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伊甸园 >> 章一六 还好不曾虎摸虎摸

章一六 还好不曾虎摸虎摸

帝堂绝正守在方卓的床边。

这是蒙丹最新被租下的一座庄园里,远离蒙丹城,没有繁华的街市和摩肩接踵的龙群,甚至庄内的摆设也说不上奢华,但周围的成荫绿树和不远处明镜一样的湖泊,却又别有一番风情。

方卓正在庄园三楼左边的卧室里沉沉酣睡。他身上的所有伤口都已经被帝堂绝处理停当了,所以他睡得很沉很舒服,甚至连脸颊都红扑扑的,一点也没有受伤之后所会呈现的虚弱状态。

只是方卓虽睡得舒服,守在他身边的帝堂绝却一点都不觉得舒服。

安静的卧室内,只有悠长清浅的呼吸在轻响。

曼迪拿着文件自门外走了进来。他走得很小心,几乎不曾发出声音,进来之后也没有向守在床边的帝堂绝出声,只是安静而恭谨地呆在角落的位置。

仿佛并没有发觉到曼迪的来到,帝堂绝的手指落在了方卓的眼角,他轻轻拨开那几根落在方卓眼睑上,让他睡得不甚安稳的发丝,接着又拉了拉方卓身上的被子,盖住他不安分伸出被子的手掌,这才稍稍放松身子,靠在椅背上。

帝堂绝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没错,他是一见了方卓就产生了某种无法言说的亲切感,甚至之前胸口被对方刺中的刀伤上也有一小道由对方指甲划出来血痕无法消去……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亲切感或许是因为他确实寂寞太久了,至于伤口,或许是面前这条小龙的指甲上恰巧沾了什么东西,又或者是在化形的时候变异了——这种情况很少,但也不是没有。

帝堂绝有些微走神。

安稳睡着的方卓不知梦见了什么,砸吧砸吧嘴嘟囔了一声,又把手给伸出被子了。

帝堂绝再握住那只不安分的手,要把它放进被子里。

但在放进被子之前,帝堂绝握着这只虽没有他一半大,却比他自己的手不知温暖柔软了多少倍的小手,一时竟不舍得放开。

而不舍得放开的同时,他也同样的再往对方的手掌心中探进一丝内息,探查对方体内。

理所当然的失望。

方卓体内一切正常,就是一个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黑龙。

帝堂绝慢慢地收回了手。他再看了床上方卓的睡颜一会,才开口:“有什么消息?”

一直站在角落的曼迪上前几步,站到了帝堂绝身边:“风花叶确定已经离开了,不过离开得很匆忙,看现场迹象,似乎还因为阁下先前的一剑而受了伤。”

帝堂绝面沉似水。

曼迪再接下去:“这头小龙的事情也查得差不多了,最先出现的地方确实是蒙丹城外——还恰巧就是最后发现风花叶踪迹的地方。其他的和普通龙并没有什么差别,另外,就是他的抚养者还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帝堂绝开口。

曼迪沉吟一下:“只是有些疑点,还望阁下容我多调查一些时间。”

帝堂绝微微点了头,并未多说。

曼迪则再主动道:“另外,这个小龙的抚养者塔米在离开之前,曾把小龙托付给诺亚学院的院长和一个叫休斯的黑龙,最后的动静并不小,这两龙应该已经得到消息,很快就会过来。阁下,您的意思……”

这是在问是要把小龙交给他们,还是自己留下来了。

帝堂绝没有立刻回答,尽管他明白,不管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把面前的小龙交出去。

可是……

帝堂绝到底只犹豫了片刻。

很快,他就在心底冲自己摇了摇头——他并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把方卓留下来。

“等龙来了。”帝堂绝开口,“等他的抚养者的委托龙来了,就——”

“唔!”不知道是不是两人交谈得太大声的缘故,本来好好安睡的方卓一下子皱眉出声。

帝堂绝即将出口的话不由缓了一缓。他转过头去,正见睡在床上的方卓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帝堂绝的声音不觉低了一些,同时伸出手去碰方卓脸颊:“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这句话刚刚说完,帝堂绝就觉得有了些不对——因为床上的人虽睁开了眼,眼中却一片茫然,明显还没有真正清醒过来。

“唔。”根本没听见帝堂绝说了什么,方卓此时正自困倦,只当是在家里塔米对他说话,便随意嘟囔了一句自己也没明白的话,再蹭蹭脸上的热源,便就着那个热源侧身再睡过去了。

帝堂绝一下哑了声音,刚才那一句方卓自己都没闹明白的话他倒是听清楚了,是“别吵,唔,困……”,然后,那个小猫一样磨蹭龙的动作……

帝堂绝开始觉得自己确实寂寞太久了。

或者,找一个龙玩玩?……

这个念头只在帝堂绝的脑海里转过一圈,便被他给丢开了。抽出被放在压在脑袋下的手,帝堂绝再开口,却是换了一个说法:“等委托人来了,让对方来见我吧。”

曼迪并无异议,见帝堂绝没有事情再吩咐,便安静地退了下去,临出去时,还轻轻掩上了房门。

这边帝堂绝和曼迪在谈论塔米的委托人,诺亚学院里,早被后山动静所惊动的白胡子院长和休斯也同样在讨论这件事情。

休斯一肚子阴火,脸色沉得几乎能滴下水来:“为什么在你负责的诺亚学院里,那条小龙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白胡子的院长颇为无奈,但这次,他的桌上倒没有再摆小点心了:“我不知道风花叶会在诺亚学院里下这种大手笔……他应该是打算用来对付辅王的。”

“那为什么有事的不是辅王是方卓?”休斯问得干脆。

“我也在想这一点。”白胡子院长叹了一声,“先头辅王身边的曼迪指名找塔米的小龙,我就有多问一句,只是当时对方只说是来询问一些事情,并没有说随后辅王就会来……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应该和风花叶有关,不然无法解释风花叶为什么会对一个小龙动手——他的名声虽素来不好,可几十年来也没传出过什么随意伤人的事情。”

休斯皱起眉了。

“怎么?”院长随口问了一声。

休斯就把一个月前的事情说给了院长听,末了,他道:“塔米的小龙化形也不过一个月多一点,这么短的时间里,根本弄不出什么事情,在那次之后,我也暗中观察了那条小龙一会,没发现什么特别的,所以如果真有什么,就只有那一次了。”

这次换诺亚院长皱眉了:“你是暗中观察的?”

“是。”休斯道。

“那个小龙知道不知道?”院长又问。

休斯怒了:“一个刚化形一个月的小龙,你问我有没有被他发现!?”

院长登时泄气了,他嘟囔一句“龙神在上”,才无奈地对休斯道:“我们很可能和那个小龙产生了点误会。”

他强调了‘很’这个形容词。

“什么误会?”休斯皱眉道。

“那天晚上一定发生了事情,并且多半和风花叶些关联。”院长首先肯定了这个,因为方卓化形的时间确实很短,短到能让龙轻易排除其他可能,“那个时候,他在你家里留下那么明显的痕迹,是在昭示他遇到了麻烦。”

休斯的眉头没有松开:“我当然知道。”

院长对面前这个朋友的情商已经没有言语了:“一个有麻烦的龙,还是一条没有能力的小龙,在这个时候,他当然会希望有龙能帮他解决麻烦。”

“他自己解决了。”休斯很冷静地回答。

院长又无语了片刻:“当然,他解决了,可是他既然能够完全靠自己的力量解决,又为什么非要在你的院子里留下两个脚印?——当然是希望借此见一见塔米留给他的照顾他的龙。”

休斯沉默了一会:“你的意思是,他其实是想见我一次?”

“我想他是这个意思。”白胡子院长如此回答。

休斯又沉默了一会:“我去见他了,不过他不知道……”

白胡子院长摊摊手。

于是休斯迟疑了:“那……会怎么样?”

白胡子院长也有点迟疑:“就他表现出来的心思缜密程度来看……多半日后有什么事,他都不会再考虑我们了。”

“不考虑我们……”休斯重复一遍,然后就盯着院长看了:“塔米的交代,怎么办?”

院长显然也颇为头痛,他揪了揪自己的白胡子,片刻才说:“这件事过一段再说吧,看样子辅王颇为喜爱塔米的小龙,短时间内,也没有什么地方会比在辅王身边更安全了。”

休斯显然不太赞同:“如果塔米的身份暴露了呢?辅王身边有多安全就有多危险,一旦塔米的身份暴露,辅王要扣住那条小龙,到时候我们恐怕连救都救不出来。”

诺亚院长沉默了一会:“有一个最新消息。”

“什么消息?”休斯有些不耐烦,“先说那条小龙吧。”

“关于塔米的。”院长很冷静,“西南那里的局势很不好,我恐怕……”

休斯眉头一跳,半为院长口中的消息,半为话里头剩下没说出来的意思:“你想说什么?”

诺亚院长没有理会休斯话里头隐隐的凶狠,他径自低头沉思了一会,才道:“我们先把那条小龙接出来,但具体安排,要等西南那里局面明朗之后再说。”

“如果塔米死了,你打算怎么样?”休斯淡淡询问。

“如果塔米死了,我就托付南边的瑞得院长,让他收养那条小龙——当然,如果那条小龙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只要不危险,我都不阻拦。”诺亚院长回答道。

休斯的脸色并未缓和:“如果那条小龙想要加入呢?”

白胡子院长笑了笑:“我们已经连一个化形才一个月的小龙也要了?”

休斯一直紧绷着的脸终于缓缓松开了,他道:“那就这样吧。”

白胡子院长应了一声,他叹一口气,也跟着自语了一句:

“就这样吧。”

太阳已经西沉。在万丈金光铺洒大地,当嫩绿草叶镀上金箔,方卓终于冲冗长的睡梦中缓缓苏醒了。

意识渐渐恢复清明,也清楚得记起了昏迷前的所有,死里逃生的方卓一时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半点不想动弹,连周围不同寻常的环境也没有心情去打量。

唔,终于出来了,不管怎么样,还是会落山的太阳漂亮……直直地看着被夕阳染成橘色的窗户,方卓胡思乱想着,一会想到那之前那前赴后续的毒蛇,一会又想到自己昏睡时候的梦到的东西。

没想到来了这里还能再经历一次蛇海,加上最开头也是变成蛇……我跟蛇就这么有缘么?还都是孽缘。方卓暗自嘀咕着,随后又觉纳闷,按说有了这么一次险死还生的经历,他就是不睡得跟死猪一样,也不该梦见向一个黑黑的刺球打招呼啊,要梦不也该梦蛇么……

这么想了一回,自觉无解的方卓也不再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而是微微一动,撑起身体打量四周。

而这一打量,方卓就看见了坐在不远处椅子上的帝堂绝。

帝堂绝正在休息。他闭着眼,头微微歪下,用抵着椅柄的手撑住了,胸膛平稳起伏,神色较之清醒时候,又更柔和了几分。

今天的帝堂绝是穿着一身军服的,赤红灿金的颜色,加上整整两排扣得一丝不苟,泛着冰冷光泽的金属扣子,称得那靠在椅子上的人越发的……

方卓悄悄吞了口唾沫。

他的目光小心翼翼地落在了帝堂绝顺着肩膀披下来的直至腰际的笔直银发上——比雪更圣洁,比光更璀璨。

怎么能有人漂亮到如此地步?这是方卓的第一个念头。

不过,他是被帝堂绝给救了?方卓从美色中清醒过来了,一清醒过来,他就在暗自庆幸:

还好没仗着有治愈能力就顺手给自己“虎摸虎摸[1]”了,要不然逃命时候治个半半拉拉的,岂不是要被帝堂绝给抓个现行?那时候他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辨不出花样来了……

“在想什么?”忽然一声,是早就清醒过来的帝堂绝出声了。

方卓回过神来,他看向帝堂绝,却不期然对上那对银色的眼眸,心脏当即就漏跳了一拍,耳朵尖也跟着热了起来。

帝堂绝没有错过方卓的表现。他有些好笑,起身走近对方,便伸手试了试方卓的额头:“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冰凉凉的,真舒服。

方卓耳朵更热了。他一边乖乖摇头,一边忍不住想到。

帝堂绝点了点头:“你睡了两天了,先吃点东西?”

睡了两天?果然是被辅王救了。方卓刚想再乖乖地点头,就忽然想起一个关键的事情来,忙叫住准备起身的帝堂绝:

“等等,阁下!”

“怎么了?”帝堂绝停了脚步。

“我记得在最后,我好像挥了一刀,我有没有……”方卓看着帝堂绝的目光自然而然地露出了担忧。

伤到你?

※※※※※※※※※※※※※※※※※※※※

上更新……

[1]:虎摸虎摸——这是orange-303 亲最先的形容,觉得很有爱,就用在文中了,orange-303 亲版权所有^O^

喜欢伊甸园请大家收藏:(www.e5w.net)伊甸园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伊甸园最新章节 - 伊甸园全文阅读 - 伊甸园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伊甸园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表妹万福从尾巷开始奇怪的先生们东方不败之你才萌货!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驸马要上天天官赐福夫人你的龙鳞闪瞎眼了小淑女敛财人生[综].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朕成了皇后的金丝雀繁花映晴空白月光分手日常辟寒金权臣的掌心娇师尊是个高危职业重归寂静深处有人家认错夫君切片以后烈火浇愁穿越后我成了三个孩子的后娘毒妇不从良灵魂深处国师
完本推荐: 系统维护中全文阅读伊甸园全文阅读男神投喂指南全文阅读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全文阅读快穿:黑化男神,娇宠成瘾!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沈老师请这边走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掌上娇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全球高考全文阅读有姝全文阅读豪门之童养媳全文阅读完美人生全文阅读山下一家人全文阅读足球之最强十号位全文阅读古穿未之星际宠婚全文阅读帝凰全文阅读博士宿舍楼记事簿全文阅读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道龙皇末日乐园末日拼图游戏妖龙古帝从离婚开始的文娱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都市极品医神我真不是大魔王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弟子,拜见师尊!我的技能不正经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快穿之女王在上慢穿之璀璨人生黎明之剑影帝偏要住我家诸天万界之大拯救港九本色帝霸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洪荒:开局挖了碧游宫都市最强修真学生伏天氏逆天神医妃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我花开后百花杀魔渊签到一千年座下三万魔头极限伏天大梦主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伊甸园最新章节手机版 - 伊甸园全文阅读手机版 - 伊甸园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伊甸园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