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二五万小说网 >> 伊甸园 >> 章一零八 无巧不成书

章一零八 无巧不成书

最开头的惊讶过后, 那拿着鞭子的龙忙向帝堂绝行礼:“辅王阁下,您怎么来了?”

帝堂绝没有回答, 只是看向着面前小龙。

面前小龙还坐在椅子上, 正低垂着头,一只手遮住脸颊, 不能看见他的神色,只能从那按在椅柄上,手背青筋突起, 指关节用力到泛白的手上看出一些东西来。

而那小龙甚至还在喃喃着:“没事……我没事……”

他是在对谁说话?帝堂绝不由想到这个问题。

方卓的呼吸渐渐平稳了。其实那一鞭并不算重,被直接打到的手臂也不怎么疼,何况只是被劲风扫了一下的脸颊……只是, 很奇怪, 一下子的剧痛不是从外部而来的,反而像是从内里传来, 还有一种更莫名其妙的感觉——他觉得, 自己被打到的不止是脸,还有存在于脸上的……什么东西?

方卓一时茫然。

而此时, 帝堂绝已经让那拿鞭子的龙出去了。他坐下来, 目光掠过面前小龙手臂上破损的衣衫和衣衫里头迅速泛红, 并很快肿起来的鞭痕。

但这个小龙并没有在意这些……方才那一鞭伤到他眼睛了?帝堂绝这么想着, 紧接着就发现自己对对方似乎过于注意了。

他不觉微微皱眉,片刻后出声:“琉尔?”

这是他对外的名字, 因为风花叶说自己本来的名字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并证明给他看了, 所以他理解并愿意换一个名字,像当初一样。

“嗯。”方卓应道,他慢慢松开了手,重新坐直身子。

帝堂绝就看见面前小龙的脸——并没有什么事,只擦出了一道红痕,在眼角之下,横过脸颊,像一道泪痕似的。

“和一个叫迪达的龙在一起?”帝堂绝继续问。

“嗯。”方卓还是以单音回答——关于风花叶的名字,他亲耳听见对方昨天说了一个名字明天再说另一个名字,对同一个龙。

这样的不谨慎……唯一的解释,大概是能力太强大和自信自己的幻术万无一失之后的毛病了吧。会不会出事不好说,方卓只知道自己从来没记得过风花叶的名字,他相信风花叶也不会记得自己的名字——实在太多太没有规律了。

“去圣迹森林的目的?”帝堂绝往下问。

方卓张了张嘴吧:“我只是去那里看看……”

“冰云草?”帝堂绝轻轻嗤笑,面上有不耐也有疲惫,“我要听实话。说了你就可以离开。”

方卓一下子沉默了,一半因为对方的话,一半因为对方面上流露出来的情绪。

帝堂绝揉着额角,他稍稍闭目,将心中翻腾的各种情绪压下去——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着这个小龙总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失措感……是因为对方的举动太过出龙意料?

“我……去圣迹森林确实只是想察看一下。”方卓略微迟疑地出声说。

“去找草药?”帝堂绝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平稳。

方卓没有说话。

“是去圣迹森林外围?”帝堂绝继续问。

“我只打算去外围。”方卓低声回答。

“见得到你想见的?”帝堂绝似乎有些不经心。

方卓略一迟疑。

帝堂绝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

“你是去见外域生物。”这一句不是疑问。

方卓面色骤变:“跟他没有关系!”

帝堂绝笑了笑:“迪达?从资料上看,确实没有关系。不过资料也没有说你会处心积虑地去见外域生物。”

“我只是……”方卓想分辨。

“只是什么?”帝堂绝给面前小龙机会。

方卓却反而说不出来——不是不能撒谎,只是面对着面前的龙,不知道怎么的,方卓始终无法堂而皇之的欺瞒甚至回避。

这样的感觉……像是在背叛。

而要说实话的话——如果只有他一个人,那没有问题,不论有什么结果也是他自己乐意,认了就是。可是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风冽。

所以方卓只能沉默。

很消极的沉默,无法解决任何事情地沉默。

或许,他始终要做一个选择,并且这个选择很快就要来临。

“你不想说……”帝堂绝说着,目光掠过面前小龙的手臂。面前小龙手臂上肿起来的鞭痕已经开始泛紫了,还有血丝渗出,面前小龙有些烦躁又不注意地挥了一下手臂,伤口就碰到桌面,蹭下一块皮来,而主人还无知无觉地继续将手臂压在桌角……帝堂绝都替他疼。

替他疼?

帝堂绝觉得自己真的疼起来了,不是受伤了的胸口,是脑袋。他定了神,重复道:“你不想说……”

话又卡住了。因为帝堂绝发现,自己似乎又为对方脸上的痕迹走了神。

面前小龙似乎也觉得了什么不对,他抬起头来,目光很亮很清澈,和另一双银色的瞳孔一样漂亮;他开了口,声音清朗,和另一把嗓子也是一样。他说着:

“阁下?”

……和另一个,也是一样。

帝堂绝没有让任何东西看见自己这一瞬间的惨然。他站起来转身离去,步伐依旧平稳,背脊依旧直挺。

“阁下,关于问讯……”之前挥鞭子的龙上前询问。

帝堂绝并不停留:“照例。”

那龙答应一声,留在原地目送帝堂绝走远了,方才转回身,再提着鞭子走进营帐。

大营内,曼迪在等帝堂绝。见帝堂绝进来了,他上前一步:“阁下……”

帝堂绝打断曼迪的话:“有没有他的消息?”

这是帝堂绝第一次开口迫不及待似询问,曼迪沉默一会,低声说:“还没有。我很抱歉,阁下。”

帝堂绝没有说话,他坐到椅子上,闭目了两三分钟,继而再开口,已经是询问其他正事了。

这就是帝堂绝的任性。

仅有的任性,仅有的软弱。

曼迪答应着,按计划先说了一些重要的军情,将迫切的和帝堂绝一一商讨完毕后,才说到今天闯进来的小龙:“已经查证了。时间有些紧,可能还有些没有挖出来,但基本上看,那个小龙没有说谎——他们已经在希尔住了三年了,叫迪达的平常不怎么和周围的龙来往,但有节庆的时候会出来弄些幻术增加气氛。至于这个琉尔,几乎全部都认为他是个十分友好的小龙。”

“友好到想去圣迹森林找外域生物?”帝堂绝问。

曼迪一顿:“我很抱歉,阁下。”

帝堂绝摇摇头示意不必:“总有理由。再去查。”

曼迪答应,很快便退了出去。

距离他进去已经有两个小时了。曼迪一出来就看见有龙在外头等候,像是想通报什么。

他皱眉道:“怎么了?”

那龙看见曼迪,连忙行礼:“曼迪先生,是关于之前那个闯进来的龙的。”

“出了什么事?”曼迪问。

“那个小龙不肯说话。”来龙有些为难,“我们一些常规的东西都用上了。”

“他现在很虚弱?”曼迪问。

那龙一愣:“这倒不会,看上去还有力气。”

“那就继续。”说完之后,曼迪就准备离开。

那龙却还有些犹豫:“曼迪先生,您看是不是告诉辅王阁下一声?”他似乎有些重视那个小龙。最后一句,那龙咽回了喉咙。

曼迪没有停步:“关于这个,之后我会同辅王阁下商量。”

那龙还张了张嘴,可是曼迪已经离去。

旁边的护卫看他怏怏的,好心建议:“要不要我进去通报一声?”

那龙想了一会,还是没下定决心:“算了,既然曼迪先生这样决定,那应该就是辅王阁下的态度了。”说着,他笑着谢了建议的护卫,转身回去。

曼迪已经回到自己的营帐。

通讯器无声的闪烁着,提醒他有龙寻找。

曼迪的目光在桌面上如山的资料和闪烁的通讯器中来回移动片刻,走到了通讯器旁边:“凯西,什么事。”

“曼迪老师,你还好吗?”凯西大大的笑脸出现在曼迪面前。

曼迪不做声,伸手去关通讯器。

凯西忙叫道:“等等,等等,老师,我还什么事都没说呢!”

曼迪出声,手却不停,已经触摸到关闭通讯器的按钮了:“你想说什么?”

“我和伊迪特在一起!——”凯西大声叫道。

曼迪总算停下了:“伊迪特?替我问候他。”

“当然。”凯西嬉皮笑脸,“伊迪特待会就来,老师。还有,你知道吗?我们今天碰见了一个有趣的邻居。”

“你们在希尔?”曼迪突然想起来。

“是啊,我之前同你说过了。”凯西有一点不满。

曼迪思索着是不是让凯西注意一下:“你方才是说什么邻居?”

“巨石巷十三号的邻居。”凯西习惯地给出了准确答案。

曼迪一怔:“巨石巷十三号……叫琉尔和迪达的?”

凯西也是一愣:“有琉尔和迪达吗?我记得主人是叫方卓和风冽,可能还住着其他龙?”凯西有点不确定。

“……你说什么?”曼迪有一瞬没听清楚。

“我说那里住的龙叫方卓和风冽,房子里头龙留下的便签这么写着的,老师,怎么了?老师?你别走啊?哎,等等,伊迪特马上就来了!老师——”

痛,很痛。

全身各处都有疼痛传来,火辣辣的刺疼,以及更难受的麻木无知觉……不过,也不是无法忍受。

方卓趴在床上,拉了拉有些破碎的衣服,脑海里转悠的还是怎么出去的问题——有没有可能,自己装作受不了,把口供改一改圆一圆,说服他们相信?

确实有可能。方卓这么确定着。只要那个辅王不再过来——他一过来,自己说谎的时候就会迟疑,一旦迟疑……他苦笑一下。

那就真是什么都白搭了。

外头突然有了骚动,似乎是几道声音再喊着什么。方卓没有兴趣,他趴在床上尽力恢复自己的体力,等下应该还有有龙进来。至少如果是他在对方立场,就会再次进来。

刚这么想着,方卓就听见帐帘被重重掀起来的声音,同时还有急促脚步声骤然响起。

这么着急?方卓只奇怪了一下,就被一双手给一下扶了起来。

方卓顿时呻吟一声。

扶着方卓肩膀的手似乎重重颤抖了一下,暗哑的声音随之响起:“你……”

方卓这才看清面前的龙,居然是帝堂绝去而复返。

不想什么偏来什么?一刹那间,方卓脑海里只有这么个念头。

“你……你叫方卓?”帝堂绝吸一口气平静自己,像是想握住什么似的不觉加重了力道。

方卓的身子随之颤了颤,但很快就稳定下来,更多的还是惊异对方的话。

但帝堂绝却感觉到了,他一下子松开手,又懊恼地皱起眉,开始用治愈能力治疗方卓身上的伤口:“你叫方卓。”

这是一句平静的叙述,随之平静的,似乎还有帝堂绝的神情及情绪。

方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跟着的龙叫风冽。”帝堂绝继续往下说,他看着方卓身上的伤口——深深浅浅,大多藏在衣服底下,但甚至不用从露出来的部分细辨,就能知道面前人身上一定布满了层叠的伤痕。

帝堂绝握紧拳头。

方卓还是想做垂死挣扎。他的目光从帝堂绝脸上往下移移到他手上,又从他手上往上移移到他脸上,几次之后,方卓低声开口:“那个,我没事……”

帝堂绝看着面前小龙。

青色的头发,青色的眼睛,容貌身高也完全不一样了,可是……

方卓呐呐着:“也不太疼。我的意思是,这样没关系……就算有关系,也不是你的责任。”方卓几乎挫败了,“我知道我的意思,不对,我不知道我的意思……该死,不对,我的意思只是,我没事,完全没事——你看,我还有力气跟你说话,我还能分辨我在说胡话,我——”

“对不起。”帝堂绝突然轻声说。

“啊?”方卓一时茫然。

帝堂绝环住了方卓,他单膝跪下,将头埋入对方肩膀。

有含糊的声音在微冷的空气中传递。

“对不起,幸好……”

对不起,我没有马上认出你。

对不起,我没有好好保护你。

对不起,我最终这样伤害你。

幸好,我还能再见到你,再发现你,也最终能再抱住你。

方卓怔怔的。颈边微重,能感觉到人体特有的温热。他看不见帝堂绝的神情,但顺着这个角度,他能看见对方披散下来的柔顺银发和自然垂下的双肩,像是紧绷到了极点后被突然告知可以松懈,于是一下子所有坚强都消失,所有疲惫都浮现——似乎整个都柔软了下来。

方卓想起了风冽。

可是他最终环住了面前的龙。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

※※※※※※※※※※※※※※※※※※※※

嗯~继续上更新!

喜欢伊甸园请大家收藏:(www.e5w.net)伊甸园二五万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伊甸园最新章节 - 伊甸园全文阅读 - 伊甸园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伊甸园 二五万小说网

猜你喜欢: 杀破狼重归子夜不眠待君来师尊是个高危职业我的男友是河神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反派有话说[重生]黑月光拿稳BE剧本咸鱼宿主在快穿六宫粉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当男主爱上铁憨憨![快穿]偏执太子白月光带球跑了寂静深处有人家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谋家嫁给一个死太监故事完结以后(穿书)娘娘又作死胆小如鼠的我却成了捉鬼大师咸鱼在修真界有个甜点屋奥汀的祝福向师祖献上咸鱼全球高考大周女帝
完本推荐: 有只海豚想撩我全文阅读病娇毒妃狠绝色全文阅读红楼之平淡生活全文阅读大宋的智慧全文阅读孤王寡女全文阅读盛世娇宠全文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春秋我为王全文阅读永安调全文阅读[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法医王妃不好当!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我和霉霉结婚了全文阅读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悍夫全文阅读莫负寒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璀璨城13科的吉恩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全能夫人被宠成了小娇娇福运甜妻有空间黎明之剑十方武圣天道之下轮回乐园司掌天道大数据修仙某综漫的神圣右方我是凯莎的守护灵妖女哪里逃以契为证大唐第一世家开局签到了千亿集团我要做秦二世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王者青道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穿成八零异能女小阁老九品仙路港九本色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大唐之我太上皇绝不摊牌

伊甸园最新章节手机版 - 伊甸园全文阅读手机版 - 伊甸园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伊甸园 二五万小说网移动版 - 二五万小说网手机站