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伊甸园 >> 章九八 一路人?

章九八 一路人?

远处的灯火隐隐约约, 微寒的气流四下流窜,悄悄传递那藏于黑暗的窃窃私语。

押着风花叶的兵士离去了, 方卓几乎迫不及待地就从窗子跳进去——这倒不是他一见了风花叶就头脑发热, 而是他确定,风花叶这一次是特地把他钓出来的——至于风花叶为什么能算准了他会来这里……是他来的时候被盯上了?

方卓隐隐有些担忧。

收容风花叶的屋子不算大, 但也不特别小。一厅二室,该有的都有,甚至比他当初在圣迹森林的条件都好些。如果被迁进来的黑龙都能有这样的条件……有这样的条件又怎么样?方卓一时心情复杂, 有些难受。但很快就收敛心情,转看向屋子里的风花叶。

风花叶正背对着方卓,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慢喝完了水之后, 才转过身:

“你来了?”

这真是一句……叫人不知道怎么回答的话。方卓没心情附和一句‘我来了’的废话,就站在原地瞪着风花叶。

风花叶则打量打量方卓, 然后挑挑眉, 笑了, 嘲笑:“染个头发就叫伪装了?生怕别龙认不出来吧。”

对于面前这个龙是彻底麻木了,方卓现在听见什么都只当耳边轻风,去留无痕:“你来做什么?”

风花叶环视一眼屋子, 找了张靠窗的椅子,舒缓身子坐下, 姿态悠闲:“我是被抓来的。”

方卓愤怒:“他们抓得到你?”

风花叶今天心情似乎不错, 他只是微微笑了:“我不是被抓来了?”

方卓有些不耐烦了, 相较于今天好心情的风花叶, 了解到这里黑龙境遇的他实在很难有好心情, 所以他张开口正打算直接询问,脑海却忽然掠过一个想法:

如果,有机会抓住风花叶的话,阁下……

风花叶所作的椅子旁边就是一张小圆桌,他单手支着颔,眼角微挑,未语先笑:“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赌?”方卓下意识问。

风花叶唇边噙着笑,似乎温和:“就赌你能带龙抓我一次,我就能毁掉一个镇……怎么样?”

方卓脸色骤变!

“你——”

风花叶便笑了,漫不经心说:“玩笑而已,不必当真。”

方卓默然不语,脸色依旧铁青铁青的。

风花叶也不再多扯闲话,说:“我来这里的目的,你可以当做和你一样。”

“……为大统领?”方卓的语气有些僵硬,还有些疑惑。

风花叶看了方卓一眼:“我说过我不会站在他那边。也不可能站在龙界这边。”后面一句,在风花叶说来,明显比前头的更为冷漠。

方卓掉到谷底的心情有所回升:“大统领要对希尔做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

“好奇。”风花叶给了方卓一点诚意都没有的回答。

方卓真的一点都不意外,转身便要离去——反正事情也弄清楚了。

风花叶见方卓走得那么干脆,反倒有些意外了,奇道:“你真的信?”

一句话落下,房屋刹那一片寂静。

离去的脚步生生停下来,方卓呆站半晌,才僵着脸转回身,干巴巴地冲风花叶笑,言不由衷:“……既然我们的目的一样,那就……一起行动吧……”

这一句话,到底说得有多不甘愿,只有方卓自己能明白。

可是再不甘愿,他最终也只能把风花叶带回自己住的旅店——自然,那些看守黑龙街区的兵士压根没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方卓是看着风花叶大爷样的大摇大摆光明正大地走出封锁街区的。

甚至还正大光明地顶了那一头明晃晃地黑色长发。

一路无话,一人一龙跳窗子回到了房间后,方卓才想起应该给风花叶也开一间房间,就顺口问了:“你要什么样的房间?”

正从窗子幽灵一样飘进来的风花叶扫了一眼左右,语气勉强:“这里还凑合吧。”

方卓觉得一点都不凑合,但也没反驳,默默地就往外走,打算给自己重新订一间房间。

不用看就知道方卓的想法了,风花叶十分欣悦:“最好还订个离我远一点的。”

方卓顿时就想起来自己之所以要把风花叶带回来的顾虑了。他转头看向风花叶,发现对方还是那种似笑非笑带点嘲弄的表情。

方卓突然有些累了。他抹一把脸,打起精神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风花叶挑了挑眉。

“或者想要什么?”方卓问。

“我说过了,好奇而已。”风花叶回答。

方卓没吭声,脸上带着明显的不信。

风花叶毫不在意,坐到床上就懒洋洋说:“夜深了,我累了。”

“……”方卓。

这一夜的最后,方卓简单收拾了重要的东西,半夜挖起旅店老板,百般赔礼之后,住到了风花叶——也就是他原来屋子——的隔壁,睡了一个一点都不安稳的觉。

不过显然的,再不安稳总也好过没有休息。

远处的天际灰蒙蒙地亮了,倚着床的风花叶慢慢睁开眼睛,目光清明深沉,看不出有半点休息放松过的痕迹。

时间还早。和衣在床上靠了一晚的风花叶看了一眼窗外,起身想找点酒来喝,自然连一滴酒都没有找到。他重新坐下来,有些疲惫地闭了闭眼之后,忽然看见搁在桌上的几张纸。

希尔镇里的各种习惯风俗。

镇中守卫队的评价。

镇里负责龙的评价?……

这就是在探查希尔?风花叶翻看几下,倒是有了些兴致,随手释放出一个法术,让房间回溯记忆。

只见房间里的各种东西忽然水波一眼振颤了一下,继而慢慢就显示出来方卓的身影……

房间外突然有敲门声响起。

风花叶没有理会,只坐在自己的位置看面前无声的影像。

敲门声响了片刻又停歇,更有脚步声慢慢离去。

风花叶继续看着,看见了坐在桌前皱眉写下这些东西的方卓,看见了走到桌前给自己倒水的方卓,还看见了……

敲门声再响起来了。

风花叶不想动,就继续看着面前的影像。

可惜敲门声锲而不舍。

如此重复三分钟之后,风花叶终于皱了眉,起身散去魔法,转向房门方向。

“什么事?”站在外面的果然是方卓。

方卓解释;“要不要吃早餐?”

风花叶无可无不可:“你待会怎么打算?”

方卓已经想开了,觉得既然不相信风花叶,那这种两人一起,互相监视防备反而没有那么多危险,便简略地说了自己的打算。

风花叶听完,也就跟着方卓出了房门。

一人一龙出了走廊的时候,正巧迎面走来一位黄龙。

方卓记起对方是自己昨天见到的客龙,便微笑着冲对方点点头。

而那黄龙看见和方卓在一起的风花叶,眼神闪了闪,也冲方卓回了一个笑容。

其余自然无话。

等黄龙走出旅店,方卓和风花叶坐下来吃早餐之时,方卓纯粹没话找话:“刚才那个黄龙有点眼熟。”

风花叶嗯了一声,慢条斯理吃完了盘子里的一片面包,才平淡说:“塔洛蒂亚么。”

方卓一下子没听明白:“什么?”

风花叶就看了方卓一眼,语气带笑:“你找了对方那么久,现在也不过‘有点眼熟’。”

方卓呆了片刻,忽然站起来就往外跑。

风花叶混不在意,只径自吃自己的早餐。

大概十来分钟之后。

方卓沉着脸走回了旅店。

风花叶依旧不以为意,只等着对方质问‘为什么不说’、‘为什么刚才不告诉我’。

可惜方卓说的是:“待会我打算先去城南那几条街看看,接着再去城西……”方卓说了一半,发现风花叶在看自己,不由问,“怎么了?”

“追到龙了?”风花叶问。

“没有。”方卓回答。

风花叶一晒:“原来你到现在还不大想抓住他。”

方卓不曾答话。

风花叶也不再多说。

——————

这样彼此沉默的一顿饭吃了十五分钟,却漫长得像是五十分钟。平心来说,这里的东西虽然不好吃,但也不至于难吃。只是不知道是因为风花叶还是因为塔洛蒂亚的缘故,方卓吃什么都觉得没有味道,只是有些机械地将牛奶,面包,煎蛋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并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帝堂绝。

当年他为了塔米离开阁下,几十年一晃过去。

当年他为了各种原因,明知两龙之间结怨颇深,还始终在风花叶和阁下之间和稀泥,几次隐瞒。

结果呢?

方卓平心静气地算着。

塔洛蒂亚加入了外域,不论出于什么,他都要杀了他,对方至此,大概也只想杀了他。

风花叶倒是还好,只是光跟他坐在一起,就让他觉得胃控制不住地开始抽疼,并且真要动手,风花叶……别说什么留情不留情,那家伙有基本的怜悯之心吗?

只有阁下……

这次事情完了,外域和龙界的战争也结束之后……

一直留下阁下身旁,会是一个不错的决定吧?

方卓忽然想着。

龙宫很漂亮,他们可以养点动物,闲了的时候……当然,阁下大多数时候都很忙。方卓有些头痛,为基本要处理事务到晚上的帝堂绝。对于这个,他之前一直没感觉,可是现在一想……

方卓缄默半晌,为帝堂绝的忙碌深深忧郁了。

好吧,等真的闲了的时候,他们可以一起看书,练练魔法武技……龙宫确实挺漂亮的,如果两人住的地方再接近一点就好了。方卓不无遗憾。

当然,这些都要等到外域的事情解决。不过在那之前,他应该可以告诉阁下,他觉得……方卓眨了眨眼睛,没遮住眼底唇角流露出来的笑意。

他觉得,阁下已经足够好了。

好到他日后都不会再喜欢上别的龙了。

此时此刻,方卓如此笃定着。

此情此景,让方卓如此笃定着。

他从来没有想过,往后,竟会是那么一副模样。

外头的太阳正式爬上湛蓝的天空,龙群渐渐从自家走上街道,各种各样的店面也一一打开招揽生意,前一刻还安静无声的街道转眼就龙声鼎沸,从沉睡到甦醒,不过一转眼的功夫。

方卓吃完了自己的早点。先前因风花叶和塔洛蒂亚而生的种种负面情绪已经尽皆消失,他站起身,礼貌地朝着还慢悠悠吃东西的风花叶招呼一声,便径自往外走去——该要做事了。

探查情报无疑是一种很辛苦很疲惫还很无趣的事情,尤其是在探查的人完全不用各种辅助手段,只凭观察和询问的时候。

风花叶其实并不知道方卓无趣不无趣或者疲惫不疲惫。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十分不耐烦了。

一个上午在探查的过程中慢慢流逝——嗯,方卓探查,风花叶看着——风花叶坐在酒吧靠窗的位置,点了今天上午的第五杯不同种烈酒。

送酒过来的侍者已经在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风花叶了,风花叶全没有在意,只看着对面从吃完早餐开始就卖着苦力,笑呵呵帮完这家帮那家的人。至于帮忙的借口……说什么打算搬来这个小镇住,所以问问这里的各种情况?

风花叶略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在他看来,这样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如此费事,换他来做,只需要进去随便转一圈,释放一个催眠魔法……

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思路被打断,风花叶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希尔镇的护卫队骑着角马,呼喝地来回奔跑,驱赶路上的行龙。

此时方卓正从街的一头扛起东西往另一头走,却没想到一个转身就见角马嘶叫着朝自己奔驰而来。

方卓一瞬迟滞。

骑在马上的护卫没有立刻去控制角马的速度,反而甩了鞭子抽向方卓,一边还向其他还呆在街道中间的龙喝到:“让开让开!有贵客来了,镇长大人马上就要进过此地,你们都让开!”

大街上一片嘈杂,每个龙都自顾不暇,根本没有精神去注意别的。

发现这一点,方卓在心底松了一口气,也没委屈自己硬去挨上一鞭子,轻轻转身,以毫厘之差让过之后,就踉跄地几步后退,跌坐在地上。

骑马挥鞭子的护卫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他低头纳闷地看了看自己的鞭子:好轻……刚才没抽到吗?这么想着,他抽空往旁边看了一眼,就看见对方跌坐在地低垂了头,本来扛在肩上的东西也掉落在地,还崩了口,许多粮食都滑落出来散在地上。

恰是这时,整齐一划的马蹄声忽然自街道尽头响起。

那护卫听见了,再顾不得跌坐在地的龙怎么样,急匆匆就约束胯.下角马,在街道旁站好,迎接即将来到的队伍。

刚才还嘈杂一片的街道忽然安静下来。听着隆隆的马蹄,跌坐在地的方卓随着声音抬起头来,就看见一色青黑远远而来,队列分明,甲胄齐整,正是帝堂绝派来的一队精锐。

方卓呼出了一口气。此时他脑海里只有四个字。

尽力而为。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来的,这么大牌。”隆隆的马蹄远去,一众气势逼人的队伍转过街角,死寂一样的酒馆里才有轻轻的嘟囔声响起。

坐在窗口的风花叶听见了却没有理会,只是若有所思地想着:

是从前线来的精锐?倒不怎么难理解,毕竟方卓听到过那句话,以帝堂绝的谨慎个性,就算方方面面都确认了没有问题,只要有可能,就算无数次被证明是浪费,他也会安排不止一个后手……就是不知道。风花叶看向至此才爬起来,扛着东西继续往前走的方卓。

就是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看着明明不如自己的龙威风八面,顶着本该属于自己的荣耀和尊敬——哪怕这份荣耀是他不要的——招摇过市,到底……是什么感觉?

方卓有什么感觉?

方卓什么感觉也没有。

他只是在头疼——头疼面前一堆龙的热情!

“那个,真的不需要了……”方卓干笑着拒绝道。

一上午被方卓打探的龙热情地围住方卓:“不用什么!都中午了,你就留下来我们一起吃饭吧——对面的酒馆怎么样?很近,味道又不错。”最热心的一个建议道。

其他龙也纷纷附和。

不善于撒谎,被团团围住的方卓一时还真没想出借口,只得顺着对方值得方向看去……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的风花叶。他顿时灵光一闪,忙笑道:“真的不用了,我还和朋友约好——他就在那里!”

说着,方卓也顾不得风花叶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龙了,冲着对方就露出一个大大地灿烂地微笑。

正看着方卓的风花叶一挑眉,倒没拆台,冲着方卓举了举酒杯。

方卓松了一口气,忙挣脱几个热情过分的龙,一溜烟跑到酒馆,就坐到风花叶对面。

“这么随便,不怕有心龙发现?”风花叶啜了一口酒,漫不经心。

你不是更随便么?方卓瞪了风花叶一眼,想下隔音结界,又觉得太过招摇,一时摇摆。

风花叶皱了眉,不耐烦地随手布下结界,说:“这么久了,一点长进也没有。”

没长进?没长进也不是你说的!方卓气极反笑,开始探出能量,查看风花叶布下的结界。

一层隔音,一层幻境,还有一层是声音……魔法?三层不同的魔法叠加,不用准备也不用念咒语,还全不是常规的,法则排序全不认识,也基本感觉不到魔法波动……方卓哑然了片刻,神使鬼差地问:

“当初你是不是用这样的魔法影响我?”

话一出口,方卓就后悔了。

多久的事情了,还有什么必要提?何况当初就算风花叶有用魔法……又怎么样?作用于心灵的魔法之所以有用,不过是因为人心动摇,他当初……

方卓的眼神黯了黯。

反观风花叶,却完全没有感觉。

慢悠悠地喝着酒,他想了想:“当初卡迦迪亚给你种子的那一段?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有龙进来吧?”

风花叶说的是卡迦迪亚死的那一个晚上,方卓没有忘:“记得。”

风花叶似笑非笑:“那一天你说得很正直,很久没有龙跟我这么说了,所以我跟你开了一个小玩笑,然后……”他弯起唇角,笑意盎然:

“它开花结果了。”

……揍他一拳会不会让自己舒服一点?方卓真的在这么想着。但看着对方已经恢复冷淡的脸和周围这三层叠加的结界,方卓明智地克制了自己已经握成拳头的右手:“下午我去城南那里。”

“唔。”风花叶懒懒地应了一声。

方卓认命地发现自己不论把风花叶放在看得见的地方还是看不见的地方都不放心,于是他勉强开口问:“一起吗?”

“随便吧。”风花叶颇为冷淡。

“那就一起走。”方卓有了决定。

风花叶看了方卓一眼,也没什么动作,周围结界就一下子消失了。

方卓不再同风花叶说话,叫来侍者点了一份午餐就径自吃了起来。

至于风花叶,只转向窗外,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仿佛注意着外头的所有,又似乎什么都不曾注意。

龙界的每一天对所有龙都是一样的,对所有龙又都不是一样的。

龙族大营里,帝堂绝又起了一个大早——或者说没怎么休息——梳洗过后随意吃了点东西,就开始翻看战报,整理并不断调整战略细节。

这是方卓离开的第三个早晨,帝堂绝正思考着外域的事情,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是工作上的通讯器。

帝堂绝并不回头,随手打开了:“什么事。”

身后没有声音传来。

帝堂绝皱起眉,转身刚想说话,就见刚刚打开的通讯器已经关上,而桌上正静静地放着一封书信,信纸上只有一个字。

是卓字。

心中的那点不悦烟消云散,帝堂绝看了桌上的书信一会,又看看一直被自己随身带着的私人通讯器,半晌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打开施了魔法的信封,抽出里头的羊皮纸。

一开头是公事公办的问候,规矩得像是从教科书上抄下来的。帝堂绝忍不住摇了摇头,但也没掠过,而是继续往下看。大概三行过后,帝堂绝就见方卓写道:

“……阁下,我见到塔洛蒂亚了,以及风花叶了。”

墨色的书写痕迹在这一刻刺目得让龙讨厌,帝堂绝的目光骤然冷下来。他稍闭了眼,随后继续往下看。

“我是在黑龙的聚集区遇到风花叶的。黑龙的聚集区是希尔因为顾虑大统领已经外域的那些黑龙弄出来的,以黑龙多年在龙族的地位,以及大统领黑龙的身份而言,我觉得这份顾虑有所必要。但是手段或许还可以再斟酌一番?风花叶是我在黑龙聚集的街区遇见的。当时他被士兵押着……以他的能力手段,怎么可能被士兵押着?我觉得他是特地来找我的。可是我身上有什么他想要的?——之前的事情,您知道。风花叶说过不会插手龙界和外域的事情,我觉得他当初是说真的。可他这次来对我说‘对希尔有兴趣,想知道为什么’他如果真的想知道,为什么不干脆去问大统领?

风花叶现在和我在一起。

塔洛蒂亚的存在是风花叶指给我看的,我先前并不知道,后来去追,也并没有追到……我就放弃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希尔,况且塔洛蒂亚目前没什么动作,也似乎并不想和我打照面。阁下,很抱歉。有些话当着您的面说不出来,可是追丢了塔洛蒂亚的那一刻,我其实有想过:如果日后再听不见关于塔洛蒂亚的消息,也再见不到那个龙……那样,也好。

您大概会觉得我软弱,我也觉得我自己很软弱……很抱歉,阁下。

还有风花叶。

一开始,我并不想风花叶参与进关于希尔的事情,可是与其让他在暗处观察我,还不如和他结伴——阁下,我见到风花叶的那一晚,他曾说过,如果日后我带龙追捕他,追捕一次,他就毁了一个镇……他是说真的。”

信上出现了一行空白,空白的前头是一个不小的墨点,很容易就看出了写这一段时候,主人是如何的犹豫徘徊。

帝堂绝继续往下看,信里再写道,一笔一划,直挺清峻:

“……阁下,如果您决定捕杀风花叶,我会绊住他。”

这是方卓写关于风花叶的最后一句话。明明不过十几个字,短得甚至没占满一行的空间,帝堂绝却忽然觉得安心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风花叶之前所做的一切,给他造成的各种损失,帝堂绝都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可是想起这些损失,甚至包括想起风花叶,都不能再让帝堂绝愤怒——当然不是忽然原谅风花叶不想杀风花叶了,相反,这一刻,帝堂绝比往常任何时候都更坚定地决定要杀了风花叶。

他只是不再愤怒了。

因为方卓写下的这一句话。

因为方卓已经在两龙之间有所抉择。

更因为,他的小龙已经快属于他了。

完完全全的。

帝堂绝没有掩饰自己的眼里的满意,他看到了信的末尾。

末尾,方卓并没有再写公事,而是再写了一行公事公办的祝福之后,犹犹豫豫地像心头怀揣了一个蹦跶不停地小鹿一样又觉不安心又觉有异样地写下了一行含蓄到极点的告白——当然,关于这个,帝堂绝就算再神,也不可能透过薄薄的羊皮纸看出来,他只是觉得方卓的字迹忽然干涩僵硬了点:

“……最后,阁下,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等希尔事情结束,回去我跟您说。”

最后是落款和日期。

真不是一封长信。这是帝堂绝看完信后的第一个想法。旋即,他就哑然失笑了——笑自己。

“多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帝堂绝轻轻地自语一句,随即再展开信看了一遍,沉吟一会,抽出一张空白的羊皮纸开始书写,第一句自然是问候,很简单的四个字:

“近日可好?”

墨迹银钩划铁,隐现凌厉。

帝堂绝挪了挪手腕,开始写第二行。

“关于风花叶……”帝堂绝停了笔。

风花叶怎么样?——平心来说,他自然恨不得风花叶活了这一刻就再活不到下一刻。方卓最后的那个捕杀的提议也很合他的心思。只是其中的危险,还有风花叶对方卓说的那一句话。

如果这一次真的没能抓住风花叶,让他跑了……之后风花叶为了自身安全不动手暴露也罢,但万一他真的动手了呢?以他的小龙那样的个性,知道了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好过……

到底杀伐果断,帝堂绝意识到自己开始犹豫之后就立刻有了决定,只见他呼出一口气,收敛起眼中的杀意和复杂,写下了回信的第二行:

“风花叶之事,容后再说。目前以希尔为要,另,希尔一事,内部问题微乎其微,外域可能掌握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所以风花叶在你身边,知道你调查什么调查多少,并不重要。想留在你身边,你就由着他,只记得时刻注意,另需切记,时刻以自身安全为要。希尔也好,风花叶也罢,都不及你。”

其实还有很多想说的,但帝堂绝并不准备写上太多,划下句号之后,就是签名。只是并非之前习惯了的辅王印章,而是另一份绝少动用的私章和与之对应的签名。

做好这一切之后,帝堂绝折叠信纸放进信封,再打开自己只有一个通讯地的私人通讯器……放入之前,帝堂绝看了一眼从公开的通讯器传过来的信件,忽然有些复杂。

就好像是你期待同一个龙亲近,并做了暗示,可是那个龙始终没明白,凡事都正正经经地按规矩来,连一句问候都要遮遮掩掩,真是……

帝堂绝回了信,宛然想到:

真是不开窍。

同一时间,圣迹森林。

大统领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支着下颚看摆在面前的两款通讯器。一款是龙界最新的,样式古拙神秘,另一款则是底下的矮人研制的,破破烂烂似乎动一下就会散架。

矮人挺胸叠肚,洋洋自得地站着桌子上,目光炯炯看着大统领。

大统领则显得兴致缺缺,春天的下午正是让龙犯困的时间,他没两下就打一个哈欠,半天才说完一句话:“说吧,什么事情?”

“统领大人,你看我的发明!”矮人的声音有些尖利。

大统领扫了一眼桌面:“你仿照了一个通讯器?”

矮人勃然大怒:“什么仿照!这是侮辱!这是赤|裸裸的侮辱!统领大人,就算是你,我也要求道歉!我这是发明,是伟大的发明!是震惊龙界的伟大发明!”

“好吧,我道歉。”大统领显然没什么诚意,他拿起那个破破烂烂的通讯器,摆弄了一下,问:“你创新什么了?”

“这个通讯器是可视的。”矮人又得意了。

大统领很冷静地说:“能够面对面交流的通讯方法,早几千年前龙界就发明出来了。”

矮人嘿笑两声:“伟大的我会忽略这个简单的问题吗?”他露出一个所有猥琐的家伙都明白的笑容,“这个是单方面可视的。”

“嗯?”大统领没明白。

矮人有些挫败,不得不进一步解释:“就是说,您如果和其他的家伙通讯,对方那里只能听见声音,不能看见您,也不会知道您正在看着他。”

大统领明白了:“偷窥用?”说着就用通讯器联系了一个记在心底的龙。

“谁?”有冷淡的声音自通讯器里传来,大统领只看见面前一闪,一个半透明的虚框就浮现在面前,里头显现的正是风花叶的身影。

风花叶正在一个旅店似的地方,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端着酒杯,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是我。”大统领放缓了声音。

画面里的风花叶就张开了眼:“你?换通讯器了?”他一皱眉,“法则排序有些古怪。”

大统领应了一声:“记下法则排序了没有?”

“记住了。”风花叶随口道。

“你还是那么聪明。”大统领赞了一声,随后说,“下次记得了,除了现在这一种魔法波动的,像以这类法则排序的通讯器往后都不要接。”

这一句话颇为奇怪。风花叶侧头推了一推,就笑起来,微带轻蔑:“依照这样排序的结果……单方面可视,偷窥用的,是吗?”

一旁的矮人听得目瞪口呆。

大统领倒是毫不意外地笑了,再一次称赞:“就知道瞒不过你。”

一旁的矮人尖叫道:“不可能,我——”他的话音戛然而止,不是因为大统领皱起眉,而是因为虚框里的风花叶调了调自己坐着的角度,面孔就正对虚框了。

声音和影像并不是在同一个角度。矮人脸色灰败,再说不出不可能来。

大统领瞅一眼矮人,根本没安慰对方的打算,转眼就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风花叶身上:“你现在在哪里?”

“希尔。”风花叶回答。

大统领一怔:“不是让你别过去么?”顿了一顿,他又说,“我不是控制你……只是再过两三天,那里就有事情发生,不小,如果你呆在那里,很可能会被误伤。”

风花叶还没有回答,敞开的窗户就有一个身影走过。

那个身影走得不快,还停下来和风花叶说了两句话。

大统领虽然听不见,但脸色还是一下子沉下来了——他不会认错,那个身影该死的——

身影已经离去,风花叶的声音也再次响了起来:“你觉得我保护不了我自己?”

大统领沉默片刻,避而不谈这个,只说刚才的身影:“那个小龙,你现在跟他在一起?”

风花叶唔了一声,微眯起眼,倒是笑了:“你要管?”

大统领瞟一眼旁边傻愣愣地听着的矮人,一招手弄来小型飓风,就把矮人给卷着丢了出去,这才酸溜溜说:“那个小龙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跟他在一起。”

“那个小龙确实没什么好的,不过相较来说,会比你好一点。”风花叶中肯地说。

大统领不说话了。

风花叶就重新闭起眼,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

许久安静。

“不要喝太多,你的身子不大好。”温和的声音响起。

风花叶懒散地张开了眼,就听那个声音再说:“如果你决定站在龙界那一边……我不怪你。你高兴就好,还有,注意安全,你之前和帝堂绝的恩怨结得太深了,就算他们一时要用你,也难免在日后对你不利。”

风花叶静静听着,最后嗤笑:“你当我还没有长大?”

大统领一时语塞。

风花叶笑着摇了摇头,站起身说:“我说过,不会伤害你就是不会伤害你,不会理会外域和龙界的事情就是不会理会龙界和外域的事情。至于这次,我只是要找点东西。”

“什么东西?”大统领忍不住问。

风花叶看了面前一眼,明明知道他看不到自己,但大统领却依旧觉得风花叶这一眼,正正地看进了他的眼底心里。他听见风花叶说:

“总比外域和龙界的战争有趣。”

大统领还想再问,风花叶已经关掉了通讯器。看着黑下来的屏幕,大统领叹一口气,把若有似无的担忧放在心底。

相较于风花叶,龙界和外域的战争结果如何,大统领其实不大关心。反正要打,尽力过,成了生,败了死,就是这样。唯独风花叶……唯独风冽,他不希望他受到任何一丁点的伤害。他已经是他……

仅有的同伴了。

风花叶关掉了通讯器。一方面是懒得再说,一方面是方卓已经处理完事情了。

跟之前一样,目的只是探查希尔各方面情况的方卓再一次被他帮助的种种龙包围,有说请吃饭的,有说送礼物的,每一个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唯一笑得有些勉强的大概只有中间站着,鼻尖冒汗的方卓了。

风花叶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就无趣地回到酒柜前,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烈酒。

希尔的事情?龙界和外域的战争?

风花叶一晒。

他只是要找那个东西。

那个应该在方卓身上的东西。

※※※※※※※※※※※※※※※※※※※※

大放送!破一万的章节,扣除大家买了的前面的部分加了五千往上,当是给所有追连载的朋友一份小礼物。

大力么么你们=v=

喜欢伊甸园请大家收藏:(www.e5w.net)伊甸园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伊甸园最新章节 - 伊甸园全文阅读 - 伊甸园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伊甸园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汴京私房菜逃离时间循环后我成了女神小淑女重生之庸臣灵魂深处回到古代交笔友从尾巷开始国师女主都和男二HE谋家被仙道大佬抛弃后夫人你的龙鳞闪瞎眼了神仙日子娘娘又作死飞上枝头红楼第一狗仔.六宫粉眼儿媚东宫美人东方不败之你才萌货!重归四界柳楚传星辰入深渊gl(重生)忠犬遍地走[综]黑月光拿稳BE剧本千金戏
完本推荐: 末世重生之凿冰全文阅读暴君[重生]全文阅读乘鸾全文阅读天道宠儿开黑店全文阅读置换凶途全文阅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全文阅读恶汉全文阅读吾家娇女全文阅读神木挠不尽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逆命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综]吓死人了全文阅读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全文阅读给你一点甜甜全文阅读(射雕)陶华全文阅读异世情缘(GL)全文阅读媵宠全文阅读都市枭雄全文阅读御膳人家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道龙皇诸天万界之大拯救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外挂回收临时工[快穿]玄幻模拟器低调为王大唐孽子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从离婚开始的文娱嫡长女她又美又飒霸天武魂司掌天道穿越诸天万界之国家做靠山从红月开始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凌天剑神我要做秦二世末日拼图游戏我有一个剑仙娘子文明之万界领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大唐逍遥驸马爷回到三国战五胡全能夫人被宠成了小娇娇神话版三国逆天神医妃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大庭叶藏的穿越超级保安在都市

伊甸园最新章节手机版 - 伊甸园全文阅读手机版 - 伊甸园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伊甸园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