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 末世白月光(一)

末世白月光(一)

第25章

程婷萱扭头便看到了被众人围在中央的洛三千和莫子恒, 她的脸色沉了下来, 目光带着几分冷意,

她邀请洛三千来参加她和叶一帆的婚礼, 或者说她举办这个婚礼,可不是为了让洛三千和莫子恒在这里卿卿我我的!

程婷萱冷冷地凝视着洛三千, 那个和她极为相似的女人就这么站在中央, 被那么多人围着, 那一种众星捧月之感,让程婷萱心底极为不畅快,

那个女人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 漫不经心地扭过头来,遥遥着对着她举了举手中的红酒杯,

她的目光清澈透亮, 带着几分慵懒,

那种眼神,仿佛什么都可以看透,一切尽在不言中。

程婷萱的心底微微一沉,心底竟然升起几分扭曲, 洛三千凭什么过得这么好?!

凭什么?!!

这么多年过去了, 洛三千看起来还是那样年轻, 就像一个二八少女一样, 明明与上流社会毫无瓜葛, 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吸引住所有人的视线!

你们不是和她有仇吗?你们不是讨厌她的吗?你们忘了她曾经是怎么羞辱你们的吗?!!

程婷萱的目光之中带出几分强烈的情绪波动, 她死死地凝视着洛三千, 那个正对着洛三千笑意盈盈的人正是罗夫人,当年没少被洛三千得罪,

现在呢?

程婷萱的呼吸剧烈的起伏,她的眼眸里带出几分浓浓的厌倦,她今天将这些人请来,可不是让她们众星捧洛三千的,

该死。

程婷萱在心里暗骂几声,目光冰冷刺骨,但是还是强制住自己强烈的情绪波动,步伐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洛三千突然觉得有些无趣,她实际上对程婷萱并没有什么恶感,程婷萱和叶一帆那点子破事跟她没什么关系,她本来来这里不过是看看程婷萱有没有被烧坏脑子,竟然又和叶一帆搅和在一起了,

但是现在看看,需要担心的那个人根本不是程婷萱,而是叶一帆才对。

“洛老师,”一个年轻姑娘恭恭敬敬地说道,他是第一批被洛三千救出来的成员,现在已经非常有名,但是一直非常敬仰洛三千,她看向洛三千的眼眸里,有着赤/裸/裸的崇拜。

程婷萱走了过来,对着洛三千道:“三千。”

那年轻姑娘猛地抬头,看向程婷萱的眼眸里带着几分敌意,程婷萱有一些莫名其妙,只是表情却不是很好看,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也知道这和洛三千有关,

而不知道为什么,在场那么多年轻男女之中,看向她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敌意,

难道都是因为洛三千……?

程婷萱眼眸里陡然闪过几分怒意,洛三千摇了摇头,淡淡道:“程婷萱,你能给我的、不能给我的,我都有。”

“至于你拿来威胁我的,”洛三千笑了笑,“你尽管来。”

“如果没走了明路,十几年来能一点事都没有吗?”

“不要被利益冲昏了头脑。”

洛三千拉了拉莫子恒,懒洋洋道:“走了。”

程婷萱死死地凝视着洛三千的背影,眼眸或明或暗,隐隐带出几分幽冷,她厉声唤道:“洛三千!!”

洛三千扭过头去,看向程婷萱,轻描淡写道:“你呀。”

洛三千摇了摇头,“叶一帆都改做圣父了,你怎么又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还不如原著里的结局呢。

洛三千轻轻地叹了口气,“既然你想要我帮你,那你就试试好了。”

洛三千的指尖微动,一股无形的光射/进了程婷萱的脑海之中,她轻描淡写道:“如你所愿。”

洛三千对程婷萱倒也没什么感情,只是看程婷萱那眼底若隐若现的癫狂,莫名地想起了曾经原书里叶慕程和叶恋萱的结局而已,

那种在绝望、痛苦、麻木、毫无希望之下彻底地黑化,其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譬如曾经的叶慕程和叶恋萱,比如现在的程婷萱。

程婷萱心里的母亲程夫人,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几年里,洛三千曾经跟程夫人见过几面,那位程夫人眼底掩藏的恶意与疯狂让她起了疑惑,后来她闲着没事查了一下这桩旧事,才发现这程夫人和程婷萱根本不是亲母女!

这关系到程家的一些旧事了。

程夫人原名叫宋凝景,她有一个孪生妹妹,叫作宋凝萱,两个人长得非常相像,并且这两个人,从小到大的喜好、性格、兴趣等等,也都有一些类似,尤其是喜好方面,

打个比方,比如说宋凝景喜欢金发碧眼的小人,那么宋凝萱肯定也喜欢这种金发碧眼的小人,而且绝对不会喜欢其他颜色的,所以两个人一直亲密无间,因为她们所有的一切都格外相似,没有人比她们更了解对方、更懂得对方。

年少的时候,两个人都非常亲密,而且还喜欢一起跟外人玩“猜猜看”的游戏,因为她们本身几乎一模一样,喜爱品味又极为相似,所以穿着打扮也非常相似,基本上没有人能分得清她们两个,就是她们的父母……也未必分得清她们两个。

她们就这么长大,一直长到青春期,本来身边有一个与自己这么相似的人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但是渐渐地,这就没有意思了……

打个比方,当你的朋友总是叫错你的名字,把你当成自己的姐姐/妹妹,一次两次没有什么,时间一长,谁也不是那么愉快了,

世界上所有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她们两个,有一个跟自己格外相似的“复制品”,连朋友,都得被对方夺过去一半,

这着实让人不甘。

而且,不仅是朋友会认错,就是父母、同学、长辈、老师等等都会认错,张口就把自己认成自己的姐姐/妹妹,这总会给她们两个带来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仿佛自己不如对方一般,这种种子一旦种下,时间一长,总是会长出点苗头来的。

渐渐地,两个姐妹之间有了一点裂缝,那种曾经亲近的关系也渐渐地破裂,双方对对方都有所回避,她们甚至不想要继续待在一个班里,

年轻的小姑娘,就如同花朵一般娇嫩,对同龄人有一点点小嫉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这种双胞胎姐妹之间,就往往显得微妙,

而更微妙的,就是这程润阳的出现。

这程润阳长相真的无法挑剔,起码在当时的高中里是没有办法挑剔,即使穿着那宽大的校服,也依然与众不同,就像鹤立鸡群一般,高挑、帅气、温和,偶尔又带着几分痞气,有着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深情款款,眼睛里都是你的倒影,仿佛对你爱的极为深刻一般。

年轻的小姑娘,总是容易情窦初开的,而且这两个姑娘的性格品行爱好喜好又极为相似,都看上了程润阳,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

……但是程润阳,根本分不清这两个小姑娘谁是谁。

因为她们实在是太像了。

程润阳有一双桃花眼,只是笑起来就容易让小姑娘们动心,那桃花眼自带深情BUFF加持,这两个小姑娘与程润阳的座位比较近,又长得好,程润阳第一次见双胞胎,有些好奇,与两个小姑娘的关系也都还可以,两个小姑娘的一片芳心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落到了他的身上,在程润阳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的时候;

而且这两个小姑娘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性格品性.爱好都极为相似,一般双胞胎总是会有所差异的,但是这两个小姑娘就是没有什么区别,太像了的结局就是……程润阳根本就分不清她们谁是谁。

打个比方,今天程润阳跟姐姐说了几句话,姐姐帮了他点忙;明天他见了妹妹,就去跟妹妹道谢,因为他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而妹妹自然也不会将这种事情往外推,所以……

反正这就是一笔糊涂账,是妹妹先冒领了姐姐的功劳还是姐姐先冒领了妹妹的功劳,谁也不得而知,反正知道程家那些往事的孤魂野鬼也说不清楚,因为这两个小姑娘真的太像了,它们也真的分不清啊!

总之,这么三个人,就这么彻彻底底地纠.缠了起来。

程润阳也分不清自己爱的到底是姐姐还是妹妹,他今天和姐姐出去烛光晚餐,明天就能和妹妹一起出去逛街,他到底是想约哪一个,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因为这姐妹俩冒领来冒领去,谁都分不清楚了,

打个比方,他今天本来是想要约姐姐出去逛街的,但是遇到了妹妹,他邀请她去逛街,妹妹自然也不会推辞啊,至于他到底认没认错人原本想要找谁……有什么关系吗?

其实严格地说,程润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对双胞胎姐妹出身平凡,一般的家庭,他压根就没有想要娶她们,反正两个人长得像,性格像,脾气像,喜爱像,跟谁谈恋爱不是谈啊?

名义上说是两个人,但是对他程润阳来说,这跟一个人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啊。

四个人就这么纠.缠了很多年,最后几个人都大学毕业了,明争暗斗那么多年,最后妹妹宋凝萱怀孕了,

姐姐都要崩溃了!

程润阳那个时候正跟家里人闹什么事情,反正程润阳一咬牙就说要娶宋凝萱,宋凝景怎么会愿意?

反正这中间又折腾了很多事情,最后程润阳和宋凝景结了婚,而且他非常确定是宋凝景,宋凝萱可怀着孕呢,这下崩溃的可就是宋凝萱了啊!

程润阳也没有打算放弃宋凝萱,反正之后两个人依然来往,宋凝萱坚持认为姐姐宋凝景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让程润阳娶了她的,心里十分痛恨宋凝景;而宋凝景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妹妹来往这么亲密,妹妹还生了自己丈夫的孩子,能喜欢宋凝萱?她也要恨死宋凝萱了好不好!

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宋凝萱都怀上了第二胎了,宋凝景还没有怀孕,她去医院一检查,发现自己的身体有问题,做母亲的概率微乎其微,但是这不是先天的原因,而是后天的原因,宋凝景怀疑来怀疑去,最后就怀疑到宋凝萱头上。

洛三千当初从那些孤魂野鬼嘴里拼凑出来这程家的往事的时候,整个人都无语了,那些破事孤魂野鬼们也说不清楚,毕竟着实有些漫长,而且这姐妹俩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分清楚的,反正最后,宋凝景害死了宋凝萱,而程婷萱和程佳琪,就由宋凝景来抚养,

而宋凝景和宋凝萱实在是太相似了,程婷萱和程佳琪从来没有怀疑过她是不是自己的母亲,所以就这么……把她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敬爱着,

但是宋凝景,可是深深地恨着这两个孩子啊。

总之老一辈这剪不断理还乱谁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的奇葩往事让洛三千很是目瞪口呆,之后也就没有关注,毕竟这个事吧……还真的不是那么好处理,

而且程佳琪已经被宋凝景养毒了,她对于自己的姐夫其实是有觊觎之心的,还真的可以称得上是野心勃勃,而且怎么都是人家的家务事,这外人掺和进去……尤其是她这种身份敏.感的外人,这不是上赶着没事找事吗?

后来,洛三千听说叶氏吞并了程氏,程夫人病了,好像发生了车祸瘫痪了还是什么,程佳琪好像被送走了还是什么,洛三千也没有费心去打听,只是大致能够猜到,这程婷萱八成是知道了真相,

果不其然,程婷萱不仅知道了真相,还黑化了,

这种近乎于癫狂的眼神,还真的非常像原书里叶恋萱的眼神。

洛三千对程婷萱并没有恶感,毕竟原文里叶夫人的一切都跟程婷萱没有关系,程婷萱本身也没有做错过什么,也确实够……凄惨的;

在原书里能有一个好结局最大的原因,就是程婷萱早就不掺和国内的这些破事了,对程夫人和程佳琪的感情早就消亡了,或许中间有死灰复燃过,但是有一个人治愈了她,她的全部心神也都放到她的新家庭里去了,国内的这些破事她都没有兴趣,自然也不会有这种全心付出结果被背叛被捅刀又知道真相的崩溃和绝望……

洛三千回想起这些事情,决定还是给程婷萱一个机会,至于程婷萱抓不抓的住,就不关她的事情了。

刹那间,两个人就消失了。

而其他人却像没有看到一般,只有程婷萱错愕地瞪大了眼睛,

而下一秒,她突然跌了过去,

似乎是晕倒了一般。

叶一帆赶忙上前接住了她,婚礼瞬间慌乱起来,最后也没有办成,

程婷萱陷入了一个长长的梦里,

梦里的一切,都按照她想要的方向发展……

洛三千答应了她,加入了她的事业之中,她的事业蒸蒸日上,越做越大,叶一帆早就没有用了,被她一脚踢开,

她几乎成为霸主一般的人物,

她建立起一个又一个的商业帝国,她有着无数情.人,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她终于也享受到了那种感觉,

她渐渐地,开始变得冷漠,曾经的底线和良心一步一步地消退,洛三千怒而离开,被她下令追杀,

那种主宰整个世界的感觉,简直让人迷恋到发疯!

但是——

时光总是那么公正又无情的,她很快就到了暮年,她的身体每况日下,她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她进医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渐渐的,她不会走了……

……但是没有一个人,将她放在心上。

她身边的情.人们,为了她的钱;她身边的朋友们,为了她的权;她的一双儿女们,对她毫无感情,从来不来看她;

……她被护工虐待,都没有人知道。

因为她曾经害死了那个护工的父亲,那个护工来报仇了。

老了老了,她几乎丢掉了一切。

日日有人来查她的公司,她被冠上了那么多的罪名,当然,很多都是她罪有应得,那么多人骂她,人人恨不得将她扒皮抽筋……

程婷萱陡然惊醒,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猛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倒在她床前疲惫睡着的男人,

那是叶一帆……

……曾经的变/态/神/经/病,后来的圣父,

他折磨了她多少年,她就折磨了他多少年,或许还要更长,

梦里那样的人生,那样的生活,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程婷萱征楞地看着前方,模样有些呆呆的,

那个男人打了一个哆嗦,然后睁开了眼睛,他愣愣地看着程婷萱,突然跳了起来,大声道:“你醒了?”

“你都睡了三天了!”

“医生……医生!”

程婷萱看着叶一帆的背影,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她到底想要……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呢……?

……她有些累……又有些冷……

“你冷不冷?”

“你饿不饿?”

“你要不要喝点水?”

男人略有几分小心翼翼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程婷萱突然叹了口气,

……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人生,

……反正都这样了,

她所认为的慈爱又严肃的母亲,并不是她的母亲,还是她的仇人;她所认为的深情的父亲,其实是个人渣;她所认为的有一些骄纵但是活泼开朗的妹妹,早就被人教坏了,暗地里不知道算计了她多少次,

天下之大,似乎没有她藏身之地一般;

而这个时候,男人有些犹豫地说道:“……两个孩子来了,你要不要看看?”

程婷萱楞了一下,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眸,眼里竟然透出几分惊喜,

……她的……孩子……!

**

“我们隐居吧。”从婚礼上回来,洛三千颇有几分无趣地说道。

“好。”莫子恒毫不犹豫地点头。

“就让我们种种田,养养幼崽,做做饭,偶尔直播一下,每日里游山玩水,怎么样?”

“好。”

“只有我们两个?”

“只有我们两个!”

夕阳下,两个人对视一下,相视一笑,

十指相握,永不分离。

莫子恒果然扔下了特殊部部长的位置,和洛三千隐居去了,

特殊部上下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做了这个决定,只知道是在参加完叶一帆和程婷萱的婚礼之后,恨死了叶一帆和程婷萱,

叶一帆和程婷萱的生活,也着实多姿多彩起来。

**

你知道什么叫做恨吗?

我真的好恨。

我明明对这个世界怀有善意,我明明那么努力在这个可怕的世界中保持自己最后一丝善良,我明明在努力保持着人性,我明明尽一切努力做一个好人——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洛三千刚刚进入这个身体,就感到一股浓重的怨恨,那种怨恨如同长江之水一般滚滚而来,几乎让人整个灵魂都触动,

然后,洛三千的脑海之中,就出现了这么一幕。

桃花树下,一个高大的男人脸色微红,他小心地握住了女孩子的手,耳根在刹那间红了个彻底,女孩的脸也红了起来,她的脸颊也微微泛着几分红,手指莹白细嫩,又有着一张天生的娃娃脸,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个软绵绵的娃娃一样;

两个人犹豫着……犹豫着贴了上去……然后小心地蹭了蹭彼此的唇角,就如同两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样,在一刹那间就躲了起来,然后小心地看向对方,仿佛生怕对方生气一般,然后在下一秒,就对上了对方的眼睛,小声地笑了起来;

那一天,他们确定了恋爱关系。

那个时候,他们还是学生,笑起来的样子带着几分青涩,但是感情却很好,他们总是对着对方笑,笑起来的模样让人心颤;

就如同任何一对年轻的情侣一般,空气中满是暧.昧的气息,两个人的视线偶尔交缠起来,就带着让人心动的光。

后来——

丧尸横空出世,世界末日悄然而至,无数危险就这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但是他们彼此的手还是没有放开过,

即使再难再苦,第一口水,他总是要给她,即使会被她推给他,两个人你推给我我推给你,自有一股子甜蜜在其中;

他们两个彼此肩并着肩,手拉着手,在这恐怖的末日之中艰难求生,她发烧、生病、苍白的跟一个鬼一样,他也没有放弃她;

于是,她觉醒了异能,明面上是水系异能,但是她的异能却带有着奇异的治愈系效果。

他没有觉醒异能,但是她也从没打算放弃他,水系异能是所有异能中攻击力最弱的,也没有办法凝聚成冰,水就是水,攻击力最为虚弱的水,既不能像冰系、雷系、火系那样有着强悍的攻击力,又不能像木系、土系那样有着出其不意的效果,除了人人都离不开水之外,它并没有太大的攻击能力;

所以,一个水系异能者带着一个普通人,那日子必然是极为艰难的,但是她从没有想过放弃他,诚如他没有想过放弃她,

他们艰难地度过了那一段死里逃生的恐怖日子,在最危急的时候,他被丧尸咬了一口,她不眠不休地照顾他,又要抵御丧尸的攻击,又要为他去寻找食物和药品,她艰难地保护他守护他,用自己的异能一点一点地照顾他,

最后,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也终于觉醒了异能,

火、雷、冰三系异能,三系异能都有着强悍的攻击力,从此他便可以将她护在身后。

他们一边走,一边招揽同伴,寻求安全的基地,他们遇到了那么多人,有了那么多志同道合的同伴,渐渐地组成了一个小队,以他为队长,而她变成了“嫂子”,

他们是小队中最恩爱的一对情侣,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末日里最恩爱的一对情侣,他们在末世之前就已经相爱,他们都觉得对方是自己的灵魂伴侣,他们相依相伴共同走过了最为艰难地一段日子,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过彼此,

任谁听到他们曾经的过去,还有一路走来的艰辛,都不会怀疑他们彼此之间的爱。

小队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几个人到后面的几百人,他们越来越有名气,慕名前来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他们就不能总是在一起了,

他们被分到两个小队,渐渐地去带不同的新人不同的小队,他越来越忙,她也越来越忙,两个人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竟然很难打上一个照面,

她首先发现了这种情况,陡然一惊,然后跟他商量,要换一个人去带那批新人,反正她只是个水系异能者,打打辅助帮帮忙也就算了,难道还能真的去做主攻队友吗?

男人拧着眉,似乎十分不快的模样,但是她坚持,最后也便同意了,允许她跟他在一起,只是觉得她做的不对,

但是那个时候,她已经觉得有些不对了。

曾经的他,是不会舍得离开她那么久的;

曾经的他,是不会觉得他们半个月不能见一次面无所谓的;

曾经的他,是不会对她说这么重的话的;

曾经的他,也不会这么不顾她的感受不顾她的想法;

曾经的他,也不会……

他变了。

她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但是……

她不想就这么放弃。

他们经历了太多,那么多年,那么多风风雨雨,他们彼此相依相偎那么久,她的父母亲人早就在末世里死光了,他其实是她最后一个亲人,也是她惟一的恋人,她并不想就这么和他分开,

她试着去挽回他们的感情。

但是……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个走到这一步的呢?

彼此面对面,相顾无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垂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好一会儿,他道一句:“去休息吧。”

她答:“好。”

他们又一次躺在了一张床上,但是彼此都感觉十分陌生,那种生疏的感觉,竟然让她从头到脚都有些发冷,

他没有理会她,

她也没有去理会他。

他们背对背的躺着,彼此之间没有一分一毫的身体接触,中间就仿佛有一条银河将他们分开了一样,

她知道,他没有睡;

他也知道,她没有睡。

那一晚过后,她明白,他们之间回不去了,

他定然是喜欢上了别人,

这个家伙,竟然连喜欢上了别人都不知道该怎么遮掩,当真是傻得出奇,

她一边摇头,一边大笑,笑着笑着,眼泪竟然掉下来了。

就这样吧,她想。

这么多年一起走过来,亲情友情爱情掺杂在一起,现在爱情没了,也还可以再做亲人嘛,何必闹得那么不愉快?

都是成年人了,谁还不了解谁啊,怎么可能还用小孩子的方式处理问题,爱情早就不是他们生命中的唯一了,在这个恐怖的、丧尸横行的末世里,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既然不喜欢了,那就分开嘛,和平分手,大家再见面还是朋友。

她想的十分豁达,处理问题也是快刀斩乱麻,她首先提出了分手,他震惊地看着她,最后垂下头,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喃喃道:“……对不起。”

那个时候,他已经成了末世里的一位霸主,他拥有着强大的异能,还是三系,并且都是七阶,在末世里可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跟随着他的人太多了,喜欢他的姑娘更多,但是比起他,她似乎就黯淡无光了一些;

她知道有太多太多的姑娘想要取代她的位置,但是她从来不惧,她向来就是这样的性子,爱的时候深爱,分开的时候就快刀斩乱麻,你好我好大家好,

或许是看他太失落太难过了,临走的时候,她还给了他一个安慰的拥抱。

虽然跟他分开,但是日子依然要继续过,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现在的基地,也没有想过要离开现在的小队,这个小队是当年她和他一起建立起来的,看着这个小队从几个人的小破队伍到现在声名远播的、拥有几百人的佣兵团,她自然是有感情的;

私事归私事,公事是公事,他们早就有默契,不会将这些事情掺和到一起的,

不过……

……她有分寸,知道自己该远离他。

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这么对她!

顷刻间,洛三千只感觉自己脑海中的镜头猛地一转,那种浓重的怨恨又一次卷土重来,并且比以前更旺!

……她本来以为,不是恋人,起码也是朋友,也是家人,毕竟这么多年一起走过的日子不是白走的,但是他竟然这么对她!

这世上只有两个人知道她异能的特殊性,一个是她自己,一个是他。

他亲手将她送进了实验室,那个时候,他看向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愧疚,她震惊地看着他,只听他喃喃道:“……三千……三千……这也是为了人类。”

她看到他身边那个姑娘近乎得意的微笑,那种微笑里夹杂着轻蔑、嘲讽、不屑和居高临下的傲慢;

她看到他扭过头去,似乎不敢看自己一般,但是眉宇间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和不舍,只是一片冷凝,

隐隐约约,还有几分松了口气的感觉。

她咆哮、怒喝、甚至是流泪,但是却没有改变这一切。

她被拖进了实验室。

被禁锢了异能,其实禁锢不禁锢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毕竟水系异能的攻击力实在是有限,没有几个人将水系异能的攻击力放在眼里的,

她挣扎、咆哮、痛苦,都渐渐在这个狭小逼隘的实验室里转化为绝望,

她真的信错了人,对不对?

她明明没有做错过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难道他都忘了不成?

好狠啊……他真的好狠啊!

她对他,从来是不设防的,他们在一起太久太久,数过去,竟然有十几年了,那么长的时间,他不知道救了她多少次,她也不知道救了他多少次,竟然……竟然变为这个样子!

为什么?!!

她真的特别想冲过去问一句,为什么?!!

怨恨如同海水一半波涛起伏永不断绝,在这个实验室里,她受尽了一切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痛苦,只感觉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那些惨无人道的实验所带来的痛苦一一在她的身上闪现,她知道,她活不长了……

……但是她真的好恨啊!

她真的好恨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为什么?!!!

她没有了利用价值,被实验室的人扔到了一个笼子里,等待着她自生自灭,

她的恨意在漫长的时光中越加深刻,她想要报复……

……不不不,或许不能叫做报复……

……她想要更浓厚的……更可怕的……更深刻的东西……

洛三千猛地睁开了眼睛,原主那种情绪还在她的体内狂暴着冲击,横冲直撞,让洛三千的大脑一抽一抽的疼,

但是此时,她却顾不上这些,

从身体各个部位传来的疼痛让洛三千下意识地咬住了唇,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自己的这个身体里检查起来,

……这个身体,可真是惨得很啊。

洛三千缩成了一团,她此时就如同什么畜/生一般,被关在一个狭小的铁笼子里,连腿都伸不直,只能就这么蜷缩着,而这间屋子里,摆放着不知道多少这样的铁笼子,好多铁笼子甚至都是堆叠在一起的,完全没有人管,

而整个房间里,也都蔓延着一种极为难闻的味道,洛三千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人没有撑过去,就这么走了,

这一屋子,全都是实验失败的失败品,他们不可能将这些失败品放出去,这样会影响整个基地的团结,会造成恐慌,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杀死他们,但是在杀死他们之前,也要废物利用一样,

比如说打个什么正在制作中、或者制作了一半的神奇药剂,然后让他们试试药效,

“砰——砰——!”

“嗷——!!!”

“啊啊啊啊——!!”

而这个时候,房间里陡然响起一股巨大的声音,仿佛是有什么生物在孟烈德撞击那些铁笼子一样,还发出那种类似于猛虎饿狼一般的咆哮声,声音极大,震的附近的几个铁笼子都在晃悠,

洛三千抬头望去,只见那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生物在发狠地撞铁笼子,他撞得用力急了,不知道触碰了什么东西,那铁笼子上面陡然闪过一层蓝色的东西,下一秒,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生物陡然倒在地上,

不知道是死了,还是什么……

洛三千的眼眸陡然暗了下去,她忍受着身上传来的一阵阵剧痛,只感觉这破地方就如同什么龙潭虎穴一般,关了你压根就不打算让你出去,

这可不行。

洛三千闭上了眼睛,这个地方的灵气少的可怕,无论是玄学还是什么,都不大好用……

……啧。

一口血腥陡然涌了上来,洛三千张口喷出了一口血,这个身体败的惨烈,不过……倒是让她发现了一个可以用的。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等待。

洛三千都不知道自己等了多少天。

等到这里的空气更加难闻、那股子尸/臭/味让人呼吸困难的时候,终于有人推开了那扇门,

“艹他.妈的,真他.妈难闻。”

那男人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似乎是开了什么类似于空气净化器之类的东西,房间里的气味瞬间好闻了不少,洛三千半睁开眼睛,那扇门在这个时候,缓缓地关了起来,

男人一点一点地查看着,不时冷笑连连,“这个也死了。”

“哎哟,这个那个时候不时很牛的吗?现在不仅死了,竟然还臭了,哈哈哈哈!!”

“这个是那个谁来着?好像是什么狼王?就说养了一群变异狼的?哈哈哈!都死得透透的了,也没见有什么狼来帮你!”

“咦……这里还有个活的?”

那男人停在了洛三千的笼子面前,残忍地笑了一下,“不人不鬼的活着多没劲,不如我帮你一下?”

“放心,不由客气,做个好人好事嘛。”

那个男人举起了一把造型奇怪的枪,对着洛三千的脸,而就在这个时候,洛三千猛地抬起了头,那个男人在这个时候正好对上了洛三千的眼睛,

那个男人就如同被钉在了原地一般,愣愣的模样,洛三千看着那个男人,缓缓地、缓缓地笑了起来,

“我是你的主人。”

“我的一切命令,你都要遵守,并且执行。”

她这么说着,语气轻快,带着十足十的笃定。

男人愣愣地看着她。

好一会儿,他僵硬道:“……主人。”

喜欢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请大家收藏:(www.e5w.net)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神探班纳特[综名著]他很撩很宠心动满格痛爱在暴雪时分小娇娇人生若只如初见你好,秦医生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他的小玫瑰尽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狼行成双不知深浅暗格里的秘密霸总又让我继承亿万家产温柔攻陷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我从星际回来了我行让我上[电竞]余生有你,甜又暖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魔鬼的体温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世界都想和谐我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完本推荐: 有只海豚想撩我全文阅读暴君[重生]全文阅读在暴雪时分全文阅读招魔全文阅读花事了[短篇集]全文阅读第一序列全文阅读妖神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炽道全文阅读异世情缘(GL)全文阅读北斗全文阅读吾家娇女全文阅读阴客全文阅读欲望之春:婚墙全文阅读燕倾天下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小药师全文阅读吃蜜 [穿书]全文阅读病娇毒妃狠绝色全文阅读他的小玫瑰全文阅读皇上别闹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诡异分解指南帝霸快穿之女王在上借剑大明之第一厂公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重生之战神吕布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摘仙令港九本色首辅娇娘我的母老虎神级选择系统我是凯莎的守护灵规则系学霸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旅逍遥侯我有一个剑仙娘子锦衣玉令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我要做驸马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霍格沃茨的提督彼岸之主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1979闲鱼人生太古龙象诀进击的后浪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梦.千航的全部小说 - 那些年,被抢走一切的白月光[快穿]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