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 穿书替身白月光(十三)

穿书替身白月光(十三)

第12章

叶一帆越想越气, 越想越气, 他的表情越发难看起来, 整个客厅都充满了十分压抑的气息, 叶恋萱从二楼楼梯上感受到楼下客厅里这么压抑的气息,压根都不敢走下来, 她有些心惊胆战地看着父亲那一张阴郁冰冷的侧脸, 心底一点主意都没有,

她下意识地想要去找叶慕程,但是又想起叶慕程此时身体虚弱,私心并不想去打扰叶慕程, 可是她真的……真的不敢去面对这样的叶一帆,尤其是刚刚知道了那惨烈的事实之后,

她在叶一帆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 准确地说, 她和哥哥不过是叶一帆来逼迫母亲回来的工具,哪怕是她一直怨恨的继母,也不过是受叶一帆指使利用的一个工具而已,

她和哥哥这么久以来, 都恨错了人。

刚刚在这个客厅里发生的一切, 残忍地将叶恋萱对于这个世界这个家最后的一丝幻想打破, 露出那血淋淋的事实出来,

她和哥哥的亲生父母都不愿意管他们, 她和哥哥的亲生母亲都不要他们, 那么他们的外婆小姨, 对他们的爱又能有几分呢?

曾经那么信任她们的自己,真的太可笑了。

叶恋萱缓缓地蹲了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她透过栏杆看着客厅中的叶一帆,又尽可能地将自己掩藏起来,

父亲……父亲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呢?

叶恋萱的心底突然升起几分近乎扭曲的快感,她对于叶一帆的恨意一点一点地加深,此时看到叶一帆这一副模样,竟然有一种兴奋感,

……这么一个人渣,把所有的痛苦和灾难都带给别人,像是她和哥哥,还有她的母亲和继母,她们每个人,因为他都那么痛苦,凭什么他就可以幸福快乐呢?

凭什么呢?

他明明……明明应该更痛苦才对……

叶恋萱的心底升起一种近乎于偏执的情绪,她死死地凝视着叶一帆,看着叶一帆的情绪越来越差,越来越差,心底更是快活,就差笑出声来了,

这样才对嘛,

凭什么只有她们痛苦?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才是。

父亲作为一家之主,当然要比她们……要比她们更痛苦。

要是放在以往,叶恋萱这动作必然会被叶一帆发现,但是此时叶一帆心潮澎湃,心情极差,情绪都被洛三千所占据,愣是没有发现他的女儿在二楼楼梯上观察他,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叶一帆脸色更差了,他又想到今天晚上洛三千拒绝了他的求欢,呼吸不由更加粗重了几分,

……难道洛三千……洛三千在外面有别人了?!

这个猜测让叶一帆的表情瞬间一变,他的眼眸之中带着深深的狠戾和暴怒,那种表情几乎让楼上的叶恋萱吓得尖叫出声,她死死地摁住自己的嘴.巴,才阻止了自己的尖叫,但是手脚发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跌坐在了地上,

叶一帆恨极了。

——好好好,好一个洛三千!

——拿着他的钱,出去偷汉子?

——好好好,好厉害的洛三千啊!

如果让他知道是谁,如果让他抓住了什么证据,如果……

叶一帆的唇角缓缓勾起,眼眸更是阴森狠戾到极致,他缓缓地、缓缓地笑了一下,那个笑容简直让人胆颤,

——可要乖乖的、乖乖的将一切都藏好哟,

——要不然……要不然我会活生生剥了他的皮,烤了他的肉,再一点一点地……喂你吃下去,

——让你们彻彻底底地……水/乳/交融。

叶一帆的唇角渐渐勾起一抹恐怖的微笑,那微笑让叶恋萱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她到这个时候才真的发现,她的父亲就是一个恶魔!

……那就是一个魔鬼!!

在这个时候,叶恋萱对于自己的生母就无可自拔地生起几分怨恨,她的生母必然清楚她的父亲是一个怎么样的恶魔,但是却还是将她们留给了她的父亲,留给了这个恶魔,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母亲不肯带着她和哥哥一起离开?

为什么?!!

将她们两个留给父亲……不就是将她们两个推进恶魔的深渊吗?她的母亲为什么会这么狠心?!为什么?!!

她的母亲现在在国外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幸福又快乐……那么她还有想起她的一双儿女吗?有没有想起那个在这个恶魔手底下……苦苦挣扎的一双儿女呢?

必然是……没有的吧……

叶恋萱闭上了眼睛,她的心底冰凉一片,缓缓涌上几抹悲哀和绝望,让她感觉自己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

她到底是生活在怎么样的家庭?

她的母亲是绝对不会爱他们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从来不回来看他们一眼,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来不闻不问,要不然也不会将他们留给这个恶魔,要不然也不会……

恍惚间,叶恋萱似乎是笑了,没有一点声音地笑了,

她第一次正视了自己的存在。

她和哥哥的存在,不过是母亲逃离父亲的工具,有了孩子,父亲对于母亲的警惕心就会下降,母亲有了可趁之机,最后逃出生天;

对于母亲来说,她和哥哥就是她的耻辱,她有多么厌恶父亲,就有多么厌恶自己和哥哥,所以对于自己和哥哥的处境,母亲一点也不上心,一点也不在乎,就是有朝一日他们死了,母亲都未必会流一滴泪吧;

而对于父亲来说,她和哥哥就是留下母亲的工具,但是他没有想过,母亲的心竟然这么坚决,即使有了她和哥哥,母亲依然可以抓住任何一点机会然后远走高飞,毫不犹豫地将他们抛之脑后,父亲对他们更是毫不在意,甚至隐隐有一些厌恶和恨意吧?因为他们没有将母亲留下来,在父亲眼里,他们就是失败品,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工具,要不然……要不然父亲怎么会这么对待她和哥哥呢?

这个现实让叶恋萱更加绝望,她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最后无声地蔑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人人都艳羡她投了个好胎,但是却有谁知道其中的可怕?

……又有谁知道,这个世界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千疮百孔?

说出去,怕都没有人信吧。

这世上还有人曾经真心实意地待过他们吗?

一个个身影从她的脑海中滑过,叶恋萱突然明白什么叫做心如死灰,

直到,一个人影在她的脑海中定型。

是洛三千。

叶恋萱突然想起……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来。

那时候洛三千,似乎才刚刚嫁入叶家,看起来还是十分青涩的,笑起来的时候极为温柔,她关心她和哥哥,爱护她和哥哥,会给她们讲故事,会去参加她们的家长会,会带她们去公园玩,会陪她们搭积木,然后一点一点擦拭掉她们身上的污渍,然后笑着问她们想要吃些什么,

她和哥哥长那么多,从没有人对他们那般温柔,她们很快就喜欢上了洛三千,然后随时随地地追在她的身后,叫她“妈妈”,

又是什么时候……这一切突然改变的呢?

叶恋萱有些茫然地想着,是从小姨欲言又止的模样和苦口婆心的劝慰?还是从外婆抱着她们的头痛哭流涕大喊“苦命的萱萱”,还是……还是从更早之前呢?

叶恋萱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那段时间停留了很短很短的日子,她们和继母,就变成那般剑拔弩张的压抑气氛,

叶恋萱的心底陡然一沉,

……难道……难道小姨外婆和父亲,是一伙的?!!

那种可怕的猜测瞬间侵/袭了叶恋萱的大脑,让叶恋萱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抖动了起来,曾经的那一幕幕在她的脑海中回荡起来,让她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发抖,

……对了……对了……就是这样……

小姨外婆和父亲……一定是一伙的。

父亲利用继母、利用她和哥哥来逼母亲回来,自然是要有消息传播渠道的,母亲在国外,如果没有人特意告诉她,母亲又怎么会知道国内发生的这一切?而母亲走的时候,几乎和国内这边断绝了往来,那么就只有外婆和小姨才可以找到母亲,才能将消息带给母亲。

叶恋萱的大脑空前的清醒起来,她近乎冷静地在想着这一系列的事情,她的眼睛明明没有流泪,却比流泪更悲哀、更痛苦,

如果父亲想要让母亲知道发生在她和哥哥身上的事情,就必然要与外婆和小姨结盟,这样母亲才可能知道那一切,

而他们……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哥哥和继母的关系好起来

父亲和继母结婚,不过是个障眼法而已,也是逼迫母亲回来的一种方法,他是让继母来“虐待”她和哥哥,然后让母亲回国的,又怎么会让自己、哥哥喜欢继母?

那个时候,她和哥哥,到底是年少了一些,外婆小姨一挑拨,对继母就心生忌惮,然后外婆和小姨再做一些似是而非的举动、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就可以让她们对继母的喜爱消透大半,取而代之的就是怀疑和警惕,

再这之后,便是父亲命令继母“虐待”她们。

这才是……这才是整个事件最圆满的那个环。

叶恋萱心里难过极了,她这么多年一直自欺欺人,一直恨错了人信错了人,而最可怕的是,即使她知道了真相,她依然也不能离开这里……

……依然不能够离开。

她的一生,会被死死地困在这里,即使这个继母走了,叶一帆也可以给他们换一个继母,换一个更能刺激她们生母的女人来“折磨”他们,

除非……除非她的生母回来,

但是她的生母……她的生母怎么会回来呢?

好不容易逃出去,过上了幸福健康的生活,又怎么会回来呢?

叶恋萱唇角缓缓带出一抹苦涩的弧度,眼里渐渐被绝望所占满,

她没有哭,但是她的表情,却比痛哭更让人难过……

叶一帆终于忍不住了,他阴郁着一张脸,然后拿起手机拨打洛三千的电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那么在意这件事情,明明以前他对她毫不在意的,

难道是因为她今天勾起了他的兴趣?

欲擒故纵?

呵。

叶一帆在心里冷笑,拿着他的钱,出去养别的男人,当他叶一帆是死的吗?

叶一帆脸色极为难看,尤其是听到对面传来的“嘟嘟”声,却没有人接之后,他的表情就更加难看了,

最后,话筒里传来一个机械般的女声,“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无应答,请稍后再拨……”

叶一帆的脸色难看至极,他看着自己的手机,然后低低地笑出声来,那声音中仿佛带有着极为可怕的情绪,只叫人遍体生寒。

“你以为……我找不到你吗?”

叶一帆的声音极轻,但是却非常可怕,他冷冷一笑,目光之中甚至带出几分残忍来,“……你最好,躲好了。”

“别让我找到。”

“要不然……”

叶一帆冷冷地注视着某个方向,然后抬起手来,又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什么声音,叶一帆猛地站了起来,手机被他扔在了一边,然后打开门大踏步地跑了出去,正看到一男一女在说着什么,他们挨得很近,看起来还颇有几分亲密的模样,

叶一帆一步一步地走进那一男一女,目光阴沉,但是唇角却还带着几分笑意,“……夫人。”

叶一帆轻声细语道:“你回来了啊。”

那种声音,几乎带着某种让人胆颤的力道,洛三千回过了头,那个低头跟着洛三千说着什么的男人也抬头向这边看了过来,叶一帆的眼眸猛地一缩,

……莫子恒?!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又是怎么跟洛三千认识的?!!

莫子恒作为特殊部部长,肯定要在外面行动,自然也有一个其他的正常的身份,比如说……莫氏集团的老总。

“莫总,”叶一帆三步两步地上前,手自然而然地搭在洛三千的肩膀上,像示威一般对着莫子恒微微一笑,道,“谢谢莫总将三千送回来。”

“我和孩子们,都等三千等了大半个晚上了,”叶一帆轻轻地叹了口气,似乎是极为宠爱地看了洛三千一眼,低笑道,“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别让我和孩子们担心啊?”

“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钟了。”

莫子恒完全不在意叶一帆说了些什么,他的目光死死地凝视着叶一帆,尤其是叶一帆搭在洛三千肩头的手,让他有一种冲上去剁下他的手的冲动。

叶一帆半真半假地抱怨着,洛三千只扬了扬眉,然后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叶一帆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叶一帆眼眸一暗,几乎要按捺不住自己心口的火气,但是莫子恒还在这里,他不得不压下自己心口的火气,只笑道:“莫总。”

莫子恒压根没有理会他,只看着洛三千。

一次不理会他,还可能是没听见,两次不理会他,那就只有可能是故意的了,

叶一帆这辈子都没有被人这么无视过,当即脸色也极为难看,他目光阴郁地扫过洛三千和莫子恒,知道他们两个绝对不是第一天就勾勾搭搭在一起了,

这个结论让叶一帆的脸色更为差劲,他简直想要直接带走洛三千去质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是旁的男人还好,但是偏偏是莫子恒!

……莫氏老总莫子恒。

叶一帆纵使是个神经病大魔王,但是对于自己的认识还是十分清醒的,这莫子恒背后的门路极广,和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纵使是叶氏,也不得不避其锋芒,叶一帆从没有想过洛三千会和莫子恒勾搭在一起,

这个发现让他心情更差了几分,他紧紧凝视着洛三千和莫子恒,心底更为压抑,

……莫子恒这是,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

作为男人,莫子恒无疑是十分熟悉叶一帆此时的表情的,他看着洛三千的眼神和表情,无一不在说明他对于洛三千的感情,但是……

……但是洛三千,是他的老婆!

那种自己的所有物被其他人盯上的感觉,让叶一帆的神经更加敏锐了一点,男人……尤其是叶一帆这种神经病,都有一种占/有/欲,对自己的所有物的占有欲,在叶一帆眼里,哪怕自己不喜欢洛三千,洛三千都是属于他的,更不要说叶一帆现在还对洛三千起了兴趣!

“莫总,”叶一帆淡淡地笑了起来,“不知莫总是怎么认识的三千?三千也是,你做什么要麻烦莫总?我明明和孩子们都在家等你呢。”

叶一帆的表情里带着几分淡淡的埋怨和宠溺,“明明只有你一声令下,我和孩子们都愿意为你效劳,你偏偏可好,还舍近求远……”

“非常感谢莫总对于三千的照顾,”叶一帆含笑说道,“日后莫总有空,我和三千必然请莫总吃饭,以表达我们对莫总的谢意。”

莫子恒张口,简直想将“你没有机会了”这六个字砸在叶一帆的脑袋上,但是想想洛三千刚刚说的那些,为了怕自己会给洛三千带来困扰,他还是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哼。

莫子恒在心里冷哼。

得意个什么?

不过是昨日黄花,迟早没人要了。

莫子恒眯起眼睛,看着叶一帆那一副面上道谢、实际上警告的模样,只感觉心里一阵阵不爽,他慢慢道:“我现在就很有空。”

叶一帆楞了一下,洛三千唇角微弯,含笑看着莫子恒,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天色已晚,”叶一帆微微眯起眼睛,也知道莫子恒这是来者不善,眼里的冷意更深,他淡淡道,“已经是该休息的时候了,不如……”

“没关系。”莫子恒淡淡道,“我可以吃夜宵。”

叶一帆:“……”

比自己还要无耻的人,叶一帆在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电闪雷鸣,莫子恒寸步不让,只淡淡地说道:“叶总不愿?”

“看来刚刚叶总嘴里的谢意,也怕是掺了不少水分啊。”

叶一帆眼眸一凛,莫子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然后看看洛三千,就仿佛在证明着什么一样,叶一帆的脸色更冷了两分,

“自然不是。”

“既然莫总大半夜的有如此雅兴,叶某理应舍命陪君子。”

叶一帆慢慢笑了起来,一字一顿道:“只是,莫总尚且单身,怕是不知道这夜晚的时光,总是应该属于妻子的。”

“我可做不了主。”

叶一帆含笑看向洛三千,柔情万千道:“你说是不是,三千?”

莫子恒的脸色骤然一变,他醒来暗暗磨牙,这叶一帆实在是太可恶了,如果不是……如果不是……他必然上去揍他一顿。

真当他那些风.流韵事没有人知道不成?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叶一帆能从家里待三十五天就不错了,能陪洛三千三十五个小时就不错了,还好意思摆出这么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来?

莫子恒都快气死了。

洛三千看着莫子恒那一副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气得不行的模样,心里渐渐染上几分无奈和笑意,这家伙,一遇到她的事情,总是容易失去理智,三言两语就会被人气到,

不过……

……为什么她的心里还有几分甜呢?

洛三千含笑摇了摇头,然后看向叶一帆,轻描淡写地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毕竟叶先生的情.人从城南可以排到城北,叶先生身边日日夜夜陪伴的是哪位佳人,我怎么会知道呢?”

叶一帆猛地睁大眼睛,似乎不敢置信一般,洛三千轻笑道:“离婚吧,叶先生。”

说着,洛三千就像里面走去,叶一帆厉声喝道:“洛三千!”

下一秒,叶一帆就想要冲上去,却被莫子恒死死地摁住了胳膊,莫子恒不紧不慢地说道:“……想要追上去?”

“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吗?”

洛三千需要带走对原主十分重要的东西,在经过叶恋萱身边的时候,她顿了顿,学着曾经叶夫人的模样拍了拍她的头,低低道:“对不起……”

说完,洛三千大步向里面走去,叶恋萱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突然伸手捂住了她自己的嘴.巴,泪水无声流了下来,

刚刚想明白那一切的时候,她没有哭,现在却哭得停不下来,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为什么?!

——明明你曾经……你曾经也对我们那么好过。

——明明也是我和哥哥……先背弃了你。

——那么多人应该跟我们道歉,但是却对我们没有一丝歉意,而你,明明不应该跟我们道歉,又为何要跟我们道歉呢?

喜欢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请大家收藏:(www.e5w.net)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与万物之主恋爱豪门女配靠花钱逆天改命逸宁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悍夫婚途末路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迪奥先生人品兑换系统[娱乐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痴缠影后小娇妻24分之1[综]吓死人了她娇软撩人碎玉投珠穿越七零做知青小娇娇月光变奏曲时光已情深白色橄榄树真千金是满级天师[穿书]神探班纳特[综名著]糖都给你吃给你一点甜甜撩表心意
完本推荐: 我能修改成功率全文阅读君爱美人妾爱钱全文阅读万族之劫全文阅读子夜十全文阅读姜姒虐渣攻略全文阅读第一序列全文阅读临时保镖全文阅读婚后霸占娇妻全文阅读24分之1全文阅读清初情缘全文阅读为所欲为全文阅读山下一家人全文阅读重生吃定你全文阅读君为下全文阅读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江南岸全文阅读恶汉全文阅读尚书大人易折腰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盛世妖颜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芝加哥1990从离婚开始的文娱文明之万界领主从棋魂开始的无限诸天万界之大拯救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诸天降临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北雄保护我方族长逆天神医妃九品仙路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都市最强修真学生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垂钓之神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雄兔眼迷离[西幻乙女]被退婚的贵族小姐暴富了回到农家当幺女神级选择系统我在东京教剑道十方武圣都市极品医神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影帝的诸天轮回金刚不坏大寨主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