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 穿书替身白月光(十九)

穿书替身白月光(十九)

第18章

那一瞬间, 叶一帆的呼吸都粗重了不少, 他冷冷地看着地面, 大脑之中有一种近乎于疯狂的快/感和一种被羞辱的恼怒, 这两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形成一种让叶一帆头皮发麻的奇妙感觉。

不同于三天前在叶家别墅发生的那一切, 那时候即便他看似处于“下风”, 但是叶一帆在心底依然是高高在上俯视一切的, 他从心底里看不起洛三千,觉得洛三千翻不出什么风浪来,于是在洛三千表达对他的厌恶、鄙夷的时候, 那一副高傲的、蔑视天下的模样在刹那间就勾起了叶一帆的快/感,

即便洛三千再高傲,再冷漠, 再鄙夷, 再不把他当回事,但是他们心底都清楚,洛三千是需要依赖他才能吃饭的,他对她拥有绝对的支配权, 所以洛三千所做的那一切, 对于叶一帆而言, 不过是一种情/趣而已,

对洛三千低头, 不过是对弱者的怜悯和不在意而已, 所以叶一帆低头低的干脆利落, 没有半点不适,还带着几分玩弄的意味;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洛三千不再是那个处于底端、只能依靠他依赖他才能艰难求生的弱者,而是一个高深莫测、可以与他比肩的强者!

向弱者低头,对于叶一帆来说,不过是对于弱者的怜悯和不在意,是一种游戏是一种玩乐,但是向可以与他比肩的强者低头……

——那是一种耻/辱!

叶一帆眼眸里迅速燃起一阵阵风暴,他的脸色不大好看,似乎陷入什么艰难的斗争一般。

但是他的身体,却还记着他曾经对于洛三千的迷/恋和疯狂,洛三千那高傲的、戏弄的、冷漠的、嘲笑的声音依然可以最大限度的引起他的欲/望,他的理智告诉他这是一种耻辱,但是身体自然而然的反应却让他几乎难以控制……

……叶一帆深深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洛三千的呼吸声渐渐传到他的耳朵里,理智与身体自然而然的反应形成一种强烈的冲击,让叶一帆的眼眸一点一点地暗下去,就是他握住手机的手,都不由更用力了几分,

在这段时间里,对面没有传来任何声音,只有那呼吸声一点一点地进入叶一帆的耳朵,那一瞬间,叶一帆突然感觉有一种屈/辱从他的心口蔓延,

……什么时候开始,洛三千都能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洛三千对叶一帆的心理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世间所有的正常人都是相似的,而那些变/态更是相似的,叶一帆作为神经病中的变/态,身上就更是有一些无限放大的特质,洛三千猜都可以猜得出来,

即使叶一帆的呼吸稳得不行,洛三千也能猜出叶一帆此时那极为不爽的心理,她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故意露出一些动静,还摇头叹息道:“……这水不大好啊,应该用隔壁三清山上的清泉水冲泡,才能将这茶叶的味道冲出来。”

“这种水,”洛三千遗憾地摇了摇头,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满,“实在是浪费我的好茶。”

洛三千轻叹一声,故意将每一个字都说的极为清楚,确保叶一帆可以听得见,然后懒洋洋道:“叶总,你这是怎么了?哑巴了不成?”

“我可没有兴趣跟一个哑巴打交道啊,”洛三千拖长了调子,语气格外散漫,“当然,叶总,你别误会。”

“我当然不是歧视残疾人。”

“我只是歧视你而已。”

洛三千含笑插/了一把尖锐的长刀过去,笑得更是气定神闲。

叶一帆的眼眸更暗了几分,他握着手机的手更是紧了几分,来自于弱者的轻蔑和嘲讽、高高在上和不屑一顾,是最能让叶一帆心潮澎湃的东西,因为弱者永远都是弱者,掌握大权的永远都是他叶一帆;

但是强者……却不行。

这是侮辱!这是讽刺!这是屈辱!

——从来没有人可以在侮辱他叶一帆之后全身而退!

叶一帆的眼眸中渐渐升起几分风暴,呼吸在一瞬间都变了调,虽然他及时调整过来,但是也没有逃得过洛三千的耳朵,

洛三千眼眸里的笑意更浓厚了几分,带着几分意味深长,她懒洋洋地说道:“叶总?叶总?看来你是真哑巴了。”

“那再见。”

洛三千轻描淡写地说道,然后陡然挂断了电话,将手机往旁边一扔,然后抱起茶杯品了一口茶,沉醉道:“……这茶真好喝啊。”

“你刚刚还在吐槽这茶不好,”莫子恒眨了眨眼睛,十分认真地说道,“你不是觉得这个水不大好吗?”

“是不大好,”洛三千笑眯眯地看着莫子恒,懒洋洋道,“但是一想到这茶把叶一帆气得变了脸色,我就觉得这茶真不错。”

“真香。”

洛三千的眼眸中的笑意蔓延起来,而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叶一帆”三个字在上面闪着某种奇妙的光。

洛三千毫不犹豫地挂断了叶一帆的电话,然后拿手机给叶一帆改了备注,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什么比“神经病”这三个字更适合叶一帆的了,

洛三千捧着茶杯,兴致勃勃地跟莫子恒说:“你说,等他打过来多少次的时候,我再接他的电话比较好呢?”

“十三次!”莫子恒斩钉截铁地说道,他看起来十分正直,一点也不在意这几个数字一般,洛三千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莫子恒抱起茶杯,纯然无辜地说道,“十三在华国的寓意挺不好的。”

“非常适合叶一帆。”

洛三千看着莫子恒那一副看天看地不敢看她的模样,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她笑道:“好!”

“不过要是十三次,他估计得打到下午了。”洛三千分析道,“打上几个,我们的叶总就该炸毛了,估计要停上好一段时间才会继续打过来。”

“我们要在这里吃饭了吧,”洛三千托着自己的下巴,慵慵懒懒道,“难道要定外卖吗?”

“我会烤肉,”莫子恒眨了眨眼,“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

虽然说正经的做饭他不会,但是烤肉他可是非常熟悉了,刚刚化为人形、还没有足够的能力离开守护法阵的时候,他天天都靠烤肉为生,

虽然说几百年过去了,但是他当初可是烤了近百年,这技艺绝对不会生疏的!

就等你这句话了。

洛三千眼眸里闪过一丝笑意,她打开自己的背包,拿出了一系列诸如羊腿牛肉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一点也不像能够塞进洛三千手里那个小背包的模样,莫子恒看了看她的背包,眼眸里闪过一分恍然大悟,

“我将背包与那里的冰箱相连了,”洛三千懒洋洋地说道,那里自然说的是那些姑娘们住的那些小别墅,“不管是烤什么,都方便极了。”

洛三千看着自己一早摆出来的调味品,深深地觉得自己有预知的本领。

莫子恒拿了洛三千递过来的肉,找了几个那些姑娘们留在这里的盆,虽然几天没有人用,上面有一层厚厚的灰,

莫子恒细细清洗了自己要用到的那些厨具,然后将洛三千递给他的羊腿牛肉什么的拿来清洗腌制,两个人早已经将叶一帆扔到九霄云外,开始兴致勃勃地处理他们即将要吃的烤肉。

洛三千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一会儿明亮起来,一会儿又暗淡下来,不时还能看见“神经病”这三个大字出现在那手机屏幕之上,但是不管是洛三千还是莫子恒都没有理会,只是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次数,

……而叶一帆,此时却是真真实实地感觉到了愤怒!

为了找洛三千,叶一帆已经跑了好几个小时,一上午的时间几乎都搭了进去,不仅没有找到洛三千,还被洛三千羞/辱了一番!

这对于叶一帆而言,不仅是一个新奇的体验,更是一个让他抬不起来的耻辱!

……他竟然被一个他一贯所瞧不起的女人耍的团团转。

叶一帆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以及很快就响起来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的机械女声,眼眸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最后,叶一帆怒极反笑,眼眸里满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好好好,洛三千,你好得很!

——你还真以为你能凭着这个桎梏住我?

——我就不信了,难不成全华国就没有能解决这个的?难道就只有洛三千可以解决?

等着吧,洛三千,你会后悔的。

叶一帆眼眸里阴沉沉的,他扭头打另一个人打了电话,声音里满是阴冷的气息,透着浓浓的喑哑,

——洛三千,我们走着瞧!

洛三千的手机好一阵没有想起来了,这让洛三千十分可惜地摇了摇头,“我本来以为他还可以多坚持一下的。”

“谁知道他才坚持了七次。”

“这可连一半都没有达到呢,你说会不会等到我们晚饭都吃了,叶一帆才能够打满这十三个电话?”

莫子恒低低笑了一下,轻声道:“不会。”

洛三千眯起了眼睛,看着莫子恒,好一会儿才道:“老实交代。”

洛三千的声音很轻,带着某种调笑的意味,莫子恒下意识地扭过头错过了洛三千的视线,然后轻咳一声,道:“……我什么也没做。”

“你以为我会信?”洛三千拖长了调子,笑眯眯地说道。

莫子恒抱起来自己手边的羊腿,镇定道:“我去将他切成合适的形状,你喜欢辣一点的还是味道淡一点的?”

看起来镇定,但是语句都乱套了,洛三千似笑非笑地瞅着他,莫子恒干脆不要答案了,直接落荒而逃,

“啧。”洛三千看着莫子恒的背影,然后摇了摇头,小声道,“这个家伙,可真是一个……胆小鬼。”

最后三个字带着几分缱绻与调侃的味道,空气中隐隐有几分甜蜜的香气,洛三千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然后将莫子恒落下的牛肉拿了起来,缓步走去找莫子恒,

就算莫子恒不说,她也能猜得到莫子恒做了些什么,

莫子恒作为特殊部部长,定然与那些真正的玄学大师有着密切的联系,就像她上个世界那样,真正的玄学大师大多是国家特殊部的成员,而莫子恒只需要跟他们说上一二,这些大师们自然不会接叶一帆的“生意”,

叶一帆能够找到的,就只是那些普通的玄学师而已,又怎么可能处理的了她向叶一帆下的那个呢?

啧,这个胆小鬼。

告诉她能死吗?

洛三千摇了摇头,这口不对心的毛病,到底是怎么遗传下来的?

每个世界都得带着,啧。

洛三千和莫子恒这边“甜甜蜜蜜”地准备着今天的午餐,那边叶一帆都要被气死了,他这是养的一群什么饭桶?连个像样的玄学师都找不到!

叶一帆又折腾了一下午,许多玄学师为了那高额的“奖金”来“应聘”,最后“奖金”没有拿到,反而拿到了一系列“伤残补助”和“住院补贴”,叶一帆受了不少折腾,额头上那血红的两个大字不仅没有去掉,还渐渐转为暗红色,就仿佛什么东西干涸到他的额头上一样,竟是比那血红大字都要吸人眼球!

叶一帆被折腾的简直没了气力,他的脸色越来越差,有几个玄学师还采用了什么放血法阵的办法,一开始都说的那般信誓旦旦,仿佛这种小把戏完全入不得他们的眼睛一般,结果扭头就被这“小把戏”弄的口吐鲜血,扭头就去了医院,

不仅没有处理好,还浪费他叶一帆的时间,更是让他都受了不少折腾,最最重要的是,那种从得意洋洋、高傲自得的心情巅.峰狠狠砸下来的感觉,让叶一帆非常非常非常不爽!

叶一帆这边阴气重重、几乎要冰封千里一般,周遭的人更是小心翼翼,唯恐在这个时候做了炮灰,叶一帆终于认识到,这件事情,还真的只能要洛三千来解决。

几个小时之前,他还在心里放着狠话,想要给洛三千一个颜色瞧瞧;几个小时之后,现实就教他做人,让他不得不再一次打电话给叶一帆,这对于叶一帆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屈辱!

可是他不得不做。

而且,这种事情必须快刀斩乱麻,一旦拖久了,根本不知道洛三千会不会再提出什么别的要求来,也不知道会不会造成什么别的影响,

男子汉大丈夫,生于人世,能屈能伸。

叶一帆又一次拨通了洛三千的手机号。

依然无人接听。

叶一帆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他看了看自己的通话记录,这已经是第七个洛三千没有接通的电话了。

叶一帆眼眸中渐渐又暗了几分,对着自己的助理说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啊?”助理懵了一下,看到叶一帆那冷冽的目光,一点也不敢怠慢,急忙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叶一帆,叶一帆拿到助理的手机,给洛三千打了个电话。

洛三千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轻笑一声,对着莫子恒道:“……我们的叶总,学聪明了呢。”

“你说我们要不要接呢?”

莫子恒倒是无所谓,只道:“都可以啊。”

“接通了再挂断也是一样的。”

莫子恒那轻描淡写的声音让洛三千直接笑了出来,然后哈哈大笑道:“莫先生,有没有人说你很过分?”

“没有。”莫子恒眨了眨眼睛,极为无辜地说道,“我一直都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所以——”

莫子恒顿了一下,拖着长长的音节说道:“如果有什么人让我变得不一样了,那一定是那个人的问题。”

“我只是针对他而已。”

这句话跟刚刚洛三千那一句“我只是歧视你而已”有异曲同工之妙,洛三千忍不住勾唇,她接了这个电话,然后在叶一帆开口说话的一瞬间果断挂掉,

叶一帆的脸瞬间黑了一层。

接下来的时候,叶一帆用自己的手机号打过去,洛三千根本不接,用其他助理的手机号打过去,他一开口洛三千就直接挂掉,根本就不让他说多余的一个字!

叶一帆就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尤其是他成功掌权之后,更是没有人敢这么戏耍他,人们对他总是极为恭敬的,生怕他不满,这么光明正大让他难受的人,还真就洛三千这么一个,

还是个……他曾经完全瞧不上眼的女人。

叶一帆的眼眸眨了眨,然后又用了一个助理的手机号打了过去,这一次也不整什么虚的了,直接道:“对不起。”

下一秒,依然是挂断了。

叶一帆的脸色又黑了一层。

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换了一个号继续打了过去,张口道:“求你。”

洛三千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幽幽道:“叶总是不是?”

“刚刚我跟人玩了一个游戏,那十三个电话我都不能接的,接了也要在第一时间挂断,”洛三千叹了口气,“没想到叶总运气这么好,这段时间内,竟然只有叶总给我打电话。”

“足足十三个啊,叶总好耐性。”

洛三千含笑说道,给叶一帆千疮百孔的心上面继续撒一把盐,叶一帆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即使他知道这是洛三千故意的,但是这几天以来的刺激和“折磨”让他的忍耐已经走到了一个巅.峰,他已经极难忍耐下去了,

尤其是在洛三千这种捅刀又撒盐的模式之下。

“叶总找我有事情吗?”洛三千慢悠悠地说道,“叶总,最好大点声说话,免得我的录音设备录不清,那我可不干哟~”

叶一帆冷冷道:“对不起、我错了、求求你。”

短短九个字,叶一帆却说出了一个世纪的感觉,洛三千摁了摁自己的录音笔,叶一帆听到自己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来,额角不由一抽一抽的,

“唉,从手机中传过来的声音就是失真,连我都要听不出来这是叶总的声音了,更何况其他人呢?”

“要不来叶总还是来录个像吧。”

洛三千含笑说着,将地址流利地说了出来,然后果断地挂了电话。

叶一帆目光冷冷地凝视着手机,这种被洛三千像猴子一样牵着走的感觉简直是糟糕透了,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遭受到的最大的屈辱!

但是更屈辱的,还在后面呢。

叶一帆终于赶到了古董街,然后任凭洛三千录了像,那满满的烤肉的香气让叶一帆的呼吸都粗重了不少,他感觉自己脑海中那一条线几乎要绷断了!

洛三千将视频完完整整地放了一遍,然后抬起头来,笑眯眯地看着叶一帆,轻声道:“叶总可真是个爽快人。”

“放心吧,只要叶总一心从善,不再去打那些人渣的主意,你头上那两个大字就能消失。”

“但是只要叶总想起那些人渣事、做出那些人渣事,这头上的那两个大字,就会重新出现。”

“还有什么,比让一个魔鬼变为圣父能难过的呢?”

“谁说是吧,叶总?”

洛三千笑容无害地看着叶一帆,叶一帆死死地凝视着洛三千,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一字一顿道:“……你说,三天之内,让我求你……”

叶一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洛三千愉快地打断了,“对啊。”

“我是这么说的。”

“但是我并没有说,只要你求我,我就放过你,或者我就给你解开这个咒。”

“我是那么容易哄的人吗?”

洛三千故作惊讶道:“叶总,你真是太小瞧我了,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如果叶总不知道的话,我就给你长点知识。”

“砰——”

那一瞬间,叶一帆清清楚楚地听见自己脑海之中,那一根弦彻底绷断的声音。

与此同时,首都京城机场有一架国际航班降落了。

一个带着墨镜、背着一个旅行包、背影十分秀美的姑娘走了出来,

她静静地看着这熟悉的场景,深深地吸一口气,

……曾经,她离开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回来,

……还是自己主动回来。

喜欢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请大家收藏:(www.e5w.net)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时光里的蜜果偷偷藏不住你怎么又来暗恋我撩表心意他那么狂穿成大佬的心尖宠不准撒娇[穿书]白色橄榄树撒野余生有你,甜又暖继承人和长孙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与万物之主恋爱一座城,在等你有只海豚想撩我魔鬼的体温偏爱耳畔呢喃真千金是满级天师[穿书]在暴雪时分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给你一点甜甜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我从星际回来了
完本推荐: 表妹万福全文阅读足球之最强十号位全文阅读神木挠不尽全文阅读家养小首辅全文阅读在暴雪时分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权臣的白月光全文阅读无尽诡事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张三丰异界游全文阅读白色橄榄树全文阅读美人娇全文阅读将错就错全文阅读你比北京美丽全文阅读七爷全文阅读狼行成双全文阅读快穿之我快死了全文阅读商户娇女不当妾全文阅读掌上娇全文阅读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睡龙之怒影帝的诸天轮回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万道剑尊稳住别浪我挂机了千万年潜伏在大清金刚不坏大寨主武破九荒伏天氏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革秦司掌天道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基因大时代我拍戏不在乎票房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诡异分解指南我的1978小农庄被迫成名的小说家长夜余火网游之菜鸟很疯狂某综漫的神圣右方玩家超正义锦衣玉令万道龙皇十方武圣璀璨城13科的吉恩我从末世开始无敌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