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伊甸园 >> 章二二 最荒诞的不幸

章二二 最荒诞的不幸

夜色正浓,繁星满缀天穹。

帝堂绝正在房间里喝着可卡[1],他的膝头放着从龙界各地传上来的各种报告,它们被装订在了一起,粗一看去,至少有一根手指那样的高度。

帝堂绝看完了膝头的最后一份报告。他放下杯子,靠倒在椅背上,有些疲惫地伸手揉了揉眉心。

曼迪无声无息地走进房间。他放下自己带进来的点心,又为帝堂绝换上一杯新泡的温热可卡,这才以目示意正安安稳稳地睡在房内大床上的方卓。

帝堂绝微微摇了头。

曼迪便再次无声地退下了。

至于帝堂绝,他则是又闭目休息了一会,这才收拾了面前的各种报告,起身走到床边。

躺在床上的方卓呼吸平稳而清浅,是正在熟睡的表示。

帝堂绝沿着床沿坐下了,他静静地看了熟睡的小龙一会,伸手轻抚对方散落脸颊的黑发和参差黑发下的面孔。

熟睡的方卓动了一动,似乎就要惊醒。

但在那之前,帝堂绝已经给了方卓一个“深深沉睡”的咒语。

刚刚有所动作的方卓再次沉沉地睡了下去,帝堂绝用手指轻轻刮搔对方脸颊一会,又给了手下的小龙一个“心灵释放”的咒语。

方卓的睡颜越发安稳了。

帝堂绝依旧没有急着做什么,他再摸了摸方卓柔软的头发和脸颊之后,才斜靠在床上,同时轻轻抱起方卓,让他靠住自己后,再握住对方的手探入力量。

帝堂绝是在寻找风花叶给方卓下的法术。但他并不着急,一边用能力一点点探查对方身体时还一边跟靠在自己身上的小龙说话:

“方卓?”

仿佛回到了母亲的体内,身处最舒适最安全环境的方卓恍惚听见了有声音叫自己的名字,他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嗯?”

帝堂绝用没有握住对方手腕的手拨了拨方卓的短发。

方卓么?他本来给小龙想的名字,是伊西铎……帝堂绝只停顿了一会儿。下一刻,他就再道:“你喜欢塔米?”

方卓闭着眼,他脸上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喜欢。”

“很喜欢?”帝堂绝再问。

方卓的笑容变大了:“很喜欢。”

“如果塔米死了呢?”帝堂绝道。

死了?方卓只觉得一股愤怒涌上心头,他不假思索地说:“血要用血偿还。”

帝堂绝一时没有再出声。

这一段时间里,方卓因焦急塔米的事情而一路急赶,他看在眼里,没有做声地任由对方行动,甚至还没让对方花时间恢复银龙的外表……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和一个黑龙共享小龙。

帝堂绝抚着方卓头发的手依旧温柔,但神色却渐渐冷淡下来。

他不知道便罢。既然知道了,那他的小龙就不会有第二个抚养者,倘若塔米没有出事,那他知机还罢,若不知机,到时候他左右也要让对方出点事情……就是没想到仅仅一个月的功夫,他的小龙就那么喜欢一个黑龙了。

帝堂绝难得地皱起了眉。

不过既然那个黑龙已经出事,又消失了,那也就罢了……这应该是目前来说最好的结果了。帝堂绝在心中暗自想到。至于塔米会不会再出现,这完全不在他的考虑中,因为这完全不需要他去考虑——他的小龙,怎么可能会有第二个抚养者?

“现在希望有什么?”帝堂绝继续问着,他的能量也继续在方卓体内探索。

正自享受的方卓又听见了声音,他有些奇怪又有些恼怒:怎么连休息都休息不安稳?

但恼怒归恼怒,再舒适不过的环境还是让方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找到塔米。”

帝堂绝神色平静,再道:“问他的真实身份吗?”

问不问真实身份……这个问题有点难度,方卓思量着,渐渐有些忽略周围的享受了:“会问……但如果不回答,也没什么。”

帝堂绝握着方卓的手忽然轻轻一震,找到了风花叶设下的法术了。用能力探过那个“壁垒”一会,帝堂绝面沉如水,半晌才应了一声:

“嗯。”

握着方卓的手,帝堂绝开始慢慢加大探入的能量,他又开了口:“还记得带走你的那个黑龙吗?”

印象太深刻了。方卓觉得自己又清醒了一点,虽然他除了舒服之外什么感觉都没有:“风花叶!”

“记得他对你说过什么吗?”帝堂绝又道。

说过什么?方卓有些迷糊:“‘原来你在这……’嘶……‘看来他真是拿你当宝物一样……’嘶……”

帝堂绝没听懂方卓在说什么,但他很有耐性,一边再缓缓加着能量,一边道:“做过什么?”

做过什么?方卓又开始回忆了,这次,他觉得自己好像感觉到了一些除了舒适之外的东西……

怀中的小龙好一会没有回答。

帝堂绝低头看了看,见方卓依旧神色安稳双目紧闭,便不再多加关注,只道:“讨厌风花叶吗?”

方卓清醒了,是很突然的一下,如同灵光一现那样,忽然就明白过来了。醒来之后,多年的习惯让他没有睁眼也没有动弹,只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安稳靠在帝堂绝身上。

帝堂绝沉稳的声音再次传入方卓耳朵了:

“讨厌风花叶吗?”

保持着原本姿势的方卓体内是一股又一股的热流,身上却是一层又一层的冷汗——他方才,没说什么不应该说的吧?

这么想着,方卓身上不动,嘴里再次道:“讨厌。”

帝堂绝又说:“为什么?”

这个要怎么回答?方卓飞快地动着脑筋,嘴巴也不停:“他做了……事。”

帝堂绝没有声音传来了。

方卓有些忐忑不安,暗想自己的那个省略到底省略对了没有。

房内一时沉寂下来了。方卓忽然听见一个轻轻地响动从他体内传出,就如同气泡破掉的声音那样。

发生了什么?方卓暗暗好奇,却没敢睁眼。

帝堂绝收回了一直握着对方手掌的手,他看了面前重新恢复绚烂颜色的短发片刻,微微笑起来:“跟我回去,怎么样?”

闭着眼睛的方卓猛然一怔,不知道如何回答。

但让人尴尬的寂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下一刻,帝堂绝就道:“回答不出来?想在这里找塔洛蒂亚的消息?”

这次,方卓确信对方是知道自己醒过来了。可是这句话……如同上一句一般,方卓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甚至不确定自己现在该不该睁开眼。

帝堂绝帮方卓做出了决定。他摸了摸方卓恢复银色的短发,随后直起身来,又拉过一旁的薄被盖到方卓身上,最后仔细掖好了被角,才道:“好了,先睡吧。”

方卓没吱声。

帝堂绝也没再说话。

片刻,脚步声响起;再一会,关门声也响了起来。

方卓终于睁开了眼,他对着自己道:“我……”

——要怎么做?

夜晚并没有结束。

艾城的西南临着海,又是一望空阔的平地,每到夜里,呼呼的冷风席卷海水,孜孜不倦地拍打着海岸边狰狞地岩礁。

上弦月高挂天空,孤零零地俯瞰大地。艾城临海岩礁的深处,天然形成了一个石洞,石洞中,本该死去的塔米正蜷缩身子,侧躺在角落。

塔米的状态显然并不太好。

他闭着眼睛,脸被悬于不远处的淡蓝水幕映亮,苍白得可怕。侧躺着蜷缩起的身子裹着一件全黑的斗篷,从某些细节——诸如领子袖口那鲜亮的金线上——能看出这件斗篷出生的日子并不长。然而此刻,因为泥沙和尘土,还有几道长长的不知什么东西拉出来豁口以及被硬生生拽去了好大布料的底端,这件其实可以说得上崭新的斗篷却只显得残破肮脏,如同即将逝去的病弱老人。

塔米所在的石洞不大,但很深,弥漫着浓浓的血腥之气,若再仔细倾听,还能听见被面前说话声和远处浪涛声掩盖下的细微水声。

——是自塔米体内流出的鲜血蔓延在地的声音。

躺在地上的塔米呼吸已经微弱不可闻,悬浮于半空的水幕却依旧忠实地播放着——播放着方才帝堂绝和方卓的一系列互动。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声音在尖利地呼啸着的风声中嘲讽:“塔洛蒂亚,你看着吧,你看着吧——你的小龙,早已经背弃你了!”

蜷缩于角落地塔米没有动静。

声音依旧继续:“你的小龙为什么不背弃你了?他居然是一个银龙!还是现任辅王的孩子——塔洛蒂亚,你哪一点比得过帝堂绝?只要稍微有些脑袋的龙,都会明白到底该如何选择的。”

闭着眼的塔米似乎微微撩动了眼皮,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做。

嘲讽地声音忽然一转成了怜悯,只是有时候,怜悯不吝最深的嘲讽:“可是他是你的小龙啊,不管怎么样,最开始,是他选择了你,是不是?”

“够了……”塔米终于出了声,尽管他的声音沙哑又沉闷,甚至低不可闻,但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却还是一下子捕捉到这点声息,呵呵笑了起来:“你这个懦夫,你的小龙已经跟着别龙走了,可是你呢?甚至不敢知道真——”

“——”塔米还想出声,可是太过沉重的伤势却让他连躺着说话这样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完成,只能闭着眼重重喘息——而这喘息声的大小,甚至还不能盖过他体内鲜血流淌出来的声音。

水幕依旧悬挂,并持续反复地无声播放着那一幕幕亲密的画面。声音也在持续着,它说得越来越大声,也说得越来越急促:“塔洛蒂亚,塔洛蒂亚——”

急促地喘息带动胸口的伤势,塔米咳了几声,却被喉咙中争先恐后涌出来的鲜血给呛到,几至无法呼吸。

而那自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却恍若不觉。它清晰地,尖利又愤怒地嘶叫着,伴随着各种嘈杂到让龙想要呕吐的声音,狠狠穿透一切,直钉入塔米心脏的最深处:

“——拿回自己的东西!”

倏然,光影散去,声音湮灭,石洞中再先前的恢复了黑暗寂静。

深渊一样的黑暗,死一样的寂静。

“你听说了吗?”

“从帝都来的辅王要暂留艾城了。”

“早就听说了。”

“他为什么要留下?”

下午的太阳很温暖。

风花叶正在艾城黑龙一个聚集区帮助治疗在先前的冲突中受伤的黑龙,他幻化成了最普通的黑龙模样,在早已准备好的小屋前拿出种种药品,为每一个无法得到龙廷救治的黑龙包扎伤口。

无法从龙廷得到救治的黑龙也自发的在风花叶的小屋面前排着队,他们彼此交谈着,却都克制了声音,尽量不影响到旁龙。

“不知道,谁知道龙廷一直在想什么?”

“反正和我们黑龙没关系。”

“没关系好,就怕又是什么针对我们的事情……前两天的冲突……”

周围一时没了声音。

风花叶利索地替面前的老龙处理完伤口,正包药材准备拿给对方,就听队伍里忽然响起了一道稚嫩的声音带着十足的不忿道:

“如果没有厄运之龙就好了!”

周围没龙说话。

那道稚嫩的声音便继续说下去,话里有着能明白听出的不解和理所当然:“如果没有厄运之龙,就不会有黑龙的不平等!什么遗忘者被遗忘者,也根本都不会出现!——为什么,我们要有厄运之龙?”

周围有了轻轻的骚动,是那说话的小龙的抚养者在呵斥小龙,让对方不要乱说。

风花叶将手中包好的药材递给了面前的老龙。

面前的老龙带着感激的笑容接过并离开了。

又一条龙来到风花叶面前了,这次是一个五六岁大刚刚化形的小龙——也正是方才说话的小龙。

风花叶依旧娴熟地为对方处理伤口。

那出声的小龙有着巴掌大小脸和一双大大的眼睛。此时,他就睁着自己的大眼睛看向风花叶不停歇地双手,专注认真得让旁龙一看便觉可爱。

这只小龙只是轻伤,风花叶很快就处理好了伤口,他收回手,示意对方已经好了。

那坐在风花叶面前的小龙终于回过了神,他露出了一个带有三分羞涩七分赞叹的笑容,道:

“您真好,也真厉害。”

风花叶抬了眼。

面前的小龙脸上还带着真诚的笑容。

风花叶想着他该说谢谢,也准备要这么说。然而在他开口之前,另一道带点迟疑的声音插了进来:

“您好?”

很熟悉的声音。

从方才就一直保持动作流畅的风花叶终于停了一下,继而,他侧过了头。

却只见一片柔金光辉笼罩来龙。

※※※※※※※※※※※※※※※※※※※※

这两章的风花叶的情节会全部重写。接下去一章风花叶戏份多,帝堂绝的那里也会修改一下,就差不多是重写了,嗯,尽量在睡前弄完,明天争取早点上新章,有时间就写入魔^O^

Ps1:可卡:一种饮料

Ps2:再上一幅画,还是‘黄瓜中的战斗瓜’朋友的画,是上一幅Q版的上色图,真是太萌动鸟!>

喜欢伊甸园请大家收藏:(www.e5w.net)伊甸园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伊甸园最新章节 - 伊甸园全文阅读 - 伊甸园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伊甸园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繁花映晴空我的男友是河神天官赐福穿成男配去修仙黑月光拿稳BE剧本凰权至上:凤栖吾烈火浇愁反派有话说[重生]四界柳楚传辟寒金丛林生活物语大周女帝红楼第一狗仔.六宫粉夏梦狂诗曲III汴京私房菜穿越后我成了三个孩子的后娘当男主爱上铁憨憨![快穿]普普通通吃瓜少女一笔多情忠犬遍地走[综]国师重归小淑女神路
完本推荐: 仙逆全文阅读吃蜜 [穿书]全文阅读盛世妖颜全文阅读清初情缘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鸿蒙教皇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全文阅读山下一家人全文阅读暖阳全文阅读碧枫记(逼疯)全文阅读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花事了[短篇集]全文阅读穿越之复仇全文阅读含桃全文阅读飞上枝头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穿成大佬的心尖宠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超级保安在都市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听说大佬她很穷末世宅在家最稳健基因大时代逍遥侯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元希修真录以契为证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我创造了仙秦我的技能不正经流年撷萃借剑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影后的嘴开过光绝代神主这就是个奇迹数风流人物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旅道祖,我来自地球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我的1978小农庄港九本色最强穿梭万界系统诸天万界之大拯救我是凯莎的守护灵我真没针对法爷

伊甸园最新章节手机版 - 伊甸园全文阅读手机版 - 伊甸园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伊甸园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