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 穿书替身白月光(二十二)

穿书替身白月光(二十二)

第21章

叶一浩平日里没有别的爱好, 就是看看游戏直播, 这些年来他渐渐只追那么一两个up主的直播, 在看完今日的直播之后, 叶一浩颇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意味,然后扭头回到了首页, 想要选两个有意思的直播打发打发时间,

结果一打开首页, 却发现首页最上面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名字的up主,这个名字叶一浩从来没有见过,不由有几分惊奇, 难道说有一个新的游戏大神诞生了?但是自己怎么没有听过他的名字啊?

怀着这样的想法,叶一浩打开了那个up主的直播间,展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片黑暗, 他下意识的皱起眉, 这是在搞什么啊?

但是最让叶一浩愤怒的却是……他竟然退不出去了!

没错……他不管怎么摁退出键……竟然都退不出去这个直播间……!

叶一浩直接选择了关机,再一次开机的时候,却还是直接蹦进了这个直播间!

这是怎么回事?!

叶一浩惊怒不已,而这个时候, 手机里传来一个年轻女声的声音,

……“唔……这个时间还真的蛮好的啊, 那什么来着, 逢魔时刻?”

“就让我们一起去看看, 什么叫做活在人间的地狱, 什么叫做现实的魔鬼好了。”

“首先, 我得给大家公布一下地点,这里就是有名的平省果城,大家应该都听过这个城市吧?也是非常有名的一线城市呢。”

“这里,就是位于平省果城波罗区的一栋建筑,来,大家看一看,是不是风景优美,环境清幽,建筑宏伟呢?”

那个女声轻笑着,夹杂着丝丝讽刺的意味,叶一浩下意识地拧起眉,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下一秒却看到了让他猛地瞪大了眼睛的一幕!

几个高大的、穿着制服的男人对一个小男孩拳打脚踢,那小男孩躺在地上,根本不敢做任何保护自己的动作,他的脸上都是血,眼眸里却一片空洞而麻木,

那姑娘的声音渐渐地变得冷淡起来,“欢迎大家收看第一幕,殴打地狱。”

“在这里,你没有尊严,没有灵魂,不过是一个行走的沙袋,供一切恶人出气,”

“活着的,不过是个躯壳。”

这个时候,镜头似乎转动了一下,然后一点一点地向前飘过,有些摇晃的模样,被殴打的伤痕累累的小男孩就倒在地上,有的看起来不过只有七八岁的模样,而有的看起来却有二十多岁的模样,但是他们此时躺在地上的模样却出奇的相似,那扭曲的模样以及满脸的鲜血,还有那茫然的、麻木的眼神,仿佛都在控诉着什么,

叶一浩的心陡然一紧。

他一个一米八多的汉子,平日里也是流血不流泪的人物,此时心脏突然收紧,那种酸涩感就这么袭击了他,让他握着手机的手都是一紧,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那么小的孩子都会被这么对待?他们做错了什么事情,要被这样的殴打?

那个孩子……到底还活着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镜头又是一转,展现在他面前的,就是另一番景象,

黑……无穷无尽的黑……

那么逼隘,那么阴冷,那么黑,

那种逼隘、阴冷和黑暗,仿佛可以透过镜头直接让他们都感觉到,让他们不由自主地,都有几分恐怖,

“欢迎来到第二个地狱,黑暗之狱。”

那个女声冷淡地在叶一浩的耳朵里想起,让叶一浩手背上的青筋都一一浮现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因为直播所带出来的那一点点光,众人才看清楚了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看起来,竟然连几十平房里面都没有,可能也就一块地板砖那么大,而就在这种地方,却有一个小男孩站着,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小了,那个小男孩也就只能这么站着,背脊挺得极直,一下都动不了,但凡动上一下,估计就要撞到头,

就仿佛被两块墙加到中间一般,在无穷无尽的黑暗和阴冷之下,小男孩就那么麻木地站在那里,但是在那么一点点的灯光之下,他们却可以看到,这个男孩全身都在抖,

他的眼眸是麻木的、冰冷的、迷茫的,但是身体却已经自然而然地抖动起来,他的唇色都呈现出一种暗色,看起来极为可怕,

他就一个人,在这种逼隘、阴冷、黑暗的地方站着,不知道站了多久,眼角还有干涸的泪,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彻底崩溃一般,

而像这样的小男孩,还不止一个,而且并不是只有男孩。

这个男孩的状态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好的,在接下来他们看到的这些孩子里,有的崩溃大叫、不停地撕扯自己的头发;有的拿着头撞墙,鲜血洒满了他的头,还有的仿佛已经没有了呼吸,就那么闭着眼睛,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就仿佛晕过去了一般……

弹幕已经从一开始的“什么玩意?”“up主有病吧?”“卧槽这是在搞什么啊?”变成了“救救那些孩子!求求你!救救那些孩子!”

“这是什么地方?那些孩子为什么会被这么对待?求求你们救救那些孩子!求求你们救救她们!”

“这是什么鬼?这种地方就是成年人能坚持几天?这种完全黑暗的环境就是让特种兵过来也坚持不了多少天啊!为什么要把孩子们放到这里吗?”

“我他.妈真的气炸了!!救救她们啊!!救救她们啊!!”

“那孩子看起来才只有十几岁的模样吧?这个年级的孩子不应该是家长的掌中宝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求求你们救救她们!救救她们行不行啊!”

弹幕上满满的都是求救的字眼,许多人都在为那些孩子们求救,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了,叶一浩在那一瞬间,只感觉自己的眼眶都湿了,

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渣,才这么对付这些孩子……?!

“我把硬币都给你,打赏礼物都可以,求求你救救那些孩子,他们还小,他们撑不住的……”

“对对对!我也给你!求求你救救那些孩子!”

“那个八.九岁的小男孩看起来跟我家孩子的年纪差不多,平日里我都如珠如宝地看着宠着,怎么有人舍得这么虐待他们!”

“还有刚刚那些被暴打的孩子,我感觉有一些孩子都跟没气了一样……为什么不救救他们……为什么不救救他们!”

弹幕的声音越来越重,几乎刷了屏,而这个时候,那个略微有一些冷淡的女声却又一次地走进大家的耳朵,

大家这才发现,镜头又变了,

“第三层地狱,电击地狱。”

那个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叶一浩只感觉头皮发麻,

下一秒,无数刺耳的尖叫声就在这个时候闯进他们的耳朵里!

那是一个类似于什么单人病床的床板上,一个看起来还十分年轻的男孩被好几个与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压.在那里,躺着的那个男孩眼里写满了惊恐,他的身上还有着似乎是电线一样的东西,而其他压着他的那些孩子,眼眸里都是如出一辙的麻木,

那一瞬间,叶一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遍地生寒,

下一刻,男孩的尖叫声猛地响起,叶一浩只感觉头皮发麻!

“啊啊啊啊啊——!!!”

那种凄惨的叫声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几乎可以烧进一切,

“啊啊啊啊让我死……让我死……!!!”

那声音几乎是不成人形,有些人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不敢相信这一幕竟然发生在他们眼前,

“啊啊啊啊啊……!!!”

“我错了……我错了……!”

“啊啊啊啊啊……!!!”

“我错了……啊啊啊啊!!!!”

那个声音几乎是变了调,根本就不像人所能够发出来的声音,更像是什么野兽在绝望无措之下发出的垂死的挣扎,

无数人在这个时候,眼眸里都带上了泪水,

这到底……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不救救他们?求求你救救她们!!”

“既然可以直播这一切……为什么不救救她们……!”

“求求你救救她们……求求你救救她们……!”

“她们在哭啊……你有没有感觉到……她们在哭啊……她们在向你求助啊……!!”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她们吧……求求你……他们还那么小……他们还想要活下来……”

“求求你……求求你……”

“你都能够直播了,为什么不能够救救她们啊?你看看她们现在的模样,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继续无动于衷?求求你救救她们……求求你救救她们……”

“这种地狱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有家长将孩子送进这种地方?这些孩子有人认识吗?赶紧通知她们的家长啊!!”

弹幕刷的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个直播间,很快,热搜上也出现了#地狱直播间#类似的话题,热度节节攀升,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关注这件事情,然后摸到这个直播间来,

“下一层地狱……是什么呢……?”

那个女声似乎有些阴冷的意味,手机前的众人几乎要崩溃,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声一字一顿地吐出两个字,“淫/狱。”

那一瞬间,叶一浩的脑海中“嗡”的一声,他愣愣地看着手机屏幕,仿佛不认识这个世界了一般,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开始抖,抖得十分剧烈,仿佛停不下来一般,

这到底……这到底是怎么可怕的地方啊!

然后,他便看见这辈子都不想看到的一幕。

那么小的孩子……那么小的孩子……就这么被人上下其手……

那个直播给孩子打了马赛克,只露出一双眼睛,那一双眼睛,麻木而绝望,仿佛没有任何对生活的眷恋和希望,

就仿佛……就仿佛已经彻底死去了一般……

叶一浩整个人抖动不已,他第一次这么愤怒地敲下了一连串的字眼发送弹幕,而无数条和他几乎一样长的弹幕都这么出现在屏幕上,几乎要整个屏幕都覆盖一样,

而外面的世界……几乎要炸了!

那些视频那些直播陆陆续续被搬运到各大论坛、微/信群、Q/Q群、微博、网站等等地方,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半个华国都惊动了,

这到底是多么可怕又满怀恶意的事情!

那些受害者……还有好大一部分是孩子!

被随意殴打的孩子、被关在禁闭室的孩子、被电击的孩子、被上下其手的孩子……

华国的未来、华国的希望、华国的花骨朵,就在经历这种可怕而非人的折磨!

谁来救救他们啊?谁来救救他们啊?

“我从来没想过这么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国家,我们国家对于幼儿的保护一向是非常严谨的,这种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有关部门难道不知道吗?这是大型集体性虐童事件啊!这些孩子的家长呢!有关部门的调查呢?到底是怎么保护的孩子?!!这些孩子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到底还经历了多少可怕的虐待?!!”

“我已经不敢再看下去了,真的太可怕了,我看到里面不仅有孩子,还有好多成年人,有的甚至是看起来三十多的男男女女,这可都是成年人,是什么能让这些成年人被拘留被殴打被伤害?法律不是保证每个人的基本人权吗?这些人的人权在哪里?她们被殴打被电击被虐待,是谁给那些人这样的权力?这就是故意伤害罪!!”

“我仿佛闻到了皮开肉绽的血腥味,我又仿佛闻到了肉.体被电焦的味道,我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一句话,她们做错了什么被这样践踏?到底谁可以救救她们?!我们华国泱泱大国,保护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为什么这些人,却被这么虐待折磨?为什么如此富饶而高速发展的平省果市就出现这种噩梦般的地狱?!为什么?!”

“我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这种场面我真的看不下去,我简直不敢想象,那些孩子得有多么绝望,他们本来应该是畅快大笑、调皮捣蛋的时候,此时却写满了麻木、麻木、麻木,那一双双眼睛里的麻木和死寂就是控诉……让这种地狱现世的人,你们真的能睡得下吗?!你们的良心能够放得下吗?!”

“这是不是就是那个所谓的戒网瘾学校?我们这边好像也有一个!还有好多家长把孩子往里送呢!好多孩子真的就是传说中的混混,偷鸡摸狗拉帮结派,特别讨人厌,然后有的家长把孩子军事化管理的戒网瘾学校,每两年,孩子出来的时候可听话呢,好多家长都争着把孩子送进去,但是那些出来的孩子眼神都特别渗的慌,我就没有多关注了……”

“卧槽!!这种地狱难道全国不止一个吗?!”

“求爆出来……求爆出来……!”

“求求救救这些孩子们……救救他们吧……他们才多少岁啊?他们也是华国公民啊!他们还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保护法》还在呢啊!他们也需要基本人权基本保障啊!救他们吧……求求救救这些孩子们……”

“万人血书求国家救救这些孩子吧……那些孩子眼睛里的绝望和麻木,真的让我对这个世界都绝望了……”

“我有一家远方亲戚,就把孩子送到这种地方去了,我刚刚跟他们说,他们竟然满不在乎的说,电两下怎么了?棍棒底下出孝子!这都是为了他好!他以后长大了就会感谢我们了,小孩子不乖就该打,打打就老实了!”

“卧槽?!!这真的是人说出来的话?”

“请把这两个人渣爆出来!让我们也打打他!”

“卧槽卧槽卧槽这种人凭什么去父母?!!!”

“这种人凭什么来祸害孩子?!这种人渣怎么不去死?!!”

“我这边也是……我也把这个给我的一个远方亲戚看了……他也是满不在乎的说……谁小的时候没被打过啊……打两下怎么了……我这是为了他好……我要不是为了他好……能每年花好几万把他送进去吗?我把他送进去是为了让他学好的,可不是为了让他挨揍的!”

“可是孩子现在就在挨揍啊!”

“但是听说……谁小的时候没挨过揍啊……打两下怎么了?不打不成材……”

“呵呵呵呵我花几万把他送进去,让他享受享受这些孩子遭遇的一切行不行?”

“加我一个!还有刚刚那个父母,一起送进去!垃圾!人渣!这种人凭什么生孩子?!凭什么做父母?!”

“万人血书跪求这种垃圾不要祸害孩子好不好?”

舆论已经彻彻底底地炸锅了,当洛三千将那几个地狱直播完毕之后,无数人泣不成声,无数人义愤填膺,无数人流着泪用力地敲击着键盘,希望可以给那些孩子带来一丝帮助,无数人拨打着报警电话,只求可以救下那些孩子,

花朵般的孩子,那么稚嫩的模样,却被人这么虐待……

那一幕幕惨烈的景象简直就是在拿刀子割人的心啊!

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呢?

洛三千直播的差不多了,然后她的屏幕陡然暗了下来,屏幕上开始出现一行又一行血红的大字,

……“救救我!”

——“救救我!”

——“求求大家救救我!”

与此同时,一个虚无的、荒凉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是一个女孩。”

“我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我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两岁,我有一个妹妹,比我小一岁,我有一个弟弟,不是我父母亲生的,是她们抱养的。”

“我和姐姐上完了初中就辍学打工,在爸爸安排的工厂里,每个月都由他直接将工资领走,我们姐妹没有拿到一分钱。”

“我们想跑,但是没有钱,跑不掉。”

“于是我们开始攒钱。”

“我的妹妹成绩非常好,她得到了一所高中免学费的入学资格,还有一定的补贴,如果日后成绩优异的话,就会拿到奖学金。”

“但是他们嫌妹妹拿不到钱,于是就强硬地要求妹妹去打工,妹妹不愿意,最后被扭送进了工厂……”

“妹妹想要逃跑,我们也想要,妹妹很聪明,她通过帮其他人打饭占座工作等等,慢慢筹到了一笔钱。”

“我们跑了……本来以为是奔赴美好未来生活,但是……我们被抓住了……”

“父亲愤怒的……把我们扔进了那个地狱……!”

那姑娘的声音陡然尖锐了起来,那种声音之中充满了浓浓的痛苦和恐惧,几乎让人的耳膜都要炸了——

那个屏幕上,又开始出现那样的字眼,

……“救救我……”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

“你们有没有人愿意救救我……”

“让我死……让我死……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那血红的大字让人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仿佛可以透过那些大字看到那种绝望和痛苦,是什么绝望,才能说出“求你杀了我”这样的话?

那姑娘崩溃的声音依然在继续,洛三千却已经跑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里的人,没有谁是干净的,不管是老师、教官还是那些高层、以及那些学生的父母、和送那些成年人来到这里的人,没有任何人是干净的,但是却总有人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

既然如此,不如她就送他们一点小玩意好了,

洛三千的唇角微微勾起,眼眸却极为冷,

她闭上了眼睛,找到了最顶端,然后有一些金色的光点慢慢地从她的身上蹿了出来,然后消散在半空中,

有的钻进了这一所学校,有的偏散在外面,眨眼间消失不见,是去寻找它们的“宿主”了,

而此时,许许多多沉浸在美好梦乡的恶魔,陡然被拉进了一个地狱,

——梦境的地狱。

虽然是梦境,但是它足够真实、足够凶残、足够可怕、也足够惨绝人寰,

如同他们曾经布置的那一切一样,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从加害者,沦为被害者,

——就这么享受你们的盛宴吧。

喜欢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请大家收藏:(www.e5w.net)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猎同]不败·东方·揍敌客不知深浅余生有你,甜又暖这婚我离定了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心动满格北斗尽欢撒野穿越七零做知青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项链里的空间狼行成双我行让我上[电竞]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隔岸观我穿成大佬的心尖宠悍夫月光变奏曲懒人伊尔迷(猎同)时光已情深有只海豚想撩我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给你一点甜甜
完本推荐: 喵相师全文阅读不准撒娇[穿书]全文阅读[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全文阅读吾家娇女全文阅读我是仙凡全文阅读奥汀的祝福全文阅读碎玉投珠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子夜十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全文阅读穿成首富小娇妻全文阅读窃香(快穿)全文阅读狼行成双全文阅读闲唐全文阅读有珠何须椟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神医嫁到全文阅读七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休了那个陈世美青藤心事——中学时代警探长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十万个氪金的理由规则系学霸开局成为RNG中单九星之主她在司爷心尖撩火武破九荒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旧日之箓伏天氏妖龙古帝最强穿梭万界系统神级选择系统(快穿)炮灰的人生不知阿姐是男主新书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太古龙象诀诸天降临末日拼图游戏霸天武魂妖魔;我的武魂是加特林数风流人物诡异分解指南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