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 福星白月光(二十一)

福星白月光(二十一)

第22章

苏子恒对于汤汤水水这玩意是半点不了解, 犹豫了一下提着各种保温壶进了病房, 被他拿走保温壶的几个人面上都盛满了笑意和喜悦, 看起来格外美滋滋的, 没被苏子恒拿走保温壶的人多少有些失落,然后狠狠地瞪着那些被拿走保温壶的人,

在病房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 世纪大战爆发。

“好你个孔老鬼, 还什么九转乌鸡血凤汤?你上哪里偷血凤去?你就是个骗子!”

“呵,你这不识货的家伙,谁说九转乌鸡血凤汤要有血凤?珍珠翡翠白玉汤里面哪里来的珍珠翡翠和白玉?要是真有了那还能吃?我这九转乌鸡血凤汤就是疗伤圣品!就是把你的勾起乌鸡汤比下去了, 你要怎么样?哼!”

“你你你——”那明显上了年纪的男人看样子简直想冲上去暴打他一顿,但是被其他人拦下了,大家一边喊着消消气消消火一边将他俩隔离, 另一个除妖师陡然发难。

“去你的十全百宝大补汤, 胡说八道会遭雷劈的!”一个头发都有些花白的男人气势汹汹地说道,“你自己说!你那个乱七八糟的汤里有什么十全百宝?去你的大补汤!睁眼说瞎话!”

“嘿!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们家还有什么祖传骨头汤?你当谁不认识谁呢?一个骨头汤还祖传?你也不怕笑掉别人的牙!”另一个明显上了年纪的男人也毫不客气地说道,“人家就拿我的就用我的,傻子也知道骨头汤没什么祖传, 大家都一个味!”

“你你你——看我今天不打掉你的牙!!”

众人乌拉拉地围上去劝架, 劝着劝着大家的怒气更是高涨, 你说我一句我坑你一句, 一会儿就乱成了一锅粥!

几位在业内有着很高地位的大师看着前面这热热闹闹的场面, 不由微微勾起唇角, 浩劫竟然就这么过去, 真的是让人不敢置信,

虽然后续发生的事情还是非常可怕,但是起码他们都没有搭上自己的命,只有那位小福星,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呢,

真的是世间一切茫茫之中自有定数,杨大师虽然算到福星降世是唯一的转机,但是却并不知道福星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哪里有福星,更找不到这个福星,却没有想过,福星一直都在苏子恒的身边,也成功地阻止了这一场浩劫,虽然后续他们也出了力,但是和福星做的那一切,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没有福星唤醒苏子恒的神智,他们做什么都是没用的,再晚一些时间,苏子恒的神智彻底被妖魔邪灵拉入深渊,妖魔邪灵彻底反噬苏子恒,那么一切都晚了,妖魔邪灵不仅会重新拿到属于自己的全部力量,还能吞噬掉一个拥有着顶尖天赋的苏家除妖师的灵魂,无论是士气还是祁阳都会大涨,以他们这些人现在的力量,哪怕真的是献祭,都不可能封印那妖魔邪灵,

毕竟不是千年前了,他们也不是千年前的除妖师和玄学师,没有千年前除妖师和玄学师的惊.艳才绝,他们那点子力量,还不够给妖魔邪灵塞牙缝的呢。

那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感让这些玄学师除妖师们将所有的感谢和热情都投给了正躺在病床上的小姑娘,毕竟他们这一群有着什么声望名望的玄学师和除妖师们几乎什么都没做,全让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姑娘救了,换了谁谁不内疚啊?

那小姑娘年纪还那么小,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模样又招人喜欢,还救了天下人,他们怎么能不喜欢这小姑娘?

“要不是我不会做饭,米都没淘过一次,我也去做点什么汤了……”孙大师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那小姑娘确实需要多补补身体。”

其他几位大师动作一致地点头,目光之中都带着几分遗憾,可惜他们这几个老家伙还真的什么都不会做,祖上也没留下点什么祖传的食谱,倒是没了表现的机会,

虽说不是不可以让别人做,但是比起那些亲手做的,到底还是落了下乘,又何必拿出去呢?

“看来那个小姑娘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杨大师对着孙大师等人笑了一下,“大家也可以放心了。”

“是啊,”孙大师点了点头,应道,“大家也可以回去睡个安稳觉了。”

说着,几个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病房外之所以守着那么多人,一是因为躺在病床上的洛三千,二也是因为还在病房里面的苏子恒。

他们闯进那个餐厅的时候,苏子恒那副阴森可怖的模样让人记忆犹新,之后洛三千被送到医院,苏子恒也是半步不离地守着,好几次医生护士都想要发火,但是也是活生生将火咽下去了,之后洛三千躺在病床上,苏子恒就从医院里守着,而且半步不让人靠近,整个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

这要是一天两天也就罢了,这足足半个月啊,苏子恒一点动静都没有,躺在病床上昏迷的小姑娘也是半点动静都没有,苏子恒就跟石雕一般坐在那里看着洛三千,一动都不带动的,

他们从这里看着,真的感觉渗人啊。

如果要是那个小姑娘真的就这么去了,那苏子恒……苏子恒还不得……?

只要这么想想,外面的这些玄学师和除妖师就感觉背后阴风阵阵,如果那个小姑娘真的去了,那这场浩劫……说不定还得卷土重来。

当初杨大师算出来的可是“福星降世,是唯一的转机”,如果福星不在了呢……?那转机是不是也就没有了?

这些玄学师和除妖师根本不敢继续往下想,只能从这里守着,他们又没有苏子恒那种一动不动、不吃不喝大半个月的能力,就只能采取轮流换班制,如果一旦发生什么不测,那么他们也就只能豁出命去了,

……虽然豁出命也未必能够阻止,

所以大家私心里,都希望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小姑娘没有事,说不定比苏子恒都要虔诚,这个除妖师祈祷那个玄学师画阵,加上几个玄学师在旁边画符,个个都虔诚地希望洛三千早点好起来,免得让他们心里七上八下的,

现在洛三千真的醒了,他们心里的喜悦和激动绝对不会比苏子恒少半分,那种劫后余生终于活了可以彻底放下心的喜悦感,让周围的这些除妖师和玄学师都喜气洋洋,打嘴仗的力气都有了。

这要是放在前几天,谁还有心情斗嘴吵架啊?这心里忐忑不安的,唯恐明天就是世界末日,除了担忧挂怀之外,谁还有空做别的?

现在,知道洛三千没有事来,一瞬间大家就活力满满,

杨大师看着众人,眉眼之中不由带出几分笑意,

真是……天佑众生啊。

**

苏子恒出去一次,回来就拿了那么多保温壶,即使洛三千极力忍耐,也不由得笑出声来,然后让苏子恒狠狠地瞪了回去。

苏子恒显然还记得刚刚洛三千倒吸一口凉气的样子,语气十分不善道:“让你闭嘴没听到吗?”

洛三千静静地看着苏子恒,苏子恒扭过头来,冷哼一声,重重地将那几个保温壶砸在桌子上,一副老子天下第一不爽的模样,洛三千看着看着,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然后她轻轻道:“……你有什么好不爽的?”

“明明不爽的那一个……应该是我吧……?”

“骗子。”

苏子恒猛地扭过头去,目光凛冽地看着洛三千,他的眼眸渐渐眯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说、什、么?”

一字一顿,格外有气势。

洛三千静静地凝视着他,轻描淡写地说道:“骗子。”

苏子恒也不管那些保温壶了,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洛三千,冷笑道:“究竟谁才是骗子,嗯?”

“我是个魔鬼,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还需要我一遍一遍地提醒你吗?嗯?”

“想要留下来也是你的事情,一直坚持着不肯走的那个人也是你,你现在有什么不满,说出来,嗯?”

苏子恒危险地眯起眼睛,看起来格外气势汹汹,“我们之间,究竟谁才是那个骗子,洛三千?”

洛三千勾起了唇角,漫不经心道:“是我,又怎么样?”

苏子恒盯上了那小姑娘细嫩的脖颈,许是刚刚清醒的原因,那脖颈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

“你一直做出一副相信我的样子,实际上心里根本不相信我,难道不是骗我吗?”躺在病床上的小姑娘苍白着一张脸,却格外理直气壮地说道,简直要将苏子恒气笑了,但是他刚想要开口,就被那个小姑娘干脆利落地打断。

“如果我骗了你一辈子,难道还能叫骗吗?”

“直到最后,我依然没有放开你的手,但是你却想要放开我的手。”

“我骗了你又怎么样?我一直在骗你又怎么样?我这叫为爱牺牲!”小姑娘振振有词地说道,“你呢?你不是一直表现出相信我的模样吗?最后怎么不相信我了?我们之间谁才是那个骗子?明明是你!”

苏子恒:“……”

愣了几分钟之后,苏子恒是真的被气笑了。

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吗?明明洛三千才是那个骗子,是她先骗了他,他不过是将计就计!

“什么将计就计,你明明就是想要占我便宜,”小姑娘冷哼一声,格外娇滴滴地说道,“我是骗了你没有错,但是我一直都在骗你啊,我一直都在用那个性格啊,明明是因为你喜欢那个性格,所以我才不得不做出那个性格,我明明是因为你,所以错都在你!”

苏子恒:“……”

好一会儿,苏子恒冷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傻子?”

“难道不是吗?”小姑娘仰起头来,毫不客气地说道,“竟然随随便便被什么画面迷惑,所以想要放开我的手,还以为我恨你怨你骂你咒你,实际上我那么痛那么疼还得摁着你不让你甩开我,我哪里还有多少力气!”

“蠢到家了,哼。”

“你——!”苏子恒气急,但是眼前这个小姑娘还躺在病床上,今天刚刚醒来,脸色苍白得很,不能打不能骂的,一肚子火也只能压.在自己心头,

但是这个小姑娘却一点也不懂得苏子恒的良苦用心,而是毫不客气地说道:“枉你平日里做出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模样,实际上一遇到事情就只知道躲,这也看不清那也看不透,我都要痛死了你还要怀疑我!”

“就算我不是那么柔柔弱弱需要人保护又怎么样?”小姑娘抬起头来,挑衅般看着苏子恒,苏子恒简直要被洛三千气疯了,一副火冒三丈却没有办法发泄的模样,小姑娘眼眸中的挑衅渐渐散去,最后化成一股近乎于缱绻的柔情,“那是因为……我也想要保护你啊。”

“哥哥。”

小姑娘软软糯糯地叫道:“……我不需要哥哥将我护在身后,生死关头,我也想要保护哥哥啊。”

“如果不能保护哥哥,我宁愿跟哥哥一起走,”小姑娘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天真烂漫,“我要走在哥哥前面,这样我就不会痛苦难过了。”

“和哥哥在一起,哪怕是千刀万剐,这里也是甜的,”小姑娘指着自己的胸口,对着苏子恒静静地微笑,“所以哥哥,不要放开我的手,好不好?”

苏子恒死死地凝视着那个小姑娘,那一瞬间,他只感觉到一阵热气上涌,他的眼眶里似乎有什么液体在涌现,他眨了眨眼睛,想要将那种湿润眨掉,却让它们涌的更凶,

他三两步上前,一手捂住了洛三千的眼睛,似乎是不想让洛三千看到他这副模样,好一会儿,洛三千才听到苏子恒低低道:“哼。”

“你以为你走得了吗?”

“你可是被一个恶魔盯上的人,这一生,不,是永生永世,除了恶魔身边,你哪里都去不得!”

苏子恒似乎是咬牙切齿地挤出这句话,但是搭在洛三千眼睛上的那只手,却带着别样的温柔。

因为洛三千看不到,苏子恒似乎可以肆无忌惮地表现出自己的情绪,他脸上浮现出一种近乎于无奈的笑容,那一双眼睛都那般温柔,仿佛凝聚了他毕生的柔情,

他轻轻地摇头,无声地说道:“……服了你了。”

“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

“所以……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你也不会再有选择的机会了。”

“你必须……必须和我在一起……”

一只微凉的手搭在了他的手上,那细嫩的皮肤让他不由微微楞了一下,然后,他便听到小姑娘软软的声音,“那如果是哥哥首先要放开我,那可怎么办呢?”

“毕竟哥哥可是一直怀疑我、不信任我、警惕我、关键时候想要扔到我的哟。”

小姑娘的声音似乎有一点凉,“那首先违背誓言的哥哥,是不是应该受到点惩罚呢,嗯?”

苏子恒楞了一下,张嘴就想要反驳谁怀疑你不信任你警惕你了?但是话到嘴边,却成了……

“嗯。”

苏子恒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趁着小姑娘暂时看不见他,他心底的歉意与温柔像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仿佛没有穷尽一般,

他温柔地凝视着小姑娘苍白的手,她瘦了太多太多,原本白皙软嫩的小手,现在都能见到青色的血管,看起来那般的……瘦弱,

仿佛一碰就要碎。

苏子恒的心口不由微微一痛。

他早就知道这个小姑娘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般柔柔弱弱、软糯无害,毕竟这个小姑娘可是在他掐着她的脖子的时候,都可以镇定淡然的小家伙,又怎么可能那般柔.软无害?

但是那又怎么样?

即使警惕、怀疑、小心,他依然就这么陷了下去,他就是喜欢她,就是在这种相处之下丢了心,她就是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能够怎么样?

他又不是没有抵抗过,

但是这不是抵抗不了吗?

既然都抵抗不了,又何必折腾自己呢?

苏子恒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承认吧,

他难得带了几分温情地想道,

承认吧,从第一次见面,你就看上她了,你就感受到来自于这个小姑娘那致命的吸引力了,所以你才会将她留下来,

你就是这么的喜欢她,比你想象的还要喜欢她,

你想要放开她,不过是不希望她继续痛,

你想要放走她,不过是希望她可以有一个选择,不过是希望她可以过得更好,

像你这种黑心肠的人,哦不,你甚至都算不得人,却可以为了一个小姑娘而将自己一二再而三地往后排,除了爱,还能有什么理由呢?

承认吧,苏子恒,你爱惨了她。

“这么痛快地认罚啊?”小姑娘歪了歪头,坏笑道,“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要不然怎么这么痛快?”

苏子恒:“……”

苏子恒黑了大半张脸,恶狠狠地磨牙。

小姑娘放肆地大笑起来,她徐徐道:“……那可得让我好好想想……该怎么罚哥哥呢?”

苏子恒咬牙,这小坏蛋,他就不应该对这个小坏蛋这么宽容!

“就罚哥哥去睡觉好了,”小姑娘软软地笑了起来,只是声音,隐隐有几分不悦和严肃,“哥哥有多久没有睡觉了,嗯?”

苏子恒下意识地挺直,他轻咳一声,有些不自然地扭过头去,刚想要带过这个问题,就听到小姑娘不高兴道:“哥哥说过不会骗我的。”

苏子恒:“……”

好了,这下前路后路都被堵死了,能怎么办?

逃吧。

苏子恒想要避过这个问题,但是洛三千怎么会让他逃避?

“你不说我也知道,”小姑娘不悦地拧起眉来,掷地有声地说道,“你根本就没有睡!”

苏子恒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

“从我躺在这里开始,你肯定动都没有动过一下,要不然你的身体不会僵硬成这个样子!”小姑娘掷地有声地说道,“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躺到床上睡觉去!”

“我拿了些汤,我先喂你喝了吧……”苏子恒轻咳一声,妄图转移话题,小姑娘眯起了眼睛,暗暗磨牙道,“你去外面给我叫个温柔的小姐姐过来。”

苏子恒立刻警惕道:“干什么?”

“上厕所!”小姑娘斩钉截铁地吐出三个字,然后更警惕地说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清醒一点哟,我还是个未成年,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哟。”

苏子恒:“……”

面对古灵精怪的小姑娘,苏子恒颇有几分无奈,他站起来去外面喊,孙大师自然当之无愧地走了进来,小姑娘对着孙大师软软地笑道:“姐姐,你的头发好漂亮啊,皮肤又细又白,真好看。”

小姑娘软软的声音将孙大师哄得眉开眼笑,很快就抢了苏子恒的活计,小姑娘软软道:“孙姐姐好厉害啊,可不可以教教我?免得以后我被家暴都没有反抗能力。”

孙大师恋人为了保护她而死,去的时候年纪还轻,孙大师一生也没有找过别人,自然没有孩子,也没有找到根骨合适的徒弟,看到这么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哪里能不喜欢?更何况这小姑娘还背着福星救世主等等的名号,这个徒弟她是脑子残了才会拒绝,当即眉开眼笑地答应了。

看着交谈甚欢两个人,不仅喂饭任务丢了,还被抢了教学任务的苏子恒很不愉快,正从旁边散发着冷气,就被小姑娘毫不客气地赶走了。

“还不快去睡觉?”

“你自己说的认罚!”

“你难道还想要骗我吗?”

小姑娘娇娇软软的模样是任何人都拒绝不了的,顶着小姑娘那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苏子恒妥协了,

“我数五个数,你要是没有睡着,就是骗我。”

苏子恒:“……”

苏子恒本想跳起来抗议,就听到小姑娘软软道:“五——”

苏子恒一看洛三千玩真的,也不敢再耽误,直接闭上了眼睛,他半个月没有睡觉,这一闭眼睛就涌上一阵睡意,

“四——”

小姑娘软软的声音仿佛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在天涯,苏子恒意识都有些恍惚,很快呼吸都均匀了起来,就这么陷入了熟睡之中。

小姑娘的眼眸里有着几分心疼,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看向孙大师的时候,又带出一分笑意,然后她指了指唇角,做了一个小声的意思,孙大师笑着点了点头,眉宇间不禁有几分感叹,

……这么好的小姑娘,真真是便宜了苏子恒呢。

喜欢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请大家收藏:(www.e5w.net)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HP]兰斯·波特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撒野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懒人伊尔迷(猎同)人品兑换系统[娱乐圈]豪门之童养媳他的小玫瑰他很撩很宠24分之1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破云2吞海北斗撩表心意暗格里的秘密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我行让我上[电竞]百媚千娇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逸宁项链里的空间尽欢时光已情深穿越七零做知青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完本推荐: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他的小玫瑰全文阅读既灵全文阅读快穿:黑化男神,娇宠成瘾!全文阅读贤后难为全文阅读哈利波特之万界店主全文阅读王府宠妾全文阅读帝王爱之一品佞妃全文阅读异世情缘(GL)全文阅读格格不入全文阅读山下一家人全文阅读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全文阅读万族之劫全文阅读伊甸园全文阅读反派有话说[重生]全文阅读碧枫记(逼疯)全文阅读朽木充栋梁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子夜不眠待君来全文阅读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霸天武魂我们野怪不想死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基因大时代极限伏天玄幻模拟器诸天科技之路武破九荒道祖,我来自地球红楼之逆贼薛蟠我从末世开始无敌冥王殿被迫成名的小说家影后的嘴开过光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王者青道郡马是个药罐子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十方武圣我挂机了千万年永恒圣王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我要做驸马大明之第一厂公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元希修真录盛世甜宠,夫人又上头条了西游:刚上封神榜,加入聊天群!低调为王无敌大百科[快穿]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