发地聚在餐厅门口,却仿佛被整个世界无视一般,苏家的佣人们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人看到他们,那些佣人们自发地避过他们所在的位置,就仿佛潜意识里有什么声音在提醒着他们一般。

“怎么样了?”

“现在怎么样了?”

“老李你算到什么没有?”

“老张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没有啊……”

“什么也没有……完全感知不到……”

“怎么办啊这玩意?这玩意能进去吗?”

“你看这邪气几乎要溢出来了,这怎么进去?这哪里还进得去啊?”

“要不先试试看……我先扔块灵石?”

一块绚丽的石头被扔了过去,在半空中被那些黑气缠.绕,登时化成了一片水。

“嘶——”

那些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更是发苦,不由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这可怎么办?那么可怕的邪气,我刚刚扔的可是上品灵石,这瞬间就被吞噬成一片水,这可……”

“我们怎么进去?不对,应该是问,我们还有进去的可能吗?”

“这不进去,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知道,难不成我们就这么看着那邪灵出世,生灵涂炭?”

“这可不仅仅是生灵涂炭了……”一个明显上了年纪的男人苦涩道,“这明明是世界末日吧……”

“那怎么办?要不然先跟上面联系一下,让他们先紧急疏散一下普通人?”

“能跑到哪里去?这邪灵一旦出事,你在首都和你在华国边境线有什么区别?就是早死两天和晚死两天的区别?”

“先想想怎么进去吧……看看情况……看看能不能重新将它封印起来,”一个老者有些苦涩地说道,“就算是重新将它封印起来,又能撑的了多少年呢?”

“上一次撑了一千年,这一次算少些,五百年也成啊!”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人说道。

“你以为你可以和千年前的前辈们相比?千年前的前辈们是何等的英姿?我们又如何能跟他们相比?哪里比得上他们半分?”

“更何况这封印阵坚持千年,也是因为苏家众人前仆后继地投进去,为这个封印阵付出了那么多苏家人的性命,但是之后,我们又哪里去找那么多苏家人?”

“不要说别的,就我们这些乌合之众弄一个封印阵,能坚持一百年就是老天庇佑……”

“各位大师,你们怎么看?”

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四男一女同时露出了一个非常苦涩的笑容,一个男人低声道:“……凶多吉少。”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脸上都露出近乎于绝望的神色。

“……这里的邪气已经不是我们可以应付的,我们连进去都做不到,又何谈帮助里面或者镇压封印呢?”另一个男人摇了摇头,有些忧虑地看着门内,低声道,“杨大师,你有算出什么吗?”

那个被称为杨大师的男人苦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倒是想算,但是算出来的,都比较乱……”

“你算出来了什么?”一个看起来脾气十分火爆的男人味道。

“大祸临头。”杨大师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刹那间,那些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之中满是苦涩,

……怎么会是这种结局?

“就没有……一点解决办法了吗……?”被围在中央的唯一一位女大师开口问道,眼眸苦涩,“华国十几亿人口,难得……”

“就要因为这么一场浩劫,而……”

烟消云散了吗?

枉他们自认为高人一等,自以为可以拯救黎民苍生于水火之中,倒是最后却什么都做不了吗?

难道他们,就只能看着这一切发生吗?

“也不是……“那位杨大师突然吐出一口血来,引得众人惊叫,那杨大师摆了摆手,随意拿出手帕擦拭了一番,确保每一滴血液都“回收”了,才低声道,“……福星降临,是唯一的转机。”

福星……?

众人面面相觑,满脸懵逼,

“……也就是说,有一个救世主降临了?”那个脾气火爆的男人眨了眨眼睛,简单粗暴地浓缩了一下,问道。

杨大师:“……”

“这么说似乎……也可以……?”犹豫了一下,杨大师这么说道,“但是……”

众人的心刚刚放下一点,瞬间又被提了起来,还有但是啊……?

杨大师眼眸晦涩道:“……这只是唯一的一个转机,但是我们压根不知道那个福星在哪里,更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卦象的显示,可是大祸临头啊……”

气氛一瞬间又陷入了沉默之中,而这时候,那位女大师不声不响地拿出来她的法器,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认真道:“那也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了。”

“现在,还来得及。”

“如果真的是大祸临头,也要在最后的时刻拼上一拼吧?”

“不能……不能就这么……把希望寄托在别的什么身上吧?尤其是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那位女大师苦涩一下,低低道,“我要进去看看。”

沉默了一会儿,被围在中央的大师们陆陆续续地拿出自己的法器,而受他们感染,外围的玄学师除妖师等等都慢慢地拿出了自己的法器,庄严地看着面前的一切,然后……

……发动攻击!

乱七八糟的攻击都被那黑气吞噬,一点残渣都没有留下,这黑气仿佛被什么激怒了一般,瞬间张牙舞爪起来,还骤然出手攻击!

“啊——!”

“——跑!!”

“别乱——!”

随着那黑气张牙舞爪地向外蔓延,玄学师和除妖师们陆陆续续地架起结界,然后继续向那黑气发动攻击,

……如果不能闯入这道门,那么妖魔邪灵现世,就凭他们这些人,又怎么可能封印的了它?!

必须在它现世之前……封印它!

妖魔邪灵一旦现世,这大地必将生灵涂炭,这一场浩劫席卷大地,华国十几亿人口,最后都未必能够活下来百分之一!

他们必须……必须阻止这一切!

但是与这些黑气相比,他们的力量,实在是杯水车薪,

不知不觉之中,他们的眼眸里,竟然渐渐染上了几分绝望之色,

难道真的……真的就这么……大祸临头了吗?

……那唯一的转机福星,到底在哪里?

**

苏子恒的脑袋里很乱,他知道有什么在叫他的名字,那般温柔,他真的很努力地想要去听那个声音,想要去找到那个人,但是纷杂的声音和光怪陆离的画面几乎要将他的大脑燃爆,他什么都听不见!

“……放弃吧……放弃吧……只要你放弃……这所有的力量都归你……”

“抬手间,地动山摇,天地之间都没有你的对手,只要你想,这天下由你掌控……”

“只要你放弃……就不会痛……不会难过……可以看到你想要看到的……可以听到你想要听到的……”

“只要放弃……你就拥有一切……”

“我的孩子……别挣扎了……我才是最爱你的……我才是真正为你好的……”

“放下她把……你看她多么痛……她恨你呢……她怨你呢……她那么痛……”

那低沉的、嘶哑的、带着诱.惑的声音那般的蛊惑动人,在那种剧烈的疼痛之下,这种声音是那般的诱.人而动听,让他不自觉地就想……

不……不……他想要听的不是这个声音……

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画面,那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让他心念一动,但是那小姑娘却仿佛在忍受着什么剧烈的疼痛一般,她疯狂地挣扎着、咆哮着、怨恨着、咒骂着,瞳孔里满是恨意,她拼命地诅咒着他,她在咒他去死——!

不——!

不——不会的——!!

他的小姑娘,绝对不会这么对他!

“是吗……?”

那个声音低笑着开口,“你的小姑娘,难道不是个大骗子吗?”

“也就只有你,那么傻,一直心甘情愿地被她骗。”

“她恨你呢……傻瓜……”

“你看……”

那个熟悉的女声尖叫着、唾骂着、怨恨着,那一张熟悉的脸庞之上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温情和喜悦,只有着痛与怨,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魔鬼……你这个恶魔……放开我!”

“你去死……你去死……!!”

苏子恒的手都不由地摇晃,那个熟悉的女声消失,紧接着就是那个低沉而蛊惑的声音,“……别骗自己了……没有人类会喜欢你这个魔鬼的……”

“孩子……来吧……只有你拿到力量……她就会臣服于你……”

“来吧……力量……”

“不——!不会的——!”

苏子恒嘶哑地怒吼道,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下来,剧痛之中的洛三千被他用力地摁着,洛三千眼眸一闪,用尽力气却还是格外虚弱地说道:“……你要带我回家吗……”

“子恒……”

“你是不是……是不是该带我……回家了呢?”

喜欢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请大家收藏:(www.e5w.net)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七零炮灰小知青天师不算卦北斗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他很撩很宠苗小姐减肥日记婚途末路短篇合集穿成七十年代娇娇娘[穿书]撒野悍夫尽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不知深浅人生若只如初见我是替身,莫得感情想当恶猫好难哟痴缠影后小娇妻糖都给你吃耳畔呢喃余生有你,甜又暖全世界都想和谐我与万物之主恋爱[猎同]不败·东方·揍敌客有只海豚想撩我你怎么又来暗恋我
完本推荐: 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三步上篮(下)全文阅读狼行成双全文阅读商户娇女不当妾全文阅读全宇宙最后一只猫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小药师全文阅读辟寒金全文阅读既灵全文阅读张三丰异界游全文阅读为所欲为全文阅读绝色乡野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在暴雪时分全文阅读孤王寡女全文阅读子夜十全文阅读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全文阅读[综漫]刷副本的好骚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深夜乐园北雄我真不是大佬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大庭叶藏的穿越睡龙之怒大数据修仙凌天战尊超级兵王混都市(快穿)炮灰的人生王者青道[红楼]婢女生存日常旧日之箓银河系殖民手册我花开后百花杀规则系学霸万千宠爱耀星辰黎明之剑伏天氏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诸天降临最强穿梭万界系统我有一个剑仙娘子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神级选择系统武破九荒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诸天万界之大拯救大明王朝1500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