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 穿书替身白月光(二十)

穿书替身白月光(二十)

第19章

程婷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来。

当年逃出去的时候, 她曾经发过誓, 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回来, 绝对不会重新踏上这片土地, 但是距离她逃出去没几年,她竟然又重新回到了这里,

回到了这个……对她来说, 堪称噩梦的地方。

程婷萱用力握住自己的背包, 那一瞬间,看着机场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她竟然有一种扭头就跑的冲动,

她根本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回来,她明明……她明明……她明明没有什么回来的理由啊!

但是在那天母亲跟她打完电话之后, 她心里非常难受, 之后的几天也一天联系不上母亲,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订了回国的机票,然后重新站在了这一片她曾经用尽一切去逃离的土地,

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叶一帆派人抓回去, 似乎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难道叶一帆……真的像传言里所说……爱他的妻子爱的不顾一切?

不可能。

程婷萱极为笃定地想道。

不可能。

叶一帆那个人渣, 他谁都不爱。

程婷萱的眼眸里渐渐浮现出几分厌恶与痛恨, 但是在那之下, 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奇特情绪,

……叶一帆那个人渣,明明只爱他自己。

程婷萱咬了咬牙,右手摁在背包的背带上面,然后缓慢地向外面走去。

程婷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由露出几分苦笑,她觉得自己真的是自讨苦吃,当年那么用力地逃出去,现在却回来了,

但是……

……好友跟她说的那些话还在她脑海中回响。

“唉……叶一帆真是个人渣……他娶了老婆也就算了,竟然纵容他老婆虐待两个孩子,这可真的不是胡说,整个上流社会都传遍了,前几天他老婆开沙龙聚会,竟然让萱萱弹琴!萱萱整整弹了一下午,停都不带停的!她把萱萱当什么了?佣人吗?”

“你妹妹上前跟他老婆理论,结果被他老婆骂的那个惨啊,而且叶一帆那个人渣还站在他老婆那边,最后直接把你妹妹轰出去了,据说以后不让她上门,你妹妹也是可怜,在上流社会几乎成了一个笑话,但是那对人渣夫妇倒是被人称颂感情好,真的气死我了。”

“还有啊,叶一帆他老婆家里本来不过是个暴发户,这些年可是不少赚啊,什么项目都能接到手,让人嫉妒的眼睛都发红,还从你们家那里抢项目,别提多嚣张了,其他中小家族可羡慕洛家呢,都说洛家生了个好女儿,真真是恶心……”

“你是不知道,那天沙龙聚会,我们根本没看到慕程,据说病倒了,高烧不退,还在楼上躺着呢,连个医生都没有,慕程高烧不退需要静养,她不说上去照顾孩子,不闻不问还从下面开沙龙聚会,什么时候开沙龙不行啊?非得慕程生病的时候?什么居心啊?”

“这个女人还让萱萱弹琴,萱萱可是叶家的小姐,你说她到底想把两个孩子折腾成什么样子啊?现在萱萱和慕程在上流社会的口碑真不行了,大家都知道现在叶家是这个女人当家做主,萱萱和慕程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以后这女人生了孩子,萱萱和慕程就更没地位了,萱萱还好,起码是个姑娘,日后总是要嫁出去的,你说慕程,叶家长子,她真的能容得下吗……?”

“还有你们家……这两年被打压的不行……现在你妹妹又……以后谁还……你也知道,你妹妹都被叶家列为拒绝来往户了,这京城里,哪有人敢惹叶家?哪有人敢娶被叶家排斥在门外的人?你妹妹心气又高,这些日子里被风言风语伤的不轻,据说在家里闹自杀呢……”

“还有伯母,我前些日子吧,也真的见过一次,白头发都冒出来不少,脸色也难看,看着老了好几岁,眼神还有些呆呆的,唉……”

好友那痛心疾首的声音还在自己脑海中回响,程婷萱不由自主地抿起了唇,目光也一点一点地冷下来,她就是再不喜欢那两个孩子,那连哥哥孩子也是她十月怀胎受尽苦楚生下来的,叶一帆凭什么纵容那个女人这么虐待他们?!

更何况,叶一帆凭什么这么对她的妹妹她的母亲?她的妹妹年纪小,从小被家里人娇惯着,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他这根本就是将她的妹妹往死里逼吧?

还有她们程家……他叶一帆凭什么抢他们程家的项目给那个女人家里?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程婷萱心里着实不好受,出去的时候也不免晃神,直到她的好友猛地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她才反应过来,

她好友笑得灿烂极了,然后抬手给了她一个拥抱,笑道:“婷婷,欢迎回来!”

程婷萱楞了一下,然后勾唇笑了,她和她的好友也是几十年的交情了,情同姐妹,当年她能够逃出去,也多亏了她的好友帮她,她对好友还有一份感激之情。

“这一次回来待几天?”杜淑静是一个爽朗的姑娘,她看了看程婷萱的背包,然后笑道,“就当是回来旅游了。”

“你不会是因为我之前说的那些话才回来的吧?”杜淑静接过程婷萱的背包,然后牵着程婷萱的手,眼眸里飞速地闪过几分懊恼,“我就是给你说个家常,没有什么恶意,你……”

“我总是要回来看看的,”程婷萱对着杜淑静笑笑,“我总不能真的是永远不跟家里人打招呼了吧?我妈我妹我爸都在这里呢,总得回来看看。”

杜淑静很是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也好了起来,她笑道:“那你是去我那,还是送你先回家渐渐伯父伯母?”

“去你那里吧……”程婷萱犹豫了一下,低低道,“……我还需要再想一想……”

杜淑静拍了拍程婷萱的肩膀,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她是程婷萱那么多年的好友,自然是希望程婷萱好的,

“婷婷,说真的,如果那个男人不是叶一帆,我肯定不劝你,”杜淑静带程婷萱上了车,叹息道,“但是那个男人是叶一帆,京城叶家的叶一帆,你还给他生了一双儿女……”

“我为什么生,你又不是不清楚,”程婷萱抿了抿唇,张口打断了杜淑静的话,脸色有些苍白地说道,“我是真的跟他不可能。”

“那你为什么回来?”杜淑静抬起头来看向程婷萱,那一眼极为锐利,仿佛可以直接看穿程婷萱心底最隐秘的角落,“我不相信仅仅是因为伯父伯母还有程佳琪,你就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回来,要知道能够顺利接到你,而没有被叶一帆派人直接把你抢走,我自己都感到非常惊异。”

程婷萱的脸色更白了几分,杜淑静眼眸里闪过一分不忍,她的好友跟叶一帆纠.缠了七八年了,朝夕相对日夜相处,就是养条狗都有感情呢,更何况是这样亲密的关系?

她当初帮助自己的好友逃跑,也不过是希望自己的好友在与叶一帆分离的时候,可以看清楚自己的心,而不是继续这么拧巴着互相折磨,孩子都生了俩了,有什么结解不开啊?

更何况,京城叶家是什么家庭?叶一帆宠起人来,真的是各种稀世珍宝往下砸啊,能有几个人在这样的“宠爱”和日夜相处朝夕相伴七八年之下,而对那个人毫无感情呢?

如果真的没有感情,真的没有……

……那她的好友,为什么会回来?

“静静——!”程婷萱咬牙地念道,“……你别说了!”

“我一点也不喜欢叶一帆,更厌恶那两个孩子!”

“……可是,”杜淑静沉默了几秒,轻轻道,“那你在国外,为什么没有找个男朋友呢?”

“这么多年了,婷婷。”

“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而已,”程婷萱硬邦邦地说道。

杜淑静静静地看着她,然后启动了车子,半晌才低低道:“……婷婷,这么欺骗自己,有意思吗?”

“你明明对叶一帆是有感情的,要不然你也不会就这么回来了,回来以后可能会遇到的风险,你明明比我还清楚。”

“婷婷,已经这么多年了,还要自己欺骗自己吗?”

“……再这么拖下去,等你真正想明白,等你后悔想要与他和好的时候,他可能都……”

“静静!”程婷萱高声叫道,“你是在提醒我,让我现在就买机票飞回去吗?”

杜淑静抿起了唇。

程婷萱的胸膛剧烈起伏,她猛地扭过头去,看向窗外,

眼里隐隐闪过一分痛苦,

她对叶一帆,是没有感情的,

绝对没有的,

因为那个人渣,也从来对她都没有感情,

从来。

那个人渣喜欢的,不过是大权在握、绝对掌控之下的扭/曲情感,那就是个神经病!就是个人渣!

……别说七八年,就是十几年,二十几年,她都不会对他有什么感情,

……绝不会!

只是……

……她隐隐记得,那血脉相连的感觉,

那软软的小手曾经搭在她鼓起来的肚皮上,用那么期待与依赖的眼神看着她,

……“妈妈,我想要个妹妹。”

……“我会照顾好妹妹的,更会照顾好妈妈的。”

她看着那个孩子,从一个皱巴巴的小猴子,到踉踉跄跄地学习走路、结结巴巴地学习说话,她曾经因为他高烧神志不清而落泪,也曾因为他而恍惚间产生了留下来也可以的念头,

但是最后……她还是离开了,决绝而干脆的,

将她的一对儿女,就这么扔给了那个神经病。

她曾经想着,虎毒不食子,这双儿女怎么都是叶一帆的亲生子女,叶一帆总会对他们好的,

就算不对他们好,也应该能让他们安稳毕业、长大成人,她也没有什么好挂念着的,

她曾经认为,她恨叶一帆,恨叶一帆夺走了她的一切,将她困在这个宅子里,日日夜夜生不如死,

对于她来说,叶一帆就是个强/奸/犯,还是个囚/徒,最可怕的是,她反抗不了,而她身边的亲人朋友,也都劝她从了,但是她真的恨,真的;

也因此,她恨那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都不是她想要生的,对她来说,这都是她最厌恶最恨的那个人强迫她生下来的孩子,那段日子毫无尊严,每天都有无数个摄像头守着她,唯恐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为了逃跑、为了骗取叶一帆对她的信任,她不得不对叶慕程装出一副疼爱有加的模样,叶慕程也确确实实十分乖巧懂事,曾经叶慕程是她那段昏暗人生里唯一的光亮,唯一可以让她开心的存在,

程婷萱愣愣地看着窗外,然后缓缓抬起手来,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她该怎么做?

她突然感觉,她站在悬崖边上,进退不得,

……她到底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到底是应该狠心一些,对那两个孩子不闻不问,赶紧离开华国;还是应该就这么忍辱负重下来……?

她到底……到底该怎么做呢?

**

叶一帆差点没被洛三千气死。

他那个时候,整个身子都在抖,手更是抖得不行,连话都说不出来,洛三千还笑眯眯地火上浇油,简直想一不做二不休活活将叶一帆气死算了,

但是叶一帆是个神经病,还是个心理强大、身体健康的神经病,被洛三千气得不行不行的,也没有出现什么心肌梗塞的症状,这让洛三千十分遗憾,

洛三千由衷地赞美了叶一帆此时那抖动的模样,着重赞美了叶一帆的身段、眼神、手指,更赞美叶一帆给自己带来了无数的快乐,这对于叶一帆简直是天大的羞辱,他的痛苦给洛三千带来了快乐?呵!

洛三千一点也不在乎叶一帆那阴郁、冰冷而暴虐的眼眸,微笑着将一把一把尖锐的“刀子”捅进叶一帆的心口,插/得叶一帆鲜血淋漓,叶一帆这么多年就没有吃过这样的亏,看着洛三千的眼神,简直要将洛三千生吞活剥。

洛三千意味深长地看着叶一帆,然后从背包中拿出一条鱼来,放在案板上,拿刀往鱼上一拍,笑眯眯地看着叶一帆,道:“叶总,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叶一帆死死地凝视着洛三千,只感觉血气上涌,洛三千也在乎叶一帆不说话,只笑眯眯道:“人为刀俎,你为鱼肉。”

“怎么样,是不是很形象?”

洛三千拖长了调子,慢吞吞地说道。

叶一帆被洛三千刺激了那么久,而这些日子又饱受各种玄学师的“骚/扰”,此时胸口剧烈的跳动,呼吸粗重的不行。

洛三千见状,笑眯眯地补了一句,“哦不,叶总怎么能是鱼肉呢?”

“叶总可是我们京城鼎鼎有名的人物啊。”

“改一改,改一改——”

“人为刀俎,你为人渣,”洛三千仰起脖颈,笑容无害地看着叶一帆,软软道,“这样是不是更形象了呢,叶总?”

“与叶总头上的那两个字,可是非常的般配呢。”

“叶总你觉得呢?”

——!!!!

叶一帆在那一瞬间,只感觉大脑里闪过一道诡异的流光,他眼前一黑,竟然张口喷出一口血来!

——“砰!”

叶一帆重重地倒在了地板上。

洛三千楞了一下,然后仰头看向肩膀上的小猫咪,眨了眨眼睛,轻轻道:“……难道我有了气死人不偿命的新本领?”

“……哇,我好厉害啊。”

洛三千真心实意地夸奖道:“我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呢。”

“叶总,您的心理素质真的不行,要不找我给你锻炼锻炼?放心,我的收费很合理很公平的。”

“见我们是老熟人的份上,给你找个折扣,一千折怎么样?一小时只收你一千万。”

洛三千笑意盈盈地说道,见叶一帆还没有起来的模样,只能遗憾地摇了摇头,然后找了笔和纸,将刚刚这两句话写下来,然后塞到叶一帆的口袋里,确保叶一帆能够听到。

做完这一切,洛三千抱着自己的小猫咪就走了,至于叶一帆……吹几个小时的凉风不会有事的。

叶一帆的身体素质好着呢。

洛三千不无遗憾地想道。

叶一帆清醒之后,见到空无一人的破旧房屋、以及口袋中的那个纸条,差点又活活将自己气晕过去!

他踉踉跄跄地冲了出去,然后在巷口找到了自己的司机,他回到叶家发了好一顿脾气,额头前的那两个血红刺眼的大字还没有消退下去,

叶一帆气得更是浑身颤.抖,

难道……难道他真的做什么慈善做什么好事吗?

不——!

休想——!!

他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凭什么免费给别人?!!

凭什么——?!!

叶一帆气愤地砸了叶家客厅。

因为洛三千的这神来一笔,叶一帆完全忘记了他心中永恒的朱砂痣,程婷萱回国都半个月了,叶一帆也完全不知道,更没有去找程婷萱的消息,曾经那些被他派出去监视程婷萱、弄到程婷萱消息的人也早就被他撤了回来,开始满世界地为他寻找玄学师。

这让程婷萱,都感觉十分不可思议。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身在国内半个月,叶一帆却对她不闻不问,她不信叶一帆不知道他回国的消息,但是叶一帆却……

……却从来没有来找过她。

难道叶一帆真的爱上了他的妻子?

程婷萱心里一紧,她分不清自己是什么滋味,只是抿了抿唇,

……那这是不是说明,她可以将孩子们带走了?

或者……或者这只是叶一帆下的一个局?

他正在等待自己自投罗网?

程婷萱猛地打了一个寒颤,眼眸瞬间坚定起来,

对于叶一帆残忍与奸诈,她从来不敢放松警惕,

说不定……说不定这只是叶一帆的一场阴谋而已!

再观察一下……再观察一下……

程婷萱的心底,不由自主地沉了起来。

她看向外面的天空,只感觉连天空都有些阴沉,

……叶一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小半个月里,叶一帆都没有出现在人前,他额头上的那两个血红的大字不退,即使他将他的额头都涂成红色,那两个血红的大字也依然那么显眼,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出现在人前?

而一个一个玄学师找来,除了浪费时间,就没有任何作用!

难道……难道真的要做慈善?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一帆收到了三条短信,

——“叶总,想明白没有?我现在这在办一个慈善基金会,要不要来捐点钱?”

——“给你一个做善事的机会。”

——“低于八位数不要哟~”

叶一帆差点将手机砸了!

例行调.戏完叶一帆,洛三千神清气爽地给各位姑娘上课,通过这半个多月的照顾,这些姑娘们渐渐恢复了些生气,也不再那般苍白和面无人色,有一些姑娘,偶尔还能笑上一下,笑起来的时候十分清丽动人,

洛三千每天都在给她们进行“演讲”,各种心灵鸡汤灌得洛三千只觉得自己已经走上了成功的阶梯,洛三千的口才和嘴炮技能经过这些世界的磨炼简直已经登峰造极,她一点一点地帮这些姑娘们重新树立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偶尔还得帮助这些可怜的姑娘们获得知识,要知道这里面好多姑娘,在进入那个地狱的时候,还是个孩子,根本就没有学过什么东西。

而这一天,她们正在树林里里吃吃喝喝聊着天,洛三千一个一个地扫过去,确认姑娘们的精神面貌,而这个时候,一个十分瘦弱的小姑娘找到了洛三千,

她看起来,似乎还没有成年,洛三千平日里十分照顾她,此时她正看着洛三千,似乎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洛三千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

她的眼眸里迅速染上了几分水雾,她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低低道:“……能不能……能不能救一救……救一救我的姐姐和妹妹……”

“她们……她们因为那些恶魔……被重新送进了那个地狱……!”

喜欢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请大家收藏:(www.e5w.net)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HP]兰斯·波特尽欢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时光已情深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没那么不堪一座城,在等你练习生迪奥先生破云2吞海24分之1糖都给你吃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霸总又让我继承亿万家产飞来横犬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北斗不知深浅神探班纳特[综名著]她娇软撩人花事了[短篇集]偷偷藏不住人品兑换系统[娱乐圈]百媚千娇心动满格不准撒娇[穿书]
完本推荐: 我在娱乐圈爽文里当咸鱼全文阅读辟寒金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综]神之御座全文阅读天命凰谋全文阅读子夜不眠待君来全文阅读穿成男配去修仙全文阅读莫负寒夏全文阅读后福全文阅读相府明珠全文阅读他来了,请闭眼全文阅读扶摇皇后全文阅读重生之变天全文阅读将错就错全文阅读王府宠妾全文阅读御膳人家全文阅读控制成瘾全文阅读今天也在努力的藏住耳朵尖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盛世娇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棋魂开始的无限休了那个陈世美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重生之实业大亨十方武圣我的师长冯天魁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我不可能是剑神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末日乐园大明之第一厂公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极限伏天席爷每天都想官宣万兽朝凰末世宅在家最稳健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重生之战神吕布影帝偏要住我家王者青道天道之下横推山河九万里(快穿)炮灰的人生郡马是个药罐子甜系快穿食用指南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