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 穿书替身白月光(十四)

穿书替身白月光(十四)

第13章

叶恋萱愣愣地看着洛三千的背影, 只看着那个窈窕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 猛地冲上前去, 然后拽住了洛三千的衣角,直直地看着洛三千,

洛三千似乎是楞了一下, 然后扭头看向叶恋萱, 叶恋萱在那一瞬间,只感觉自己的嗓子出奇的干,她艰难地、喑哑地说道:“能不能……能不能……”

叶恋萱的眼眸中突然蹦出一种希望的火苗, 但是紧接着,那种火苗就熄灭了,她终于闭上了眼睛, 低低道:“……对不起。”

……能不能带我们走?

不可能的。

洛三千又不是他们的生母, 不过是一个继母,和父亲结婚的时候尚且对他们没有什么义务和责任,现在和父亲离婚呢,她怎么可能带他们走?

就算是洛三千本人同意, 也不可能的。

洛三千和她们非同非故的, 她们的直系亲属又都活着, 就是父母都不在了, 也还有外公外婆祖父祖母呢, 洛三千根本就拿不到他们的抚养权。

更何况, 父亲根本就没有什么明确的把柄, 他从来没有留下过任何“虐待”他们的证据,他一直扮演的都是一个甩手掌柜的角色,指使别人在前方冲锋陷阵,但是实际上,她和哥哥也没有受到什么确实的伤害。

像她,不过是多弹了会琴,感受了一些耻辱,或者是其他零零落落的小事,而哥哥的处境比她还要好上一些,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因为维护她才会和洛三千起冲突,被洛三千“惩罚”

但是那些“惩罚”,也尚且都属于合理的范围之内,比如说罚站抄写什么的,最多的不过是言语上拐弯抹角的讥讽和嘲笑,真正身体上的伤害,她们都是没有受到过的,

这种情况下,洛三千怎么可能能带她们走?

洛三千楞了一下,在心里长长叹息,这一声对不起,不应该给她,而应该给那个曾经对他们真心实意、掏心掏肺的女人,那个女人替他们承担了来自于叶一帆的所有恶意与敌视,将她们两个护在单薄的羽翼之下,即使自己遍体鳞伤,也未尝让她们两个受到一点伤害;

在原著里,叶恋萱和叶慕程可以健康快乐地成长,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原因都因为叶夫人,要不然就叶一帆这个神经病,为了心中的女神朱砂痣,怎么可能不折腾点事来?怎么可能不利用这两个孩子逼迫他的女神朱砂痣回来?

不过是因为叶夫人在前方为他们遮风挡雨、为他们抵御一切罢了。

但是……

……但是叶夫人只是一个平凡的姑娘,她的承受总是有限度的,她掏心掏肺的三个人都没有给她相同感情的回报,甚至回应给她的,都是警惕、怀疑、反感、不屑以及看不起,

他们三个都享受着叶夫人的付出,享受着叶夫人的掏心掏肺,享受着叶夫人的关怀喜爱,最后却将一把尖刀狠狠地捅进了叶夫人的心头。

从这一点上来说,叶慕程和叶恋萱对叶夫人的所作所为,跟叶一帆没有什么区别,将她逼上绝路的人并不仅仅是叶一帆,

而最后,在叶夫人死后,叶一帆还是最早反应过来的,叶恋萱和叶慕程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叶夫人的死完全无动于衷,如果不是有后面叶家家破人亡、程家对叶恋萱和叶慕程不闻不问、还迫不及待地将人赶走,那么叶恋萱和叶慕程依然认不清楚一切,依然不会明白叶夫人的付出和对他们的爱意,

从三十层楼上跳下来自杀的时候,叶夫人心如死灰。

这一声道歉,叶夫人没有听到,但是她洛三千却听到了。

只是这声道歉,来得太晚了。

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不是一声道歉、一句对不起可以解决的了,因为叶夫人并不怨恨她们,她的任何和叶恋萱叶慕程也没有关系,而且现在叶恋萱和叶慕程还是两个未成年了,她也不会去做什么报复的事情,但是要让她去管这两个孩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占据的身体,是叶夫人的身体,叶夫人绝不想要和这两个孩子再牵扯起来的,更不想和叶家有一分钱的关系,洛三千之所以会这么痛快地离婚,也是因为她能感受到叶夫人的意志。

洛三千定定地凝视着她,那种眼神让叶恋萱有些害怕,她不知道为什么洛三千会有这样的眼神看着她,那定定的模样仿佛从来不认识她一般,

叶恋萱不由有些心慌,她下意识地叫道:“……妈妈?”

洛三千的心尖突然一痛,那种不属于她的感觉在顷刻间席卷了她的整个身体,让她的眼眸里不自觉地酝酿起几分湿意,

她的脑海中,竟然渐渐浮现出一个画面。

那时候,有些局促紧张的年轻姑娘站在花园的草地上,一个小少年拉着一个小姑娘缓慢地走了过来,她们隔着几步道互相对视,就像两拨猫咪一般互相打探,谁也不敢先迈出那一步,

过了几分钟,那年轻姑娘深深地吸气吐气,她看起来紧张极了,一步一步地走上前,手指无意识地握成了拳,手心里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脏剧烈地跳动着,那“咚咚咚”的声音让她只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在颤动,她的声音之中更是带着几分颤.抖,艰难地说道:“……你们是……恋萱和……慕程吗……?”

她的声音颇有几分磕磕巴巴,仿佛比那两个孩子都要害怕一样,那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姑娘软软糯糯地问道:“……你好漂亮啊!”

“你是我的妈妈吗?”

那年轻姑娘的脸颊瞬间就红透了,她艰难地……小心地点了点头,眉眼间满是兴奋与快乐,

小姑娘兴奋地叫了一声,然后扑了上去,年轻姑娘立刻接住了那个小姑娘,小姑娘用软软糯糯的调子高兴地喊着,“……我有妈妈了!”

“我有妈妈了!”

“妈妈……!”

“妈妈——!”

那个小少年看着她们两个的互动,眼眸里不自觉地带了几分羡慕,年轻姑娘注意到这一切,然后牵住了小少年略有几分凉意的手,下意识地说道:“怎么这么冷?”

“这样会感冒的,感冒会不舒服的,”年轻姑娘摇了摇头,然后握紧小少年的手,轻声道,“走,我们去暖暖身子。”

小姑娘缩在她的怀里,被她抱着,那个时候她本人就瘦弱,几十斤的小姑娘那么重,却让她的心里暖暖的,她第一次感受着那种重量,并不是什么负担,而是一种温情,填满了她的胸腔,

她牵着小少年的手,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那个孩子的手,然后将她俩带进了屋,那个时候,她已经与叶一帆拿了结婚证,却还没有办婚礼,

在开门的那一瞬间,她听到小少年的喃喃自语,声音很轻,却还是让她听进了耳朵里,

……“妈妈。”

那个小少年,是这么说的。

那一瞬间,就有一股子力量蹿入她的心头,那种名为责任与担当的力量,让她整个人都充满了暖意,

这是她的孩子,

她这么想道,

就凭这两个孩子的一声“妈”,她也必然会将这两个孩子当亲生的一般对待!

她可是……可是他们的妈妈啊。

这一句“妈妈”,让她赔了她的一生。

无数次午夜梦回,她都想要离婚,在这种无爱的爱情和绝望的婚姻中彻底地解脱出来,从此与叶一帆一了百了,

但是想想那两个孩子,想想如果她离开那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会过上什么样可怕的生活,她坚定的念头就不由一点一点地溃散,她又可以忍下去了,为了这两个孩子,

就为了“妈妈”这两个字,就为了那个时候的一句承诺,就因为她比那些人多了几分良心,最后,她心如死灰,甚至连从头再来一次的勇气都没有,

她实在是累了,倦了,也实在太怕见到那些人熟悉的脸庞,她怕她会怨,她怕她会恨——

——还记得你们怎么叫我吗?你们叫我妈妈!那我理应,就是你们最亲近的人了之一啊,为什么你们不信我?为什么?

——我本来以为一时的误会不算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们必然会看到我的真心,但是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五年过去了,十年过去了,我尽心尽力、掏心掏肺,为什么你们还在怀疑我呢?

——我连个属于自己的孩子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去跟你们争家产?为什么你的小姨、你的外婆隔三差五来一次,你们就可以将她们放在心尖尖上,每一句话都当做圣旨一般,却从来记不住我的生日,更记不住我说过的每一句话呢?

——我做错了什么,要受这样的苦?

整整十年啊,十年啊,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下来的,

你们很奇怪我为什么会选择那一天自杀?

因为那一天……那一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啊。

你们肯定不记得了,但是这么多年,我从未忘记过。

从未。

只可惜到最后,我都没有一个好结局,哪怕我死了,你们都没有流下一滴泪,甚至懒得去参加我的葬礼,

去为你小姨挑个礼物,远远比我的葬礼还要重要。

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去怨,不要去恨,你们还小,不能明辨是非;你们还小,不过是受人挑拨;你们还小,我怎么能跟小孩子一般计较?你们还小,不能……

——可是,可是我去世的时候,也不过仅仅三十五岁啊!

从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我付出了我能够付出的一切,但是在我的葬礼上,为我哀悼痛哭的,不过是生我养我的父母、与我一起长大的弟弟,还有那早已经许久不联系的童年玩伴。

而最应该为我哭泣的人,却没有一个人为我流泪,

甚至有一个人,连我的葬礼都没有来参加,

我怎么能不怨?!

我怎么能不恨?!

我真的……好恨啊……

你们的亲生父母都不管你们,为什么我要烂发好心?

我其实真的……好后悔。

我应该早早地抽身离去,我应该早早地回到我的家人身边,我应该重新开启我的人生,我应该……

我真的做不到……不去怨恨啊……

洛三千的脑海中闪过一幕幕,那些在原书中被轻描淡写带过去的剧情,却刻画了叶夫人绝望的一生,

整整十年,那一幕一幕的画面从她的脑海中滑过,响起的是那个姑娘的哀鸣,那种悲哀的声音让洛三千的脑海一阵阵抽痛,她下意识地扶住了旁边的栏杆,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叶恋萱惊慌地喊道,她下意识地扶住洛三千,焦急地问道:“……怎么回事?!你没有事吧?”

那种悲哀的、怨恨的、近乎于歇斯底里的女声渐渐地平息了下来,但是洛三千的大脑还是一抽一抽地疼,太阳穴附近更是疼得厉害,她只感觉天旋地转,悲哀和痛苦几乎填满了她的整个心,

那些情绪并不是属于洛三千的,但是在这一刻,洛三千却可以做到感同身受,

因为她得到了原书中叶夫人的记忆。

不是像穿书者那般回忆着书上的一切,而是来自于叶夫人的记忆,独属于叶夫人那三十五年的记忆,

他们家温馨、幸福、甜蜜、美满,父母慈爱、姐弟和睦,没有一点乱七八糟的腌臜事,洛父洛母都是再公平不过的人,为了怕孩子误以为他们偏心,从小到大他们都是将一切都做到公平公正,绝不偏袒她们姐弟之中的任何一个;

而叶夫人和她的弟弟,从小打打闹闹,关系极好,可以说在二十五岁与叶一帆成婚之前,叶夫人的生活都是简单而快乐的。

她们家虽然只是个暴发户,但是财产已经不少了,而洛家的一切都是平分,叶夫人对于公司不感兴趣,日后只打算拿一部分的股份吃粉红,洛父洛母怕女儿心里委屈,不动产等等财产打算多分叶夫人一些,还特地跟儿女商量过之后的财产分配;

一开始叶夫人与叶一帆在一起的时候,洛父洛母一点也不开心,更多的都是忧虑,怕女儿受委屈、怕家室差那么远让女儿被欺负被人看不起等等,在这样的家庭里,叶夫人是真的挺幸福的,

但是一切,都从她爱上叶一帆之后,开始逆转。

她人生的前二十五年顺风顺水,身边的人就算不是什么大好人,也不是什么极品,她基本上什么委屈都没有受过,一路顺顺当当;

二十五岁之后,她将这世上所有的委屈都受了一遍,打落了牙和血吞,最后心如死灰、绝望自杀。

简直就是彻头彻尾的悲剧人物。

叶恋萱的声音渐渐染上了哭腔,这边的动静很快吸引了外面的莫子恒,莫子恒本来摁着叶一帆,一听这动静也顾不得叶一帆了,把叶一帆一扔便向屋里跑去,他的动作极快,叶一帆只能遥遥地看着他的背影,面色阴沉。

“让开。”

叶恋萱只听一声冷厉的命令声,手指不由一抖,然后下意识地退后几步,莫子恒直接上前,半抱住洛三千,将自己的灵力渡了过去,

下一秒,洛三千那急.促的呼吸声似乎就平稳了不少,

莫子恒心里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叶一帆随后才进来,一来就见到这样的一幕,登时整张脸都变了,他刚刚被莫子恒压制的愤怒与现在所有物被人侵/占的愤怒齐齐涌上心头,让他怒喝道:“……莫子恒!你给我放手!”

“谁让你动我的妻子的?!”

叶一帆愤怒地眼睛几乎烧起来了,叶恋萱最害怕他这种模样,差点尖叫出声,莫子恒冷冷一笑,只道:“很快就不是了。”

“那现在她也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叶一帆厉声喝道,“给我放开她,莫子恒!”

莫子恒眼睛一冷,讥嘲道:“你孩子的母亲,不是在国外呢吗?”

叶一帆猛地一愣,刹那间,那发热的大脑几乎立即冷却下来,

对啊,他的婷婷还在国外,现在这里的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他那么在乎一个替身干什么?

替身再像,也不是正品。

除了正品之外,这些赝品也不过是高仿和仿制品的区别而已,这个高仿的不能要了,换一个仿制品不就完了?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不甘心呢?

……就仿佛,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失去了一般。

竟然……有几分难受。

莫子恒看叶一帆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戳中了叶一帆的软肋,心里的愤怒更高了一层,明明不爱三千,却还要将三千禁锢在自己身边,实在是垃圾!

“看来叶总是想明白过来了,”莫子恒微微冷笑,然后打横抱抱起洛三千,叶一帆的表情骤然一变,他想也没想就上去拉人,叶恋萱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切,目光中露出几分惊恐。

“在我的家里,带走我的妻子,我敢问莫总,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吗?!”叶一帆冷冷地质问道,“还不快放她下来!”

“人呢?人都死哪里去了?”叶一帆猛地扭头,恰好看到了叶恋萱,厉声喝道,“还不快打电话报警?!”

“有人私闯民宅,擅自抢走他人的妻子,这可是犯/罪吧?”叶一帆冷冷地看着莫子恒,一字一顿地说道,“报警!”

莫子恒目光一凛,然后缓缓勾起一抹笑,“报吧。”

“警/察来了,我就和他好好聊聊重婚罪的事情。”

“据我所知,叶总和程婷萱小姐的婚姻关系,似乎没有解除吧?”

莫子恒紧紧地凝视着叶一帆的眼睛,叶一帆的瞳孔猛地一缩,他这件事情处理地非常隐蔽,前前后后大大小小的关系用了不少,费尽周折才将他和程婷萱的婚姻关系保留了下来,并且一点把柄都没有露,就是程婷萱本人和程家的人估计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莫子恒是怎么知道的?

莫子恒淡淡道:“叶总很纳闷我是怎么知道的?不如叶总解释解释自己骗婚还重婚的事实吧。”

“哦不,你说,在叶总拥有第一段婚姻关系,第一段婚姻关系都没有解除的情况下,第二段婚姻关系,还能叫婚姻关系吗?”

莫子恒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叶一帆的眼睛越来越冷,他一字一顿道:“莫先生,你不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多了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洛三千突然睁开了眼睛,她伸手推开了莫子恒,淡淡道:“也就是说,我连与叶一帆离婚都不需要了,是吗?”

洛三千的声音有些哑,原主的记忆还在她的脑海中流转,那些彻骨的怨与恨让她手指都微微有些发凉,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感觉自己与这个身体仿佛合二为一了一般,

如果说曾经她只能发挥灵魂力量的千分之一,现在起码能发挥百分之五了,身体与灵魂格外契合,那种契合的感觉让洛三千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

她现在才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接手了这个身体呢。

“你做梦!”叶一帆看到洛三千那冷淡的眼神,出离地愤怒了,他愤怒地冲上前,却被洛三千躲开,“洛三千。”

叶一帆的声音中带了几分威胁的意味,“你可要想好了。”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走,会发生什么事,嗯?”

“我记得你很喜欢恋萱和慕程的吧,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敢踏出这个房间一步,他们会遇到什么?”

洛三千还没有说一句话,莫子恒就出离地愤怒了,“三千不是她们的生母,跟他们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你别想道德绑架!”

“莫先生怎么说话呢?”叶一帆扬了扬眉,轻笑道,“什么叫做道德绑架?我还要问问你,一直不断的挑拨我们夫妻的夫妻感情,挑拨我妻子儿女的母子母女关系,是何居心?”

洛三千上了楼,很快,她就下来了,原主并不想要那些放在叶家的这些东西,只除了几样对她有着特殊意义的东西,这些东西早就被她妥善放了起来,要拿走还是十分简单的,

洛三千定定地看着叶一帆,半晌突然一笑,而这个时候,洛三千的手上闪现出一丝亮光,在刹那间就蹿进了叶一帆的身体里,然后在他的身体里转了一圈,最后凝聚在他的额头上,

洛三千死死地凝视着叶一帆,一字一顿地说道:“叶一帆,你知道人渣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

喜欢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请大家收藏:(www.e5w.net)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至此终年不准撒娇[穿书]耳畔呢喃在暴雪时分一座城,在等你你怎么又来暗恋我他们今天也没离婚魔鬼的体温隔岸观我你好,周先生你好,秦医生没那么不堪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白色橄榄树真千金是满级天师[穿书]她娇软撩人破云2吞海豪门女配靠花钱逆天改命苗小姐减肥日记痴缠影后小娇妻全世界都想和谐我攻略小社会心动满格与万物之主恋爱白日梦我轻易放火
完本推荐: 古穿未之星际宠婚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奸雄全文阅读反派有话说[重生]全文阅读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全文阅读从1983开始全文阅读七宝姻缘全文阅读追愿全文阅读商户娇女不当妾全文阅读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全文阅读绝代名师全文阅读爱谁谁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你怎么又来暗恋我全文阅读庶香门第全文阅读神木挠不尽全文阅读棋定今生全文阅读嫡子难为全文阅读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全文阅读完美人生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星之主以契为证催妆万法无咎我的1978小农庄天醒之路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开局我的老婆是白素贞开局签到了千亿集团规则系学霸人在大唐已被退学休了那个陈世美我能赋予万物本源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新书末日乐园妖女乱国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女配拒绝当炮灰放开那只宠物原来我是修仙大佬轮回乐园万千宠爱耀星辰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从离婚开始的文娱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玩家超正义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完美转世以后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